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我千# 我没这么不要脸(11)

“不然,把你也带回去。”

 

这句话的音量在脑内被放大了十倍,接着以二十倍速的频率撞击着我的理智。我呆呆的站在说话的人背后,眼皮都不敢抬一下。平日里伶牙俐齿的嘴炮技能已被对方冷冻,楼道里的灯光明明灭灭,我完全丧失了语言能力。

 

“你不是说,一个人回去不好。”易烊千玺依然偏着脑袋,少有的直视着我。光线和头帘的阴影把他的眼尾拉长,让人感觉带着一丝丝挑逗的意味。

 

“我是说。”我加重音强调着,“怕你一个人走会被粉丝看到。”

 

“所以,要和你一起被粉丝看到?”

 

不紧不慢的语调,缓缓勾起的嘴角。我觉得自己脑海里的某根弦“啪”的绷断了,耳鸣的声音瞬间充斥了整个大脑。

 

卧槽,被碾压了,毫无反击的余地。


“那…不方便的话,我走你前面…哈。不跟你一起。”

 

身前的人终于转过来面对着我。楼道里的灯灭了,没有人说话。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视线和身影,我只好紧紧张张的往前走了几步想要逃出磁场范围内,结果却和同时往前走的人撞了个满怀。

 

灯光瞬间重新亮起,“小心。”一只手伸来扶住了我的胳膊,虽然用劲不大却青筋凸显,我感觉自己被握住的部分烧了起来。

 

“sorrysorry”

 

“走吧,一起。”他松开手回身转向楼梯,走了两步后又停下等我跟上。我故意隔开一拳的距离走在斜后方,方便偷偷藏好自己已经僵硬的表情,顺便观察他的神情。

 

我认识的那个腼腆羞涩,动不动就不好意思的露出两个梨涡的小孩儿似乎被他落在天台上。一个表情严肃不苟言笑的面瘫脸取而代之。

 

“我在这儿,等车来接。”面瘫脸终于发话了,脚步停在了一个便利店门口。

 

“呃,好。”我望了望四周,便利店里没有一个顾客,连街上都没有什么行人,“我….跟你在这儿等会儿,没事吧?”

 

“恩,没事。”

 

说完我就后悔出天际。妈个鸡的太倒贴了,我在心里狠狠扇了自己两巴掌。一早就应该老老实实回学校去拿作业,不嘬死就不会死,喝大了的烊烊烊完全就是调戏免疫状态好么。

 

我隔着与他将近一米的距离,暗搓搓的看过去。那边的人正扭着身子看着另外一个方向。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便利店门口摆着一个巨大的抓娃娃机。

 

“想玩儿?”我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这家伙,不会是喜欢这些玩具吧。我在心里默默记下一笔,盘算着日后问问闺蜜。

 

“没。”他很快把头转了回来,左手扯了扯衣角,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

 

我没有理他独自走了过去。娃娃机里满满当当的玩具熊和一些其他乱七八糟的动物,本就不大的出口边上还挂着一个没有掉出去小黄鸡。抓了这只鸡的人是有多惨,这机器是有多坑人。

 

我从兜里摸出一个硬币投了进去,手还没摸到操纵杆余光就瞟见一个身影凑了过来。我在心里憋着笑然后慢腾腾的把位置让了出来。“你来。”

 

易烊千玺紧紧抿了一下嘴,似乎在心里做了很大的心理斗争后终于往我这边跨了两步,一双好看的手从袖口里伸出来握上了操纵杆,眼神无比专注的盯着机器里的大夹子。

 

上次看他这么认真的表情似乎还是课间在教室里埋头写作业来着。好好学生就当你的好好学生好吗易烊千玺,居然喜欢这些少女东西是要闹哪样。

 

我抱着双臂靠在娃娃机上,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那一堆玩具上,而是好笑的看着某个人全神贯注的侧脸。为了保持视线清晰,帽子都被他摘下来放在了一边。

 

“往后一点啊,你要从两边看角度的大哥。”我忍不住开口提示,“歪了歪了。”

 

可惜按钮已经被提前拍了下去,什么都没有抓上来。

 

“错位了啊往后一点!”我从机器侧面的玻璃看着估测着位置。已经进入忘我状态的那个人完全没有听进去我的话,闲着的一只手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

 

我再次禁不住乐了出来。这孩子是有多喜欢这种玩具,认真的样子可爱die。

 

“你能不能放弃那个熊啊。”在他第五次投币的时候我终于开口,“头都倒着肯定抓不住的好吗。”我说着靠过去准备拯救这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玩偶控。

 

“再试一次。”站在原处纹丝不动的人牢牢把持着操纵杆,眼睛死死粘着里面那只被他用夹子不知道扒拉了多少次的熊。我长出一口气完全不抱任何希望的看着他,小孩儿整个身子都贴近了娃娃机,小舌头在毫无意识的状态下从紧抿的嘴里探了出来。

 

我心虚的移开了目光。

 

机器里的爪子依然是有气无力的扫了一下玩偶的半边而身子然后回归了原位。惨遭六连败的人重重的嘶了一声终于放弃。

 

“我来我来。”小孩儿乖乖的让出地方站在旁边。

 

初中开始就偷偷混迹在各种“未满18不得入内”地方的我搞一搞这个必然是不在话下。牺牲了一个硬币调整位置后,第二次终于颤颤微微的抓起了烊烊烊同学一直不肯弃于不顾的傻熊。能感觉到旁边一直紧紧盯着的人暗暗提了一口气,我三心二意的脑补了一下他那个期待的小眼神。

 

可惜老天无眼,就差最后一哆嗦的时候,易烊千玺心心念念的傻熊也和那只傻鸡一样,被挂在了出口边儿上。

 

我用“真的不怪我”的表情看了他一眼,小孩儿抿着的嘴慢慢瘪了下来,一脸怅然若失。低气压的诡异磁场终于渐渐消失,看来酒劲儿消去,烊烊烊同学的腼腆劲儿终于又重新回来了。

 

这些骗钱的机器果然坑人啊,我看着他依旧晃在堆积成小山的玩偶之间的眼神,于心实在不忍。


好吧。只好用杀手锏了。

 

我飞快环顾四周:没有人。一个决绝的肘击+膝顶,娃娃机侧面的铁皮瞬间凹陷下去一大块,然后又慢慢鼓了回来。旁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人被我“砰”的一声响震得一愣,然后眼带惊恐的看了过来。

 

“你看我干啥。”我揉了揉用力过猛的膝盖,“看看掉下来了没啊。”

 

还没回过神来的人机械往前探了探身:“没掉出来…”他看着我摇了摇头,“不然…你再踢一次…”

 

我一定是幻听了。

 

“我靠,你咋这么不心疼我(╯‵□′)╯︵┻━┻”

 

久违的羞涩笑容终于重见天日:“我开玩笑….”他话还没有说完,我另一条腿已经踢了出去。又是“咣”的一声,便利店里看店的大爷终于被巨大的动静引了出来。

 

“小伙子!”大爷看着我旁边的人一脸痛心疾首,“可不能这么暴力呦…..这个机器哪儿是给你踢的呦…..”

 

易烊千玺因为无辜而睁大的眼睛局促的在大爷和娃娃机之间看了看,路灯的映衬下耳朵透着红光。我心下被逗得不行,非常自然的看着他接话:“就是,你咋这样。”

 

被泼了脏水的人明显的一脸不可置信,几秒钟后又马上一副早已习惯了被我逗的样子,嘴角向下撇了撇。

 

“抱歉,爷爷。”苏苏的声音沉稳道。我在大爷看不见的角度冲他坏笑着,一个责备的眼神丢了过来。

 

“什么爷爷,人哪有这么老!得叫大爷,是吧大爷。”我调侃他。烊烊烊同学被我噎的说不出话来,眼睑垂着看着脚下,两个梨涡隐隐约约显露出来。


“我们错了大爷,马上就走!”见他又露出窘态,我赶紧解围补充。

 

“年轻人呦…..”大爷背着手推门又回去了便利店里。

 

“你…”

 

“我啥我。”我又回到娃娃机前,手伸进出口处扒了扒,“喏,您的熊,抱着吧。”我把费劲千辛万苦才终于搞出来的玩具熊塞进他怀里。

 

“我去,还免费送只鸡。”我又从出口扒出来一个,是刚才那只一直可怜兮兮挂在边上的鸡。

 

真是暴力出奇迹。我把小黄鸡也一并塞进他的怀里。

 

“给我的?”一手抱着一个萌物的某人动了动脑袋,露出视频里他那只有看到好吃的时才露出的表情。嘴唇抿起的同时两个梨涡又不自觉的跑了出来。

 

“啊,给你的。”我心中又点得意又有点紧张,心跳砰砰砰的快了起来,“喜欢你才送你。”

 

“啊?”他轻轻问了一声。

 

“我说。”远处看起来像是接他的车已经缓缓靠了过来,“你喜欢才送你。”

 

他默默看了我一会儿没有说话,开过来的私家车已经靠在了路边。“谢谢。”仍然是轻轻的声音,语调却很稳。

 

“谢啥,快上车吧。我从那边儿超近道回去了。”

 

“恩。”易烊千玺单手抱着两个毛绒玩具拉开了车门,一幅少爷抱着萌宠的画面感扑面而来。我又控制不住想乐出来,想起他刚刚喝多的模样,反差萌不能再诱人。

 

车门关上的一瞬间我的心跳终于恢复到了正常的频率,一路上都心律不齐的症状让人已经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在紧张。回过神来时才感觉到厚厚的衣服里已经出了好几层汗。

 

刚刚长出了一口气准备走掉时,车窗突然缓缓降了下来。易烊千玺果然是一副少爷气派坐在里面,姿势Man的不行。

 

然后一只明灿灿的小黄鸡被塞了出来。“这个,给你吧。”卡在车窗上的玩偶挡着我的视线,完全看不见车里人的神情。

 

我心里猜测着他的眼睛一定没有看向我。

 

“一人一个。”好听的声音从车窗里传来。我伸手接过那只软软的鸡,心里觉得有些惊喜。还没有看清他的表情,车窗已经很快摇了上去。

 

最后只剩下一声温柔的“晚安”从还未关严的缝隙里传来。

 

我终于还是在路边自炸成了灰。

 

——————————————

lo主微博抢红包抢的太上瘾了【手动拜拜 


评论(110)

热度(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