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我千# 我没这么不要脸(14)

意料之中的,面前的人没有动弹也没有说话。虽然被他书包上的按扣硌得胸痛,但我还是踮着脚往前够了够,隔着书包环过去的小臂抻得费劲儿。

 

“你…”

 

“不用说话。”听到他犹犹豫豫的声音,我开口打断。

 

理智又重回大脑的瞬间鼻子忽然发酸的要命,泪点也变得有些低。为自己的厚脸皮和胆大包天,也为心里猛然生出的“一切到此为止”的预感。

 

终于好不容易把嗓子眼里哽咽的感觉压了下去,易烊千玺很适时的慢慢扶开了我。木讷的往后退了一步,我低头抚着校服上被按扣压出的小坑以掩饰汹涌而来的尴尬。

 

“那个,我可能…”

 

“我知道的啦。”我很用力的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你是600万的。”

 

小孩儿的耳朵很红,眼睛里有大片大片复杂的情绪,我却没有心情去一一辨别。他的手又紧紧的攥回了书包带,牙齿咬着嘴唇,活生生一副被我吓到的样子。

 

“喂..表个白而已。你不要这样紧张好吧。”我打起精神,像往常一样逗了逗他,“况且,刚才不是有人先来做铺垫了吗。”

 

看来化解尴尬没话找话这技能,永远是我的活儿啊,我在心里吐槽着自己。幸而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这种羞耻度的句子说出来也是眼都不带眨一下的。

 

“我不是紧张…”

 

“哦,不是紧张你脸红什么。”

 

被我迅速的出声反问,某人下意识的抿了抿嘴然后无意识的做了吞咽动作,喉结上下浮动。

 

“不是紧张你脚干嘛一崴一崴的。”

 

顺着我手指的方向,他又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然后立刻乖乖站好不再晃动。两只手也从书包上放了下来,牢牢贴在身体两侧,手指不易察觉的捏起裤线。

 

小孩儿心里活动丰富时的小动作,真是让人再熟悉不过。被一一揭穿时的羞赧和不好意思的小模样也早早就被我脑补出来。

 

“哈,我好中意你嘞,靓仔。”

 

易烊千玺脸上僵硬的表情终于被这一句不三不四的粤语逗笑,我心里的石头也算是落了地。

 

见他笑开的样子,我也嗤笑了一声。“你知道就好了呗。”

 

“我知道。”他收回脸上的笑容,“我,但是…”

 

“但是就是没有但是啦。”

 

我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望着他,再一次生硬的打断了他要说的话。这个“但是”后面的种种可能性,我或许比眼前这个人还要清楚一百倍。不想听,也不用听,你的“知道”就是我所全部期望的,你的“但是”,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所谓。

 

“走啦。”我把书包抡回肩上。所以自己到底是来天台发什么神经,又在心里默默rs了自己一遍,“你就把我当小粉丝儿吧,别忘了多给姐姐点儿福利。嗯哼?”

 

“哦还有。以后上来多穿点儿好吧,风大。”我一边嘱咐着一边向门口走去,半途又停了下来。


“我以后,不过来了。你自己来的时候注意别被发现了,恩?”

 

没有等到他的回应,我已经关上了身后的铁门。远处的走廊里空无一人,我靠在门上反复做着深呼吸。一个劲儿往脑顶冲的血液似乎终于冷却下来,脸颊和手心的温度迅速褪去。

 

真是要命。我都说了些什么啊说了些什么啊。什么我的你的大家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

 

我到底,在表白些什么鬼啊。

 

————转转转转转视角————

 

“老师点你呢哥们儿。”我捅了捅旁边又在发愣的人。易烊千玺似乎终于从忘我的冥想之中回过神,慢吞吞的站了起来。

 

这小子这种状态已经维持了半月有余。上课百年不遇的开小差,课间也坐在桌子前静静的发呆。问什么都说没事儿没什么,以至于我还担忧的上网偷偷查了查了他们组合是不是最近演出出现了车祸现场。

 

答案是并没有。没有任何负面新闻,没有任何与他们几个相关的头条。连这小子最近一次用TFBOYS-易烊千玺这个账号更新的微博内容都非常积极向上:“快临近期末了千纸鹤们有没有在认真学习?我最近都看书到好晚。”附上一张困倦的自拍和似乎与主题没有什么直接联系的弟弟的照片。

 

“明天去你家写作业吧。”

 

“啊?”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旁边的大爷一只手转着手里的圆珠笔,一只手搭在我的椅子背儿上。依然目不斜视看着黑板的脸上没有表情,瞬间让人有一种被皇上翻了牌子的错觉。

 

我呸。

 

“给你补补功课。”皇上继续自顾自的说着。

 

“你不周六都有事儿的吗?”

 

“…”他换了条二郎腿翘着,感觉有点儿不耐,“已经,没事了。”

 

“哦。但是老子成绩最近…”

 

“去不去?”

 

“卧槽不是。明明是来我家,凭什么搞的跟你是土地主一样?”

 

这小子终于停下转手里的笔,歪了歪身子正对着我。脸上的表情像在撒娇,“明天没事干了嘛不是。”

 

我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虽然不知道他以前周六有什么事干,但是…“明天难道不是周四?”

 

“…”易烊千玺定了定神,“哦。”

 

这孩子,不是老年痴呆症初期就是已经健忘症晚期,要不然也可能是脑子进水了一个星期。

 

然而脑子进水的人并不只有他一个。楼道里迎面走过来的人看到我时好像显得很惊慌,往反方向一个潇洒的转身后自己把自己绊倒在地。

 

“日妈啊。”我走过去时听见她坐在地上小声嘟囔,然后像是故意的一样,左脚踩着右脚的鞋带又把自己拍在地上。

 

“学姐,”我伸手扶她,“你的平地摔跤技能已经满点了,不要再刷经验了。”

 

“你妹。”她重新站好,向我身后望了望,“就你一人?”

 

“哦?你想看谁。”

 

“没谁。”

 

“你们俩这是吵架了?”我挑着眉毛随口一问,“怎么都神经兮兮的。”

 

“毛线,我俩有什么可吵。”

 

“呦,我还没说是谁呢。”

 

“…”她阴沉的看了我一眼没有答话。

 

“喏,给你个惊喜。”我把手里的入场券递了过去。

 

易烊千玺那小子把票送我的时候说话很含糊。“你女神会去这个晚会。晚会之前是我们组合的签售。”他说着把两张纸片硬生生塞进我手里然后又重新埋头做题。

 

“卧槽,你小子良心发现啊。怎么两张?”

 

他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神意味不明。“你看找谁关系好,陪你一块去吧。”

 

“我妈?”

 

他在旁边无语的扁了扁嘴:“你就没有在学校关系好的人吗。”

 

“就你啊…哦。我知道了。”我坏笑着看他,“人家学姐又不是你的粉丝,你给人家干嘛?”

 

“...”他的眼睛垂了下去,“她说是。”

 

“粉丝?”

 

“恩。”

 

“不能吧。人家原来…”

 

“她说是就是吧。”

 

这家伙又再次把注意力转回书本上,头埋的很低。一股低气压毫无征兆的飘了过来,我没有再问下去。

 

“那你自己给她不就得了。”我拿着两张票在小子后背上拍了拍。

 

他依然低着头没有看我,声音压得很低:“我见不着她。”

 

 

可惜这位得了如此之大粉丝福利的人却好像并不领情。看着我手里的入场券发了很久的愣也没有伸手接过。

 

“小千儿说你是粉丝,所以给你一张票。”

 

“…”学姐依然愣愣的看着我手里的票,上牙死死的咬着下嘴唇。这副神情让人觉得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

 

“要不要啊。你不去我就拿去倒卖了昂。”

 

“我不去了,你找别人去吧。”像是做了很大决心似的,她终于开口回答。

 

“大姐,摔傻了?”

 

“去你的。”眼前的人出手捶了一下我的胳膊,脸上又换上嘻嘻哈哈的表情,“不想去而已,哪儿那么多废话。”

 

可殊不知姑奶奶的一句不想去,让我陷入了多么两难的境地。

 

“你给她了?”屁股还没坐热乎,旁边的家伙就问过来。手里飞快的转着笔,另一手在桌子上一下一下像是在拨弦。我想起之前学姐对这小子的吐槽:那小孩儿小动作很多的时候就说明他心理可能很紧张。

 

“啊。”我含混的应了一声,同时在心里飞快的梳理该如何解释。

 

“那,她去?”

 

“不去…她没拿。学姐说…”

 

“我知道,算了。”某人手里的笔被啪的一声重重按在桌上。易烊千玺开始拿出手机翻看,一张不爽的脸简直要黑出galaxy。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的滑动着,手机页面也随之快速滚动,根本不知道能看清楚啥。

 

“逗你丫呢。这么好的机会谁不去谁煞笔。”

 

我从背后看到他翻页的手停住了,但却没有转过头来:“哦。”

 

“我跟她说好啦。”

 

“恩。”臭小子的手指又在屏幕上滑动起来,速度却减慢很多,“谢了。”

 

“谢pee啊这么见外。”我心虚的哈哈一笑。

 

老子还不知道到时候怎么给你变出个大活人出来呢。


——————————————————

啊.....这章算是过渡.......?我的啰嗦病又犯了........

评论(79)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