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我千# 我没这么不要脸(15)

签售快要开始的上午,我正抱着那只小黄鸡对着墙上挂着的某人的墨宝发呆。手机被扔在离床很远的茶几上,从几十分钟前就开始嗡嗡的震个不停。

 

那只圆滚滚的鸡在我无意识的反复揉扁搓圆中,当初屁股上缝好的口子终于又绷开了线。我烦躁的砸了一下它的脑袋,然后腾的坐起身去够那个感觉已经快震开了壳的手机。

 

点开第一条我就吐了。

 

虎哥那家伙不知道从哪儿淘换出来的破抹布当做手绢似的咬在嘴里,眼泪汪汪无比委屈的看着镜头发了张自拍过来,脸上白花花的肉快要耷拉到肩膀上。自拍底下还附着一大串儿文字:“你真的不来吗你真的不来吗你真的不来吗你真的不来吗你真的不来吗你看我无辜的小眼神!”

 

我一条一条翻看着他的未读信息。

“姐,我都跟你千说你会去了,求不拆台。”

“姐,这么难得的机会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诸如此类blabla。

 

“要被知道我骗他的话那小子把我桌子上的小抄都擦掉的!姐啊啊啊啊啊!”

我默默翻了个白眼:我们烊烊烊根本不会做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ok?

 

就这样心不在焉的一条一条划过去,虽然最新的两条语音里夹杂着无比吵闹的背景音,我却还是捕捉到了其中的关键词:表演,solo。我把手机的声音调到最大,耳朵贴在屏幕上一遍一遍的想要听清他的后半句:“…我刚才...跟那小子问了….solo穿的….居然是….黑…”

 

居然是,啥?黑色性感小背心吗!

 

那一刻,我终于回想起,当年被疯狂想要安利我的闺蜜支配的恐惧。然而也正是因为那段作为安利神器的舞蹈视频,我对那个还没见过面的小孩儿有了最初的印象,和浅浅的佩服。

 

于是十分钟后,一个被荷尔蒙支配的女人站在了会场旁边的肯德基里。

 

“卧,槽。你怎么找过来的?”虎哥嘴里塞着两根薯条,旁边已经堆起和小山一样高的鸡骨头。

 

“你语音里‘有了肯德基,生活好滋味’的背景乐比你声音要大两倍ok?票呢?”

 

满嘴吃的的人呆愣愣的冲我眨巴眨巴眼睛没吱声。

 

“票呢?”我顺势坐下抓了他几根薯条吃,“别告诉我你卖了。”

 

“没…”他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我…我送你那个闺蜜了。你不是不来吗!щ(゜ロ゜щ) ”

 

“....!那你微信轰炸我一早上,闹我呢!”我随手拿起一根骨头向他丢过去,“你小子是不是想泡我闺蜜?现在老子通知你,没戏!”

 

我急匆匆的跑出去,庆幸自己第一次考虑如此周到为了以防万一多带了些钱出来。几经周转终于联系到朋友认识的黄牛,用翻了倍的价钱买了张原本已经有粉丝订好的工作证。

 

在心里对那个被我坑到的粉丝说了无数个对不起以后依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大写的垃圾。

 

本垃圾第一次做这种浑水摸鱼的事情心中不免有些小紧张,加之原本方向感就烂到不行,终于还是在偌大的会场里走错了路。会场的二层观众席空无一人,然而我已经忘记自己是如何摸索上来。透过玻璃围栏刚好可以看到一层中心已经就坐的三颗脑袋瓜,和陆陆续续进场的粉丝们。

 

第一次实地参加他们的活动,我看着烊烊烊身上一套贴身的小西装莫名有点恍惚。西服外套内的白衬衫与平日里的校服拉链一样,一直扣到脖子上。一直在听经纪人讲话的他抬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口,然后微微扭动脖子,引得台下的粉丝一片骚动。

 

我环顾四周确认没有保安和工作人员后,挨着围栏盘腿坐了下来。这个角度刚刚好可以清楚的看到坐在桌子后面的那个人,没有被人群和摄像机挡住。小孩儿被造型师抓过的头发不再像往常一样软软的贴在头上,薄薄的一层粉底也使原本的皮肤白了一个色号,我竟没来由的有些想发笑。

 

签售的时间看似漫长却也不知不觉过去了大半,而我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那个时不时会四处张望一下的人。中场三个人从休息室出来后清唱了几句新专辑的主打歌,易烊千玺的声音第一次从环绕的音响里传入耳朵时,那感觉就像是声波直接抽打在了心脏上。

 

我在心里无聊的跟自己玩儿着幼稚的游戏:如果你会抬眼看到我,我就下去找你签名。如果你看不到,我就不下去。但毕竟烊烊烊同学没有凭空翻白眼的习惯,自然也就不会看到一个人默默躲在二层的我。


他在公开场合的样子比平时在学校的拘谨羞涩要放开很多,原来这个被人调侃还会不好意思的小孩儿早早就有了身为艺人的责任感和自觉。

 

满脸欣赏又花痴的表情还没收好,一个在众多女粉丝中显得异常扎眼的身影差点让我一口老血喷出来。然而差点吐血的似乎并不只有我一个人,易烊千玺抬头看到虎哥的瞬间同样没有管理好自己的表情,露出了想笑又不敢笑的神情。

 

两人好像进行着飞快的眼神交流,我却因为角度问题只能get到烊烊烊最后那开心的一笑,和旁边经纪人警惕的眼神。无奈在心里止不住的腹诽:大哥呀你这种看起来就像来砸场子一样的人就不要在舞台上逗留那么久了好吗。

 

几千人的队伍在三个小时后看起来终于接近了尾声,我看着台上的他偶尔放下笔手藏到桌子下面偷偷甩动放松,感到有些心疼。同时又对他给每个走到面前的粉丝的好看的笑感到有些嫉妒。

 

如果是我走到他面前,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尴尬的没有表情,还是和所有人一样的笑容,两者似乎都不是我想要的。

 

看着他喝光主办方准备的最后一瓶水,喉结上下浮动,眼神在人群中不着痕迹的扫来扫去,我依旧在心里强烈的挣扎。本只是想来这里偷偷的看看他整个活动过程就已满足,没成想还是如此贪心想要知道他在这样的场合和自己面对面时的神情。


以此来试探?还是什么别的?我竟也说不清。

 

要还是那种,和给别的女人一样的,笑容,你小子,就死定了。

 

三个小时已经坐麻的屁股在起身时没征兆的一抽,抽醒了我这份单箭头的占有欲,一个很粗的单箭头。然而脑海里却满是他在天台的阳光下对着我腼腆的笑,美好到只要想到他对面如果站着的是别人,就会窒息的想死。

 

再次回过神来时,我已经跑到了一层的会场。最后一段排队的粉丝已经走进内场,工作人员正在封锁入口。趁着人群围拢在三个人的正前方,我一个跃身翻进了栏杆里,然后意料之中的被保安拦了下来。

 

“我有票。”

 

“已经结束入场了。”工作人员一边说着一边推搡着我往外围走去。

 

“大哥,我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瞒着父母不敢讲,打了好几个月的工才赚足了路费,大哥你就通融一下吧。”我带着哭腔说道,“来的路上还被黑车司机骗,绕了很久的路才找过来所以来晚了,就让我进去一下吧QAQ。”

 

安保大哥嫌弃的掸了掸被我抹了一把鼻涕以后拽住他衣角的手,不耐的挥了挥胳膊示意我赶紧进场。

 

打苦情牌居然这样有效,那段描述自己如何坐着牛车连夜赶路的瞎话也是还没有讲出来就这样蒙混过关了。

 

我把专辑抱在胸前,心里很是忐忑。从队尾望去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侧脸,像往常一样平静没有波澜,和此时自己的心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忽然觉得老天实在是不公。

 

总是在为一个人心跳紧张,而这个人却一直让人觉得如此无辜和置身事外。

 

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三人的桌子前时,场外因为活动快要结束而显得乱哄哄。可我却觉得自己与面前人相隔不到半米的空间内,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听得到。

 

易烊千玺签字的手在快要下笔时,明显的顿了顿。我知道他看到了我留在专辑封面上一排小小的字。从微博上的po图知晓他习惯在自己的身上签名字,我特意在旁边的空白处写下了想对他说的话。

 

他顿了几秒后终于动了动笔尖,正正的在我的一排字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完完整整盖住了我的笔迹。

 

怎么说呢,一种很微妙的感觉。那几个熟悉的字母和一个巨大的“易”似乎不仅是盖在了我的字迹上,也盖在了我的心上。酥酥痒痒的,像是某种回应。

 

我看见他挂在脸侧的汗珠从发际流下来然后隐没在领口里,想起自己确实已经半月有余没有见过他且都在避着他走,也想起来那个因为被我吓到而自己去翻天台的男生脸上的汗水也是同样的轨迹沿着颈线流下来,心里暮然被细小的回忆涨满。

 

我直到最后也没有看清他低着头的表情,不知是笑着的,还是没有表情的。还没完全干掉的油笔印被我走下台时一个不注意而蹭了满手。王源和王俊凯的名字依旧安然无恙的躺在封面上,而我和他重叠的笔迹已经模糊成一团,只能依稀辨别。

 

我心下不知是该自责还是该惋惜。却又没来由的想起家里墙上挂着的他的毛笔字,和那一道被两个人划出了框的墨渍。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但好在他是看到了的,我写的那一行小小的,不易被察觉的字:

 

“别抬头,我只是想好好看看你。”


————————————————

作者表示从女友粉转型亲妈粉以后犯懒了很多,考完试又跑出去旅行了一趟文拖了很久。


谢谢等我的亲们,不要说【都忘了之前讲什么了】【终于更新了】这种留言,本玻璃心会内疚_(:з」∠)_


以后会恢复更新周期的,么么哒不要rs偶

评论(155)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