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我千# 我没这么不要脸(9)

闭着眼睛的样子简直乖哭了。


“呀,剪着眉毛了!”我腾出大拇指捋了捋他的眉毛。显然知道我在逗他,易烊千玺眼睛都不睁的扁了一下嘴,没有说话。

 

“真的刮掉一块儿,你自己看!”我打开手机的前置拍摄镜头,放到面前等着他睁眼。

 

小孩儿终于半信半疑的睁开眼睛,定了定神看向屏幕里的自己。双眼皮在一睁一闭之间拗出深深的痕迹,表情带着点儿恍惚。见他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脸上,我眼疾手快的按下了拍摄,咔嚓一声把这呆萌的样子留在了我手机里。


被晃了一下的人把目光转到我身上,一口气提上来似乎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慢慢的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脸上却写着一百个“拿你没办法”。


我笑嘻嘻的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赶紧把手机收回兜里。“怎么样,剪的还可以吧,刚才那几个豁口也给你修好了。”我踩上草坪外围的台阶和他的高度持平,身体后仰认真审视着自己的杰作。


细碎的刘海儿终于露出了两道漂亮的眉毛,显得整个人精神了很多。我一下一下晃着身子给他理着头毛,想把小孩儿的发型整理得更好看些。


易烊千玺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眨眨眼睛任由我摆弄着头发。


“这位顾客您还满意不,要不要做做烫染。我看您的发质虽然现在还不错,但是不好好保养的话也是不行的傲。我们现在有理发美容套餐服务您看要不要…”


“不要。”


“那不然办张VIP..”


“不要。”


“你咋这样。不然给个签名呗。当做报答!”


这是我第二次厚着脸皮问他要签名,不比上次半开玩笑半胁迫。虽然嘴上说的随便,可心里却有些忐忑怕被拒绝。毕竟这个签名不再是帮闺蜜讨的,而是自己私心想留着。


烊烊烊同学努了努嘴,然后右手摊开伸了过来。“纸?”


我心里一下开心炸掉,没有想到他这样容易就答应。“没有纸啊…签我校服上吧!”我扯了扯校服上一块不是很明显的白色地方。


“笔?”他瞅了瞅我指的地方。


“笔也…没有…”

 

“…”


某人摆出一副“那你就不能怪我了”的样子。我在心里狠狠后悔一万遍为什么自己就不能随身带着笔和本走到哪儿学到哪儿。

 

“不行!欠着!以后再问你要。”


小孩儿慢慢的点了点头。

 

“你别不说话啊,你答应一下QWQ”我不放心的说着,“起码给个口头保证吧!”

 

“行。”

 

“嘿嘿嘿嘿嘿嘿嘿这还差不多。”我握着剪刀尖探身过去,想用剪刀把儿敲敲他的脑袋。易烊千玺本能的往后一躲,我顺着他的动作一个倾身,结果却猛地没站稳整个人往前倒去。

 

刚刚才后退的人马上又向前跨回,双手很快扶住了我的胳膊。依然控制不住平衡的我脚还踩在台阶上,身体却已经撞进了面前人的怀里。

 

还没呼喊出声的嘴一口啃在了易烊千玺的额头上。

 

我听见自己的门牙在和他的脑门的碰撞之间,发出“吭”的一声。然后靠近嘴唇的半张脸都被震麻掉。

 

“我靠你的脑袋怎么这么硬。”我重新在地面上站好,一手捂住感觉都要被磕龇出来的门牙。

 

对面的人也委屈的捂着自己的额头。

 

“我靠疼死我了。”我掰了掰自己的门牙,判断着有没有松动的趋势,“我要是门牙没了你得出钱给我镶金的。”


小孩儿终于忍不住开口反驳:“头发的豁口没了,脑袋倒是要被你磕出豁口了。”他一边使劲揉着脑门一边斜眼瞪着我。只可惜说着说着两边的梨涡又不听话的跑了出来,埋怨的样子一下变成了娇羞。


看得我扑哧一声乐了出来。说好的高冷担当霸道总裁呢,简直不能更软萌。

 

“我靠我老公剪头帘了,妈个鸡帅死了。”几天后的课间与明星学弟擦肩而过时,闺蜜一脸激动得揪着我衣服小声说。

 

“啊?剪了吗,我咋没看出来。”

 

“一看你心中就没有爱,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使劲憋着想要乐出来的声音,回头看了看某人的背影。背影的主人侧着脸不知道在看什么,吸了吸鼻子又把头转了回去。


“好像是精神了不少。”我煞有介事的回答闺蜜,“理发师技术不错,完美呈现出了你爱豆的美颜。”


“的确不错。哎呦喂你这丫头头一次嘴巴这么甜,要不要入坑要不要。”

 

“不要。”

 

我就是那个神来之手的理发师咯。

 

这一事实就如同我与易烊千玺两人之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秘密,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感。这个让人一想起来就忍不住痴汉笑的事情,也彻底让我把他还欠着我一个签名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在那以后过了很久,我每每想起都觉得十分惋惜。居然连他的一个签名都没有留下,白白枉费了一场相识。

 

“我趴会儿昂,不舒服。笔记你好好记,回头抄你的。”我在课上低声嘱咐闺蜜。

 

“你咋啦?”

 

“姨妈痛..睡会儿。”

 

“成。”

 

再睁眼的时候,班里已经空无一人。懵着点开闺蜜发来的短信,这才想起来是体育课。我调转了一下脖子换个方向趴着,感到小腹还在隐隐作痛。目光直直的盯着教室楼道一侧的窗户,虚汗已经打湿了校服的领口。

 

这时窗外忽然晃来一个人影。大面的玻璃反射着教室内的光,窗外的人影看得并不清晰。我趴在桌子上默默的出神,大脑放空之余注意到楼道里路过的人停了下来,似乎也在往教室里看着。

 

看我呢?

 

我眯了眯眼睛,可惜依然看不清窗外人的样子。懒得再多想,我再次闭眼睡去。

 

感觉睡了很久很久,又一次在浑身忽的冒出冷汗时惊醒过来。桌子上得影子动了动,吓得我一下子抬起头。

 

易烊千玺正面无表情的弯腰看着我。

 

我和他四目相对,刚睡醒本就不清醒的脑袋反应了半天目前的状况。“你怎么在我们班里?”

 

“我..你怎么了?”他直起腰双手插进兜里。

 

“没怎么,不太舒服。你怎么出来了?”

 

“病了?”

 

“不是,亲戚来了。”

 

“啊?”小孩儿果然没有反应过来我在说什么,眨眨眼睛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说…”刚准备再开口时,他突然截断了我的话。“恩,哦。我知道了。”眼前的人有些尴尬的避开我的目光,插在兜里的手在校服的掩护下明显的动了动。

 

“呦,我以为你不懂呢。”我调笑起来。见着他就控制不住想调戏的欲望在身体虚弱的时候也丝毫没有一并减弱。

 

“…”烊烊烊同学似乎已经习惯了我的日常调侃,先是撇嘴再嘴角扬起笑出来的神情也成了与我相处时最常露出来的表情。

 

“话说你怎么不上课。”

 

“去办公室请个假。你没事?”

 

我保持着趴在桌子上的姿势,从仰视的角度望着他。小孩儿下颚的线条清晰硬朗,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小脸即使低着头的时候也根本没有显现常人会露出的双下巴。眼睛垂下来的样子,也是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没事啦..快回去吧。”

 

他顿了顿没有应声,然后默默走出了教室。

 

妈个鸡哦就这么走了,无情。虽然心里有着害怕被路过人看到的担心,但是依然矛盾的希望他能在旁边陪着我。即便什么都不说,只是在旁边坐着,也好。

 

特殊时期的女人还真是娇气。

 

我正在心里rs自己一百遍的时候,易烊千玺再次走了进来。明显的喘息着,他绕到我的座位旁,放下了一盒巧克力奶。

 

我终于惊得直起身子:“给我的?”

 

“恩,热的。”显然是刚刚结束从一层小卖部到六层教室间的来回奔波,说话的气息有些不稳。鬓角的发髻间有隐隐约约的汗珠。

 

我拿过巧克力奶,温度从纸盒外传递到因为出汗而发凉的手心里。幸福来得太突然,我嘴巴微张半天说不出话,只能用眼神对他表达着自己的惊讶。

 

某人明显又局促起来,眼睛看着窗外,手再次插进兜里。这似乎是他努力控制自己不再在紧张时去抓衣角后养成的小习惯。胸脯还在一起一伏的人耳朵发红,“趁热喝。”

 

“哦,好…谢谢哈。”

 

“没事,报答你..”他碰了碰自己额头的刘海,抿起嘴。我终于反应过来他表达的意思。

 

“啊….报答我啃了一下你的头?”

 

此刻易烊千玺心中的弹幕应该是:我就知道你就算只剩一口气了也不会放过我。

 

我咬着吸管目送他从后门离开,看见了刚好路过走来的小葛,心里一沉。背对着我的人微微欠身向自己的班主任打了个招呼,然后转身走出了我的视线。小葛停在教室敞开的门口,看了看刚刚走开的人又看了看嘴里还叼着吸管的我,表情严肃。

 

我在脑海里飞快的搜索着托辞,却一时不知道该从何解释。

 

小葛从教室外走了进来:“你怎么一个人在教室里?”

 

“身体不太舒服,体育课请假了老师。”我老老实实的承认。

 

“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有没有什么大事情?”

 

“没有,就是女生肚子疼。”我捂了捂自己的肚子,心下半舒一口气,“喝点儿热的东西就好了。”

 

“那你歇着吧。”小葛转身准备离去,临走时却突然停下然后留下一句话,意味不明。

 

“你最好还是和他保持距离。”

 ——————————————————

【虎哥视角】


几周前。

 

“小帅哥~”

 

不理我。

 

“大帅哥~”

 

不理我。

 

“千玺~”

 

不理我。

 

“千大学霸~”

 

还是不理我。

 

这小子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我看着他一脸的云淡风轻,差点儿揭竿而起。可那毕竟只是想想而已,我依旧一脸谄媚:“酷炫霸拽屌炸天的易烊千玺啊。”

 

“怎么了。”小兔崽子终于冷冷清清的回应了一句。

 

“帮我补习吧!!!老子不想挂科啊!!!!”

 

“平时干嘛去了。”臭小子一脸“我就知道你要来求我”的表情。

 

“说好了啊!周六来我家!你周六没活动什么的吧。”我喜滋滋的擅作主张安排了这位大明星的行程。

 

“没有倒是没有。周六?”

 

“啊!周日我有篮球训练。”

 

“周六我…”小子动了动眼睛,状似在想什么。

 

“有事?那下周六,下下周六,晚一周也行!”

 

“还每周六?”他提高了一下语气。

 

“总不能就补一天吧大哥。咋的你这到底是有事没事啊,不愿意帮忙直说,唉,真是白坐这么久同桌了,唉,一点都不心疼我,唉。”

 

“….”臭小子略带嫌弃的看了我一眼。

 

“唉。那我只好找我那虽然成绩也不咋地的学姐帮忙了。唉,她一定不知道她心目中可爱的小学弟居然是这样无情无义的人,唉,就这样弃我于不顾,唉。”

 

“….”长叹一口气的人紧紧抿了一下嘴,“几点?”


——————————————————

学姐os:占用我和烊烊烊天台约会时间你炸了吧。

灵感来源图:


不知道图的作者是谁,很喜欢~


评论(103)

热度(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