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我千# 我没这么不要脸(7)

“那就…..biang biang面的biang吧!”

 

话刚说完还没来得及看旁边人的反应,我已经先控制不住哈哈哈的乐个不停。在那短暂的几秒里,我明显感觉到易烊千玺有想把他的毛笔杆子戳进我嘴里的冲动。

 

“不会写…..”他抿嘴盯着眼前的白纸,然后活动了活动已经悬在空中半天的手腕。一脸“你能不能正常一点”的表情,根本瞅都懒得瞅我。

 

“哎高一小孩儿咋这没文化。就下面一个走之旁上面一个宝盖儿,完后中间一大坨那个字儿!”

 

“…”这位学弟明显已经不想再跟我扯那些没用的犊子,直接干脆利落的提笔运腕,两道横平竖直的横杠出现在纸上。

 

“这啥….你咋不听我命令呢。”我瞪着纸上的字愣住了,端端正正一个硕大的“二”。“这踏马的…..比划也太少了吧!!!!!”

 

烊烊烊同学一副奸计得逞的小表情。刚被放在旁边的笔被我一把抢了过来。好歹初中也是上过几节学校书法课的人,我颤颤巍巍的提着毛笔在纸上加了几划,把他的“二”勉勉强强改成了“玉”。

 

“你该用右手写吧…”易烊千玺在旁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作品被我改得七扭八歪,忍不住出口吐槽。

 

“左撇子右手不会写字。”我把写好的字放在一边儿,又铺好第二张纸再次落笔。

 

这家伙不好好给我写个比划多的,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虽然只有两个“横”是真迹,但光有一个“玉”字也不知道到底要表达啥。


可惜第二字写到第二划就卡了壳,毕竟没有正经八板儿练过,手顿了半天不知道怎么收笔。眼看着纸上的墨迹正在笔下一点一点殷开,一只手安静的搭在了我的手背上。


轻握着我的手没有什么力量,却足够带动我的手和手里的笔在纸上移动。

 

毕竟是男生,我第一次注意到比我小了两岁的他手比我大这么多,已经能够完完全全盖住我的。一言不发的人带着手臂基本已经完全僵掉的我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着,看不出表情,所有的眼神和情绪一如往常的被掩盖在了他低垂的眼睑里。

 

覆在上方的手手掌温热,若有若无的触碰之间,他掌心的温度慢慢传到了我的手上。我不敢说话,也不敢乱动,生怕惊动了他,也怕他会突然松开我的手。

 

一个苍劲有力的“尔”字显现纸上。相比我那个完全不成比例和格式的“玉”不知要好看多少倍。

 

“你俩在干吗呢。”虎哥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卧室门口。还未来得及离纸的笔就这样被惊得向外划出了一个大道,最后的一“点”被拉出了框。却也分不清到底是我的手突然这样颤动而造成,还是他的。

 

“你怎么知道我要写这个字。”见他终于把手拿开,我这才敢开口。

 

“看你前两笔就知道。”

 

好吧,果然是练过不少年的老手,没的比。我满意的看着两人共同完成的作品:“尔、玉”,两张纸,两个字。两只手,两个人,一个名字。

 

“谢谢,小孩儿。我特别特别特别喜欢。”我大大咧咧的转头冲着他乐了起来,一边道谢一边在心里保证着一个星期内不再对他进行言语调戏。

 

“恩。”他的目光还是放在刚刚写好的字上不肯离开,面色微红,嘴角勾起。

 

“嗬,你俩还真是完全看不见我呢。”门口已经站了好半天的虎哥终于干巴巴的说了一句,然后踢踢踏踏的拿着饭菜进了厨房。

 

烊烊烊的作品被我磨着教国画的老爸给完好的裱起来,宝贝似得挂在了卧室的墙上。老爸对着那个大部分都是在易烊千玺引导下写出来的尔字赞不绝口,即使最后一笔有明显的瑕疵,也被他称赞道铁画银钩。

 

然后又背着手,盯着那个被我硬生生改出来的玉字思忖良久。“不是一个人写的吧?”

 

“啊,这个是我写的,差不多是我写的。还可以的吧?您不觉得除了这两横以外写的特别随性特洒脱特别有风格么。”

 

“恩,有风格。自成一派,野兽派。”

 

亲爹。

 

一月中旬的期末考试终于在我一边补着TFB的自制综艺和易烊千玺的各种舞蹈视频,一边马马虎虎的复习备考中过去,成绩一如既往偏科的严重。放假前的最后一天,我终于看完了b站上他的所有相关推荐,所有官方、所有饭制。模模糊糊的了解了他从刚刚出道至今的大部分成长历程。

 

对这个人了解的越来越深,心情也在不断的变化。不知道该不该称自己为他的饭,我把手机屏幕停在了他的百度百科上。先是认识本人,继而才转变为粉丝的过程总有些说不出的诡异。对他本就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终于又加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粉丝对偶像的崇拜,让我想接近他的心思更加复杂起来。

 

全校结业式的当天,高三在学校外的会场里举办了全年级的成人礼。那天户外的西北风刮得人鼻子不是鼻子眼儿不是眼儿,我终于不情不愿的穿了正装,化了淡妆去学校集体包办的仪式里成个人。

 

室内和室外的温差太大,加之典礼前半部分一直是各种年级主任、老师、再到学生代表官场式的演讲辞,内容冗长乏味让人实在控制不住昏昏欲睡。

 

直到坐在旁边的闺蜜用指甲把我掐醒之前,我的头一直都深深埋在胸前抱着的书包里不省人事的睡着。

 

“年级主任看你呢。”闺蜜目不转睛的看着舞台,煞有介事压低的声音从牙缝里传来。

 

成人典礼已经已经进入到了后半段的节目表演部分,刚刚诗朗诵完的一队人正在谢幕。“这乌漆麻黑的年级主任跟哪儿呢?”我抻了抻脖子,睡眼惺忪的张望着问她。

 

闺蜜不说话了。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台上,爪子突然牢牢的扣住了我的胳膊。与此同时台下的人群一片窃窃私语和小声的欢呼,我转回头看向舞台,想寻找骚动的来源。

 

台上,易烊千玺端坐在钢琴前。镁光灯下白色的衬衫好像发着光,侧脸安静沉稳。我第一次发觉,一个人的少年模样竟然可以美成这样。

 

他的手指抚上琴键弹出第一个音时,我听见自己被年级主任点名了。那妖婆探着身子把我从原本的座位上拎到了过道边儿。

 

“去后台帮着收拾花篮去。”

 

“我还想看节目呢老师。”我随意的敷衍着,眼睛死死粘在舞台上那个人的一举一动。

 

“你不是挺困吗?现在想看节目了?”

 

“就看完这一个我就去!”台下一声一声响着全是手机的快门,以及隔三差五爆发的几声尖叫。会场的一片黑暗里到处都是闪烁着的闪光灯。

 

“别跟我谈条件。去!”

 

我老老实实的拐进了过道旁边的安全出口,绕去后台。琴音从远处传来,不知道是什么曲子,却一下一下敲在我心上。妈个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特么在这儿苦逼兮兮的搬花篮儿。

 

舞台侧面的后台刚好可以看到正在演奏的那个人的背影。蓬松的头毛被灯光映出了一小片一小片的金色,肩膀宽阔,仅能看见一点点的耳朵轮廓已经变得通红通红。

 

几秒钟后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脑海中形成。

 

我从花篮上挑出几朵看起来水灵好看的花用丝带绑在了一起,在他演奏结束的时候走上了台。

 

第一次在这么强烈的灯光下近距离看着他,小孩儿脸上浅浅的泪沟显得整个人有些憔悴。一直紧紧抿在一起的嘴唇在看见我拿着花儿上台的时候张了张,眼睛惊讶的睁大。

 

显然他在准备谢幕前并没有想到中间会被我突然横插一杠。我尽量克制着自己不去幻想台下年级主任一副鼻子都气歪的模样,假装一切正常,背对着观众席微微一鞠躬,然后把手上的花束递了过去。

 

刚刚结束表演的人脸上还带着细密的汗珠,有点愣愣的接过了我手中的花。虽然脸上带着明显的不知所措,眼里却依然亮晶晶的发着光。在他弯腰鞠躬时,我轻声道:

 

“好听。也,好帅。”

 

不知道那句话他到底有没有听到。待易烊千玺直起身的时候,我已经跑下台,匆匆忙忙抄了一条和他不同路的近道回到了观众席。台下依然回响着热烈的掌声,没有人意识到刚才献花的环节本并未被安排存在。

 

“我操,你炸了。刚才那他妈是你?”椅子还没坐热乎,闺蜜就已经不管不顾的凑过来。

 

我任由她掐着我的脖子瞎晃着,整个人还处于神游的状态。


“我想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易烊千玺了。”

 

“是吧!!!!简直全能好吗,除了不会娶我他还不会什么!!!不会什么!!!今天太值了,从来没表演过的钢琴啊!!处女秀!!!饭圈要炸了!!”

 

我盯着依然放在台上那架刚刚被他的手触摸过的钢琴,心里更加复杂。

 

不知道该怎么向闺蜜表达,让我无数次动心的,似乎并不是他所擅长的各种各样的技能本身。不是视频里跳舞时的他,不是联欢会上弹吉他时的他。不是握着我的手写着书法他,亦不是双手落在钢琴上的他。

 

易烊千玺真正让人着迷的地方,是那些用时间和精力换取来的才艺,在这个男孩身体里所沉淀下来的东西。

 

是那些漫长的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是他跳舞时所能释放出的张力,弹奏乐器时会流露出的温柔,写字时会呈现的稳重和有力,甚至是和弟弟、妈妈在一起时表现出来的成熟男人的担当。

 

这些吸引着我的东西,没有经历没有阅历,便换取不来。

 

人们总说技多不压身。易烊千玺这些技能所带来的附加值,如同金子般镀在他的气质上。如此这般,我才曾觉得他的气息诱人。他的沉默寡言,好像也因此找到了缘由。一人若是巧舌如簧夸夸其谈,心中自然不会有重量。把思想和话语都放在心里人,才最最最能够落地生根啊。

 

我想起第一次在天台遇到时,他看着远方的眼神,那个让我起了好奇心并一发不可收拾的眼神。承受过什么没承受过什么,眼神总是会变的。这个已经远远超越了同龄人太远太多的人,眼里有一片属于他的,更广阔的天空。

 

也是从那日开始,我对他的感情,像是那道被两个人写出了框的墨迹一般,在心里疯狂的蔓延。


————————————————

没错我就是一个合格的千吹。


每天来催文的你们够了,我会得心里疾病的。顺便送上一个biang字和两张图激发一下大家看文的脑洞~(图3 cr:January_1128)


我千的小背影和握笔的手嘤嘤嘤








 

 

 


评论(112)

热度(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