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我千# 我没这么不要脸(8)

“那个…刚过去跟你打招呼的女生,叫什么?”

 

“哪个,左边儿右边儿?”虽然我知道这小子指的是谁,但还是存心多问了一句。

 

“头发有点乱的那个,高三的?”

 

“啊,是。咱学姐啊。”我坏笑着说了名字,随口调侃,“怎么,看上了?”

 

没得到回应,我的屁股上重重挨了他一下儿。“我擦,你小子怎么下手那么重!”

 

易烊千玺瞥了我一眼,在座位上坐了下来。我锲而不舍的又加了一句:“怎么着,我给你引荐一下儿?”

 

“不用,见过。”臭小子语气冷冷淡淡的,一脸漫不经心,“名字普通,人倒挺奇葩的。”

 

嘿。这话儿可说道点子上了。我和那姑娘认识的过程说来也是亏了这位大明星。别人姑娘认识我的,多半儿都会想从我这儿拿个签名什么的。人家姑娘不,游戏盘动漫盘倒是从我这儿顺走了不少,压榨得一手好学弟。

 

我倒宁可大姐从我这儿要签名呢。

 

“又有小姑娘趴窗户根儿看你呢嘿!”我瞟了眼窗外,几个高一女生站在窗户边儿正在说话,又时不时装作无意的往教室里张望张望。

 

“恩我知道,没事。”

 

明星啊,说容易也不容易。这种现状从开学开始,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星期。我这位同桌对于这些,倒也是一向淡然处之。不反感也不自得,见天儿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模样儿。见他没什么表示,我也只好体贴的侧了侧身子把大明星的身影露出来,满足满足姑娘们的一往情深。

 

然后被他暗暗的斜了一眼。

 

这件事情几周后变得诡异起来,因为我认识那位高三大姐也开始频繁路过这个教室。虽说高一和高三在同层,教室离的又不远,但是因为相互认识,她有意无意往我和千玺坐的这个位置张望的事实自然也就在我心里被放大了无数倍。总之大姐每次都能跟我对上眼儿。

 

不是粉丝啊我记得她,难道已经….

 

 

爱上我了?

 

大姐在窗户外面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一脸嫌弃,于是我果断否定了心里的想法。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无语的看了看旁边啥玩意儿都不知情的大学霸,然后用胳膊肘顶了顶他。

 

“我发现学姐最近也老来看你啊。”知道他俩在天台有过交情,必定相互认识,我故意挑起了话头。

 

他写字的手顿住了,眼睛终于离开了桌子上的作业。却没抬眼看我,也没往窗外看。“哪个学姐…?”

 

“我还认识哪个学姐啊。”

 

他停了几秒没说话,然后往后倾了倾身子。从窗外的角度看,应该是正好让我给挡了个严实。“你这咋还躲上了?大姐对你做啥了这是。”注意到他这个小动作,我也不忍心不给台阶下。只好回身冲着窗外的人咧嘴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没做什么..”

 

“哦…”

 

可我凭借男人不咋地的第六感还是猜测大姐肯定是对我们千玺做了点儿啥。要不不至于每次我说她路过的时候,小子都要侧身往我身后躲躲。

 

round 1-“你躲啥子。”

 

“没躲…

 

round 2-“你躲啥子。”

 

“没…”

 

round 3-“你老躲啥子嘛。”

 

“…”

 

每次看他紧紧张张的侧身,我都要半好笑半故意的问一遍。虽然知道这小子嘴硬不会说什么,但心里还是难免有那么一点子好奇。依大姐的虽性,不会是…霸王硬上弓了吧。

 

不能不能不能。

 

我侧头看了眼旁边儿的人,小子正从我身后的角度偏头看着窗外。见我看他,一秒把目光收了回来。“没躲。”

 

“嘿,都会抢答了。”

 

我脚着那傻姑娘迟早要栽。

 

这是我接到她询问千玺喜欢什么东西的短信时,心里忽然冒出来的念头。这事儿我早就瞅出点儿苗头,也本着“要栽还不栽深点儿”的原则,时刻对她进行着洗脑,打点儿千玺那小子日常生活的小报告。

 

虽然知道她是帮自己闺蜜打探的,但还是故意磨磨唧唧的兜了个圈子。大姐性子急,短信没说两句就发了条语音过来。

 

“我想想,你觉得他需不需要美白产品。或者剃须刀?要不然剪刘海儿那种平衡仪,我觉着他用得着。”

 

我二话不说把听语音的耳机塞进了旁边认真听课的人耳朵里,又按了一遍播放。大学霸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又抬头看了看正写板书的老师,准备抬手要把耳机取下。然后又突然停住,面无表情的听完了语音,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神色。这可怜孩子大约是第一次听到对自己如此直接的吐槽。

 

“你脸红了。”我毫不留情的又给他补了一刀。

 

他没说话,把手摊开从桌子下面伸了过来。“给我用一下,手机。”

 

我把手机递了过去,屏幕上还开着和那位大姐的对话框。还没来得及阻止,大哥已经低着头啪啪啪的按着键盘回复过去。简洁明了四个字:我不需要。

 

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手机那边隐隐的杀气。我的两个祖宗啊,你俩最后要是不同归于尽,倒霉的可就我一人儿啊…

 

很快那边就回复过来:“你要不要《育儿500招》?”我把手机摆过去,给旁边的人看屏幕上的信息。那小子抿嘴一乐,又把手机传了回来。

 

“不给回了?”

 

“不用回了。”易烊千玺已经再次回归目不斜视认真做笔记的状态。可惜嘴角带着的那点儿笑意怎么看怎么让我心里发毛。

 

这还真是想要《育儿500招》啊。

 

我看你也要栽。


———————————————— 

 

本来每一年都觉得放不够天数的寒假,也突然间变得漫长起来。

 

头一次早早就闷在家里埋头写完了堆成山的作业,自己都觉得很稀奇。毕竟马上就要进入高三的第二个学期了,不能再像之前一样懒散下去。


其实根本原因还是想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免得总会想起某个人的脸,想起某个人。某个让自己觉得如果不好好努力上进,想都不好意思去想的人。

 

易烊千玺的整个寒假似乎都是在重庆以及各个录制现场度过的,我偶尔会从闺蜜的微博刷到一些他的图和消息。将近一个月的假期里,只发过一次微博。内容是和另外两个队友在一起聚餐的照片,一人嘴里叼着一片果盘里的水果,在镜头前坐着搞怪的表情。

 

也是从没见他在我面前的时候表情如此丰富。

 

我纠结很久,终于还是瞒着爸妈,去他的舞社报了班,不过却不是一个上课的场地。虽然按理说国贸离家要近很多,但我还是挑了一个远点儿的地方,每周末去上课。

 

报完名还是原地后悔了1128s。反正他现在去练舞的时间也少了,偶尔去一次也不会那么正好就碰见。如今跑去那么远的地方上课,怕是想见也见不着了。

 

我承认去舞社报名上课的目的不纯洁,自己对跳舞确实谈不上那么那么热爱。只是想体验体验他的世界。尝试一下他所说的,衣服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那种畅快,体验体验他所钟爱的东西能给人带来的愉悦感。也想着不要与他的世界偏差的太远,即使在学校外的地方,已经有了那么多难以弥补的距离。

 

如此,还是不要遇见让他知晓的好。

自己本是个很怕麻烦的人,却在所有事情都扯上那个人以后,心境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复杂加矛盾起来。

 

怀春少女的矫情啊,我在心里狠狠的鄙视自己却无可奈何。

 

整整一个寒假都在家平复心情,以至于开学第一天看见他时感觉自己已经能够表现得很淡定。起码表面上很淡定。

 

易烊千玺和虎哥两人站在通往天台的楼道拐角处,暗搓搓的不知道在商量些什么。我一边摸着兜里撬锁用的卡子,一边儿把持着语气上前打招呼。

 

“你俩跟这儿干嘛呢。”

 

两个人明显都被吓了一跳。虎哥回身看我,手里还拿着一把剪子。“这位,头发太长了。不合格,我给他剪头帘呢。”他拿着剪子的手随意的挥了挥,指着对面人的脑袋。

 

易烊千玺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一脸心不甘情不愿。

 

“剪豁了个口,这小子就不让我给动了。”虎哥一脸无奈,“待会儿教导主任再来查我可不管你丫了。”

 

捂在脑袋上的手还是不肯拿下来。

 

“我看看,剪成啥样了。”

 

“老子剪挺好的明明,真…..”旁边的人还在絮絮叨叨,我瞪过去一眼然后扯了扯小孩儿的袖子,他这才别别扭扭的把手放了下来。

 

两边严严实实挡住眉毛的刘海中间有几个像狗啃过一样的豁口。我忍不住嗤的笑了一声,然后马上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再次狠狠的瞪了始作俑者一眼:“人家可是还要做造型上节目的你能不能走点儿心啊尼玛。”

 

某个容易害羞的人耳朵马上就涨红了。

 

“哎呀我这不着急么!要不主任说三番五次屡教不改要移交校长办公室了。”

 

我把剪子从他手里夺了过来:“走吧,上去我给你剪。”

 

烊烊烊同学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

 

“放心吧,女生都会这个。”

 

“你也叫女生?”虎哥没有眼力见儿的插了一嘴。

 

“滚。”

 

于是他滚了,我和手搭在头上不停理着头帘的人上了天台。铁门关上的一刹那,我才想起来自己又和易烊千玺独处了。

 

有点紧张的深吸一口气,我面对着他站好。小孩儿定定的站着,望着我的眼里满是无辜,每一个五官都好像在向我哀诉:我。不。想。剪。头。帘。

 

“闭眼。”怕自己越来越紧张,我此时只想速战速决。

 

烊烊烊同学乖乖的闭上了眼睛,手却几次忍不住抚上来,都被我单手按了下去。小孩儿的睫毛弯弯的,两个眼珠在紧闭的眼睛里不安的轻轻转动,连带着眼皮也微微颤抖。看着他总在抿嘴时就会露出明显轮廓的唇珠,我心里有点分神。

 

手边没有梳子,我只好用手指夹住他的刘海儿,然后一点一点把虎哥留下的“杰作”剪平。一些细碎的头发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到胸前敞开的衣领里,落在了校服里面的低领毛衣上。我无意识的伸手掸了掸,然后看见了他领口露出的隐隐约约的锁骨线。我很想提醒他下次脖子不要梗的那么直,多穿一穿高领毛衣遮住那明显的胸锁乳突肌。

 

“干啥不把眉毛露出来?”我轻轻给他理了理头毛,零上几度的天气里手已经变得很凉。触到他的额头时,温度烫得像在发烧。

 

“跳舞需要。”他一眼眯着一眼睁开的看了看我,然后又闭上眼。见我没吱声,又小声问了一句,“露出来…比较好?”

 

我愣了愣,差点手抖。“也没有。我是说,怎么样都挺好看的。颜好,发型不重要~”

 

他的梨涡悄悄出现。第一次见他这样闭着眼睛笑起来的样子,阳光打在侧脸上,我压抑了好久的心跳还是止不住的加快起来。

 

“那就,稍微剪短点吧。”他慢慢说道。

 


评论(135)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