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我千# 我没这么不要脸(16)

走下台的几步路可以说是如芒在背,拼了老命忍住回眸一望的想法,简直是拿出了自己一辈子的高冷格调。


台下是抱臂等着我的闺蜜和旁边站着的虎哥,一瞬间心虚的脚下发软。


“防火防盗防闺蜜啊防闺蜜。”一个回旋被卡住脖子,闺蜜从背后死死的把着我,“说吧,什么时候认识的。”


“啊…这个…他们高一刚入学没多久吧。”


“我了个大艹,你丫一直居然不跟我说。怪不得那会儿管我要枕套的周边,给我看看是不是缝衣服上了。”说着就要来撩我的衣服,虎哥在旁边一通憋笑。


“我有帮你要过签名好不好,人家没给而已。”说到这儿我才又想起上次某人承诺过的签名,也是一直被我抛在了脑后。


闺蜜一副迫不及待想要在我脸上刺字“心机婊”的表情看得我胆战心惊,赶紧冲着旁边傻站着的人使了个眼色:“我一会的晚会就不看了哈,你们玩儿,你们玩儿。”


虎哥马上会意:“得得得,那我俩去占个好位置了,不管你了啊。”这家伙脑袋上仿佛都飘着“谢谢你给我二人世界”几个大字,即刻顺水推舟的拽着依然对我张牙舞爪个不停的闺蜜走掉了。


我很怕看到他的现场舞蹈会让自己越陷越深,但又矛盾的不想离开这个会场。他在这里的某个地方,或许接受着采访,或许在和队友打打闹闹说说笑笑,而我在方圆10米内的同一块天花板下想着他。这种感觉很神奇,又叫人莫名其妙的心安。


我在会场外的楼道里漫无目的的游荡着,旁边有三三两两带着口罩的粉丝经过。手里拿着花篮和果篮,还有好几兜子看起来装满食物的袋子。


随便拐了几个弯后,走廊里的人变得稀少起来。偶尔有几个扛着设备或是胳膊下夹着文件的人打量着我从我身边走过,我这才发觉自己已经乱逛到了传说中的后台休息室,每个房间门上都贴着参加活动的各个明星的门牌。


虽然看着并不像个工作人员,但胸前的工作证总是真真得挂在那儿。即使这样中途还是被一个安保模样的年轻小伙拦下盘问,被我编了个“道具组工作人员”的身份小心翼翼搪塞过去。


标有“TFBOYS”的休息室门虚掩着,刚刚好留着一个一乍宽的缝隙。突然听到门里传来他们新歌的伴奏时,觉得自己整个脑袋都充血起来。心脏砰砰跳着,耳膜嗡嗡的响,我赶紧贴墙站好,确保自己不会从这个角度被看见。


天时地利人和。楼道里已经空无一人,所以断断续续飘出来的音乐声显得格外清楚,盖过了里面几个人的讲话。我为自己的一向胆大包天感到前所未有的后悔,这要是被抓到现形得是多尴尬的境地,然而双脚迟迟却挪不动地方。


从门缝偷偷望去,刚好能够看到他坐的位置。易烊千玺爷们儿得翘着二郎腿手里玩儿着手机,时不时抬头指点一下眼前可能是正在练舞得凯源两人的动作。我看着他煞有介事的模样禁不住又想笑出声。然而没有见到脑补中的黑色性感小背心,我又在心里rs了虎哥一百遍,气自己居然就这样被傻乎乎得色诱来了。


屋里的人终于放下手机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在我没有一点点防备的情况下突然掀开棒球外套里的T恤动了动皮带上的搭扣。我感觉到自己瞳孔忽然放大然后急匆匆的移开了目光,脸上发烧一样的再次环顾四周发现依然没有人经过。好险,要不变态偷窥粉丝这个名号也算是坐实了。


我在心里盘算着到底过多长时间才能把目光移回去以至于不会看令人喷鼻血的画面时,听到屋里的音乐忽然停了下来。以为里面的人要出来,我猛的回望过去,看到某人还坐在原处,手里一下一下抛着矿泉水的瓶子,扔出去,又接回来。不知道在和对面的队友说着些什么,脸上带着肆无忌惮的笑。


在班里是不是也这副猴样儿,我竟羡慕起他的同班同学来,一时间觉得自己心中母爱泛滥。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他再一次随随便便抛出的水瓶会掉在休息室的门口。那道一直没有什么焦点的目光落在门口时,我好像体会到了全身穿孔的滋味。突然庆幸自己在和他的很多次独处中练就了高超的表情管理功力,而不至于每次看到心上人时脸上都会浮现出兴奋中又想装高冷的扭曲感。


四目相对的瞬间我看到了某人眼里的不知所措,大概是万万没有想到我会出现在组合的休息室门口,偷偷摸摸得像个贼一样的站着,他起身想要捡水瓶得动作卡了一下壳。


我不知是该跑还是该跑掉,只能傻愣愣的在原地站着,直到他在我视线范围内消失了几秒钟后又向门口走来。距离近得可以看到他侧身捡起水瓶时脖子上习惯性爆出的青筋时,我终于拔动了自己的一条腿艰难背过身去。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身后传来得声音很低很小,伴随着关门的声响,好像有人在我心上砰的开了一枪。


“随便,看看。”我回过身去,这才近距离的看到他脸上带着的妆,“想来看看你。啊,我是说,粉底打太厚了。”


他嘴角牵动了一下却没有笑出来,很快又恢复了没有表情的样子。


“本来吧,只是想看下脑顶嗯…所以刚才才不想让你抬...”


“嗯。”他第一次这样打断了我的话。


我竟仿佛听到了这一声重重的“嗯”里的怨气,一时间后面想说得话都卡在了嗓子眼里。看着他时不时瞟向门里的眼神,我再次开口,“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逛到这儿来了。就,在这儿,看了你一会儿。刚好,门没关。”


“哦。”


 我拼命把“你小子这是什么态度”的话憋在了嘴里继续细声细气的说着:“辛苦了哈,这大半天。这水给你吧,刚才看你们水都喝完了。”


 “....公司说,…送的水不让喝。”他抬眼看了看我手里拿的饮料又看了眼我,然后意料之中的撇开了目光。那声“粉丝”念的很小声可还是被我听出来,也是被噎的半个屁都放不出。


 虽然被这样拒绝,却意外的没有感到羞耻和尴尬。被他别别扭扭的小样儿给戳到,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水塞到他手里。烊烊烊同学无力的撤了两下手还是紧紧把那瓶饮料攥在了手里。


 “乖。”我本想踮脚胡噜胡噜他的头毛,手却让他头发上的定型水给强势制止在了半空中。人家现在是明星身份,还是不要这样没大没小的好。虽然心中顿感失落,但还是慢慢收回了手。


 第二次被我的手悬在头顶而占便宜未遂,小孩儿还是没有一丝一毫要躲开的痕迹,只是眼睛一直盯着手里拿的纸笔不愿意和我对视。


 “哎你不要这样沉默吧。我不就是那天表白了一下而已。”我笑嘻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把“表白”两个字咬得很重。


 小孩儿终于强迫自己抬眼直视,欲言又止。


 “你就当我那天在天台上,什么都没有说过吧。我们像以前一样相处,好不好…你不用管我。”我意识到自己这句酸涩的话里带上了恳求的语气,也知道自己现在说这些很不合时宜,可惜一直以来没话找话的我终于还是在这样窘迫的情景下找了一个最窘迫的话题。


 面前的人深深看着我,打开手里的饮料灌了一大口,然后很随意的歪头用手背抹下嘴。像是每一个男生会在球场上用胳膊抹一把汗那样,荷尔蒙指数爆棚。“你就是想说这个?”他的视线从头帘倾斜的角度里直直望向我。


 我日。我买的饮料里没有酒精成分吧,这种浓浓的压迫感是哪里来的。


 “你这样擦…妆都掉了。”我还是不怕死得找了一个毫无关系的话题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着,然后把他放在嘴边的手给掰了下来。手在他胳膊上有点舍不得放开,结果被对方注意到了我的动作。


 易烊千玺看了看我的手,并没有动,头向旁边偏了偏:“去那边说吧。”我顺着他头点的方向看去,那边是走廊拐角处的楼梯间,玻璃格窗里黑漆漆的一片没有光。


 我本知他是出于对冒险被别人看到的担心,但还是在心里炸开了花。扶在他身上的手像触电一样弹了回来。


 “不用不用,我这就走了。你们一会儿不是还有演出么。”


 “你看?”


 “我,等一下。虎哥跟你说什么了。”


 “他说你走了。”


 哦。妈的那家伙能不能给我整点好事儿,通风报信倒是快地很快地很。


 “没,我不走。看不见你穿黑背心跳舞我不走。”


 烊烊烊脸红了。一层粉底都没能盖住的红。


 “不是我说的,虎子那家伙说的。”我很享受的看着他露出惯有的腼腆表情,嘴角上挑,眼睑下垂,忽而觉得自己终于又站回高峰。“穿吗~?”我拉长声调问他。


 “不穿= =。”


 “哦,白来了。”我笑眯眯的望着他拽了拽自己得衣角,心里感叹两人之间得气氛终于回到正常状态。


 下一句的调侃还没说出来,旁边的屋门突然打开。易烊千玺很快反应过来,在自己拿出来的纸上龙飞凤舞的签下几个字递给我。


 “谢谢支持。”他别有深意的看着我,眼神微微闪动。


 我很快心领神会的做出一副小粉丝儿的崇拜模样连声道谢,双手接过签名捧在手中,“啊天哪谢谢你千玺,四叶草陪小三只十年一起走。”


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的经纪人皱着眉头看了看神经病一样的我没有言语,冲我对面的人留下一句“快回去了”便走开。


 
“机智啊。”我用口型对烊烊烊说着,悄悄抬起手在胸前比了个赞。


 小孩儿撇了撇嘴角,目光里透着一股子“幸好有我在吧”的得意。左手在身侧一下一下甩着手里的水瓶,小动作又变得多了起来。我看他心情明显有所好转,自己也忍不住咧嘴笑开:“那,我就先走了啊。你活动完了好好休息,别太累。”


 “好。”他抿着嘴笑了笑,“那个就送你了。”


 “当然送我,难道你还想拿回去不成。”我把他刚刚签了名字的白纸贴在胸口,“终于捞到你签名了,也是不容易。”


 易烊千玺又盯着我笑了笑,眼神温柔却带着玩味,梨涡在嘴角深深显现出来。


这下终于可以给我那被蒙在谷里那么久的闺蜜赔罪了QAQ。签名搞到手,一切都会有。我从怀里掏出那张刚刚斩获的宝贝准备欣赏,结果一眼看去差点没背过气儿。


 那原本应该有着牛逼闪闪的“JACKSON易”几个字的地方,赫然写着:


 THE FIGHTING BOYS❤️  щ(゜皿゜щ)


————————————————


如此敬业希望有人可以来夸夸这位勤劳的笔者(⊙v⊙)


早点睡觉啦,晚安!

评论(80)

热度(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