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我千# 我没这么不要脸(10)

小葛走出教室很长时间以后,我的意识还在嗡嗡作响。

 

“你最好还是和他保持距离。”

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心虚成这样。保持距离,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普通男女生之间的保持距离,还是作为高三学生与低年级的保持距离。或者是,仅仅跟他保持距离。这个他,仅限于,易烊千玺。

 

喜欢他的人千千万,咋就不能多我一个。我想起了闺蜜,每天在学校看真人还不够,家里依旧堆满了生写、海报和摆台。明明喜欢的要比我疯狂的多,为啥是这个不在追星族里的我要来保持距离。

 

手里的巧克力奶已经渐渐温了,脑海里还是他刚才别别扭扭的样子。我再次趴回桌上,嘴里咬着吸管一口一口喝着。

 

那家伙,明明会的很多,却敛着才气。明明帅的不行,却又毫不自知。一举一动都透着“你有没有爱上我”的信号,看起来却又无辜的要死。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很勾搭人,真是疯了疯了疯了疯了。

 

“我最喜欢背头和斜刘海啊,最帅!”我想起来以前问闺蜜的问题。“还有各种机场style,潮爆了。”

 

现在到了自己这儿,全完蛋了。

 

易烊千玺什么时候最帅?我脑海里浮现的是他站在楼道里被人拍了屁股的样子。北京高校千篇一律的校服,宽大的袖筒挡住了一半的手掌。袖子上还带着几道圆珠笔印儿,从卫衣翻出来帽子歪在一边。刘海儿长的挡住眉毛,发型服帖规规矩矩,皮肤黑黑的耳朵红红的。普普通通的学生模样居然让我感觉有味道的不行。

 

不按常理出牌啊这。

 

难道我….

 

是制服控!?

 

特殊时期喝了巧克力奶的后果就是肚子更厉害了。但是我却无法向那个始作俑者科普“女生经期是不可以吃巧克力的哦”这条知识。

 

因为毕竟喝掉那盒奶之前我自己也没有这个常识。所以只能默默的痛并快乐着。

 

“你觉着你爱豆是在舞台上帅还是在学校穿着校服帅?”我暗搓搓的在课桌下面捅了捅闺蜜。

 

“都帅!他穿啥都帅,穿不穿都帅!”

 

“卧槽你咋那么无耻。”内心挣扎了良久后,我还是问了出来,“为什么我更喜欢他平时的感觉呢。”

 

闺蜜斜楞了我一眼,鄙视的神情给了我一种自己哪里有资格谈喜欢他的错觉。“你又不咋饭他,哪知道他别的样子。”

 

脑海里又浮现出某个人在学校里活动的各个情景和身影的各个角度,我觉得自己脸上热了起来。“好吧。所以我可能才觉得他穿校服比较帅嘛。”

 

“我看你只是喜欢校服吧。”

 

哦。

 

 

天台上的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在我刚刚堆好一个奇丑无比的雪人时,易烊千玺走了进来。一身行头十分齐全,红色的书包背在前面。

 

淡定。我在心里提醒自己。

 

心不在焉的拍着雪人的脑袋,我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走过来。小孩儿的手搭在书包上,包里鼓鼓囊囊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东西。我长叹一口气,每次如若不是我主动开口,这家伙估计也是一句话都不说。

 

“你怎么背着书包来了烊烊烊。”我站起身理了理衣服,看见他穿着白色的羽绒服,敞开的领口里露出红色的衬衫领子。

 

真是...好看的窒息….淡定个pee啊(╯‵□′)╯︵┻━┻

 

“一会儿要赶飞机。下周一周都有活动。”

 

“啊?赶飞机你还来学校干啥。”

 

他没说话。我的眼睛还盯在烊烊烊同学露出的大半截脖子上,天台上一阵阵寒风刮过,光是看着他都觉得浑身发冷。我冲他勾了勾手:“过来。”

 

小孩儿往前迈了一步,表情有点警觉。我心里觉得好笑,自己这是树立了一个啥如狼似虎的形象。见他老老实实站到跟前,我稳准狠的揪住了书包上方的羽绒服拉链,chua的一下拉了上去。

 

易烊千玺猛地往后梗了一下脖子。

 

“瞧给你吓的。”我嘲笑他,“大冷天儿的拉上点儿会死啊。你不露肉也能勾搭小女生的昂。”

 

紧紧搂着自己书包的人同我意料之中的露出了两个梨涡,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突然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怎么逗他都不会腻,完全是因为这家伙的笑容怎么看都让人看不够啊。

 

“那个,啥时候回来上课?”

 

“一周以后吧。”他手指顶了顶自己的帽檐,我这才看清了那双一直掩盖在阴影下面的眼睛。目光望着我站的方向,瞳孔里映出来的光看得我有点腿软。

 

我在心里脑补出自己捂着心口的样子,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往天台的门口走去。“不要动拉链昂。”临走还不忘调侃他一句,“小姑娘们看见青筋会死掉的。”

 

脸上偷乐的样子还没收好,拉开铁门的一刹那,我的心往下一沉。年级主任正板着脸站在门口,“知不知道这儿不让进。”

 

我的耳膜里再次嗡嗡的响了起来。“知道。”

 

“知道还犯!还学会开锁了啊,本事挺大。”年级主任侧过身子看了看被我挡在身后的门锁。“里面还有没有人?”

 

“没了。”我想都没多想,脱口而出。然后回身飞快的把锁头挂回门上扣了起来,依旧站在门口动都不敢动弹。满心祈祷这时候里面的人突然过来开门发出响动。

 

“你是不是还嫌自己被处分的不够多啊。”年级主任没有深究我说的谎话,背着手转过身,“翘学校的锁,还逃课。跟我到办公室吧。”

 

真是够倒霉的,偏偏让这妖婆给撞上。我在心里吐槽归吐槽,但还是暗自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是忌惮小葛几天前说的那句话,还是担心违反校规连累到他。我的思路有些混乱,心下只能企盼这边的处分能够赶紧完事儿,好把那个被我反锁在天台的小孩儿给放出来。

 

谁成想一下就被唠叨了好久,从我上学迟到到上课跟同学砍粉笔头,逃课逃操到撬门锁一一被数落了个遍。急的我只能借口内急,中途气都不敢停下喘一口的跑到了天台。

 

可惜天台已经空无一人。看来是和上次一样从走廊外侧翻出去走掉了,我悬着的心落了下来,也夹杂着一些他没有等我回来开门的失落。


看来还真是很急啊,不知道会不会耽误他登机。回头解释起来又是件麻烦事儿,希望烊烊烊同学不会误会我会开这种没边儿的玩笑。

 

停。现在明明应该多担心担心自己。

 

继续接受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批斗后,此次逃课和擅闯学校禁地的处分以停课一周的结果而告终。明天一早学校的广播里以我的大名为开头的处分通知又会响起在每个教室。但好在没有那四个字的名字一起,要不也是要火。

 

然后我意识到自己实在是想太多,就算易烊千玺被发现,没准也只是被教训几句就过去。最后被停课处分的还是我一个人。

 

老子认了。

 

虎哥的电话很快就在第二天打了过来,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不用上课了心里特开心吧学~姐~”

 

“挂了。”

 

“哎哎哎,别别别。大姐你到底干嘛了啊停这么久的课。”

 

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比如自己如何如何深明大义、舍己为人,奉献牺牲自己,拯救易烊千玺。

 

“不是,你俩现在还私会上了是怎么着啊。”

 

被他这样一八卦我竟有点想笑,嘴上还要装作毫不在意:“我还没那么不要脸。”

 

“那内小子最后到底怎么出去的啊??”

 

“从外面走廊窗台上翻出去的…”

 

“我操认真的?内小子不是有恐高症么。”

 

“啊?恐高症,真的假的。”

 

“真的啊,你不知道?”

 

我的确一点都不知道。

这事儿要是换做闺蜜,她肯定会清楚:无所不能的易烊千玺畏高。而放到我这里,却一点儿都不了解。让他翻了那么高层的天台不说,居然还是两次。

 

我想掐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我真不知道..他也没说啊QAQ。”

 

“你又不是他妈,他还啥都跟你说啊。”这话又适时的给了我重重一击,心里再次回响起了闺蜜的话:你又不饭他,哪儿了解他别的样子。

 

确实,我不追星,对他了解甚少,连喜欢都来得不如粉丝的光明正大。喜欢上一个万众瞩目的男生是什么感觉,就是每次想起来都要在心里问自己一句【你怎么敢】的感觉,就是别人都在远远赞叹一个事物如此美好时自己却想鬼鬼祟祟的靠近,把它拿走的感觉。

 

还是哪天当面再解释吧。我放下手里打了删,打了又删的手机趴回了床上,心里一直内疚又后怕。虽然知晓以他的性格固然不会怨我,但依旧无法容忍自己在不知道他恐高的情况下让他做了那么危险的事情。

 

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复习之余,我顺着闺蜜的微博,扒出了不少易烊千玺的图博和站子。每个账号都翻了个底儿掉后,默默一一点了关注。

 

入坑吧,隐匿在千千万万追随他的人中,当个普普通通的粉丝。这样就能明目张胆的喜欢他了吧,我在心里嘀咕着。

 

被人问起时,也可以毫不心虚的回答:对啊我就是喜欢他啊,易烊千玺是我爱豆。

 

 

停课的一周已经结束,回到学校的几天里我一直没有机会面对面解释上次天台的事故。

 

直到周四的傍晚从家又回到学校去拿忘在学校的作业时,我才反应过来刚刚从自己眼前路过的人是虎哥,旁边还搂着一个身影。我从街对面匆匆跑过去,发现那个同行的人正是我很多天没有见到的易烊千玺。

 

“喂,你俩大晚上干嘛呢。”我心跳加速的盯着那个背影。

 

前面的两个人缓缓转过身。明亮的路灯下面能清晰的看到某人面色有些潮红,眼神带着迷离,嘴里慢慢的呼着白气。

 

“这位,喝多了。今儿班里有人过生日,聚会来着。”虎哥见我站着发蒙,大拇指点了点旁边的人开口解释着。“你大晚上的干啥来了到这边儿。”

 

“取作业去了刚才回学校。不是,你们到底给人家灌了多少啊。”我看着抿着嘴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的烊烊烊同学有点无语。虽然这位平时话也不多,但是现在这样面部表情绷得紧紧的样子也是很少见。

 

“我靠,冤死了。就一杯啊!!一杯而已!!还是果酒,谁知道这小子这么不胜酒力。”

 

“噗。”我看了眼旁边看起来脸黑得不行的人,“小孩儿,你咋这么弱。”

 

易烊千玺定了定神,把目光聚焦在了我脸上,眼神和平时略带羞涩的样子有点不同,我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戳了一下。

 

“作业取完了?”他不紧不慢的问了一句。

 

“啊?”我担忧的看了看虎哥,冲他挤了挤眼睛表示奇怪,“取,取了啊。”

 

“没事,喝酒以后就变成这样了。脸一直绷着跟变了个人似的。”虎哥在一旁解释着。

 

“怎么什么都没拿。”易烊千玺又一次开口,吐出的白气在灯光下朦朦胧胧的,恍惚间我好像看到他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这才想起来刚刚从教室取回来的作业本,在出学校之前上厕所时被我落在了水池边儿上。

 

眼前似笑非笑的表情清晰了很多。

 

这到底什么情况,平时那个一逗就脸红的烊烊烊呢。

 

“他一大名人,我也不敢放着他一人走,他这又不能回家,我就带他先去我家歇会。正好离得近。”虎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一脸没办法的样子。“姐你帮着买点儿醒酒的来呗,我也不敢带着这位到处乱晃。”

 

“我作业还没拿到手呢卧槽。”

 

“姐!拜托了!”

 

第二次踏进虎哥卧室的时候,房间倒是整齐了很多。就是气氛有些诡异,易烊千玺出神的坐在墙边的沙发上,脸上仍旧没有任何表情。

 

我递了两盒牛奶过去:“喝点儿吧,醒醒酒。脸都红成这样了。”

 

他抬眼看了看我,眼底游离得好像溢满水雾。“谢谢。”冷冷清清的两个字,他伸手把牛奶接了过去。

 

我被冷的头皮发麻。这样的烊烊烊,也是可怕得让人不敢随便调侃了。高冷中还带着点….怎么说,我想起来他在路上反问我的时候,带着点腹黑?

 

“他这一届艺人这么不会喝酒,可咋整。”我吐槽着。

 

旁边传来一声很大的吸吸管的声音。某人直勾勾的视线从一旁投射过来,我觉得自己像被用针扎了几下。这什么恐怖的气场啊,只要易烊千玺低着头一言不发,低气压就弥漫了整个屋子。

 

“我也不知道他喝多了这样。”虎哥无辜的看着我,“我的牛奶呢?”

 

“没你的。”我白了他一眼。旁边已经解决掉一盒牛奶的人正在认真的喝着第二盒。

 

“我靠,你这也太重色轻友了吧。老子明明喝的更多,带他回来就是让他缓缓散散酒气而已。”虎哥说着把自己椅子上的靠垫冲我扔了过来,被我反应迅速的接住又zhuai了回去。见他又要再次扔过来,我赶紧回身要去抓沙发上的靠垫。

 

手还没伸过去就又被一股冷气震了回来。沙发上的人目光慢慢的转了过来,我与他四目相对。

 

“咣”的一下,虎哥扔回来的靠枕砸在了后脑勺上。我的脑袋猛然向前一点,第二次撞在了同一个的额头上。但这次却光速自动弹开到了一边儿,否则自己可能会被冻在原地。

 

易烊千玺没有说话,也没有像上次一样伸手揉着自己的脑门。我战战兢兢的看到他两唇抿了抿,唇线绷得很紧。

 

“谢了,好些了已经。”他站起身拽了拽自己的领口,校服里的白衬衫被扥开了一个扣子。“我先回去了。”

 

“走吧走吧走吧,你俩都赶紧走昂。真是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虎哥还沉浸在没有自己的那份牛奶的怨气里。

 

我走在易烊千玺身后,跟着他出了门。心下紧张,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发觉平日里自己不管不顾的性格完全被前面人的气场压制住,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要不,我送送你吧,千玺。”这是我第一次正正经经叫他的名字,“你一人回去也不太好。”

 

“恩?”他在昏暗的楼道里停住脚步侧身看我,侧脸的轮廓在灯光的映衬下十分清晰。眼里依旧迷离不定,脸上依然面无表情。我只听见他低沉磁性的声音说:

 

“不然,把你也带回去?”

 

——————————————————


QAQ每天在微博上发啥都要被催更的lo主要哭了好吗。前几天现充,结果这几天感冒惹比较懒...


为了补偿,这章有5000字啊!!以前每章才3000字!!


心疼一下勤快的我好吗?好的!

评论(95)

热度(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