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我千# 我没这么不要脸(6)

高三的元旦小长假并没有想象中的令人快乐。铺天盖地的练习卷子如龙卷风一样席卷而来,我和闺蜜已经窝在她家连续两天,携手奋斗其中。

 

说白了就是一起抄个作业。

 

终于划拉完最后一张英语报纸,我把所有练习、书本往地上一掀然后倒在了闺蜜床上:“我特么炸了。”

 

“咋的了你又?”闺蜜依然伏案奋笔疾书,看都不看我一眼。

 

“20道英语阅读,对完答案发现错了10个。”

 

“以你的英语水平,还算不错了。”

 

“我还没说完呢,我认认真真都改了一遍以后发现是我把答案对串了。”

 

“煞笔。”

 

“问题是重新再对一遍以后发现其实他妈还多错了4个,14个啊!!这学我不上了,咱俩种地去吧好吗。”

 

埋头赶作业的女人从果盘里挑了一个最大的苹果砸了过来。

 

我顺手接住,然后瞟到了摆在她床上的不得了的东西。“卧槽卧槽这啥这啥!!”我把她平平整整摆在枕头上的两个正方形枕套拿了下来。

 

“别瞎动尼玛,内是我命根子!”

 

闺蜜的两个命根子上分别印着一位小只得像个学龄前儿童一样的boy。不知道是什么时期的照片,一脸笑模样的易烊千玺还是个尖尖脸的单眼皮,小细胳膊小细腿,穿着一件领口格外大的白色短袖T恤。

 

“我的个妈呀,这才多大呀。”

 

刚才还一副臭屁脸不愿搭理我的人已经火速爬上床,从我手里夺走了两个枕套状的东西,宝贝似的贴在胸口。“刚出道嘛,可爱吧。”

 

“这变化也忒大了吧,现在完全长开了哎。”

 

“是吧~这颜值,艾玛呀嗖嗖的。”闺蜜双手托起枕套,一脸虔诚,然后对着上面就是一通又亲又蹭。

 

“你留俩一样的干嘛,给我一个算了。”

 

“美的你肝儿颤。绝版的,我今天才刚拿出来铺上,套都不舍得套还给你。我要和我宝宝在深夜里面对面呼吸~!”

 

“那你还是祈祷他们公司下次出一个这种形式的浴巾吧好吗。”

 

最后我还是在对闺蜜发动了长达一个小时之久的软磨硬泡后,拿到了一个小烊烊烊的枕套。在她的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一天一洗,两天一晒,睡觉时嘴不许对着嘴”这种规定下,终于小心翼翼的把枕套折好塞进了书包里。

 

不得不说某人那个小小的模样真的很招人疼爱。笑开的嘴里露出一排白白的小牙,眉目清秀,还不似现在的轮廓清晰。

 

似乎很少见现在的他像从前那样笑,开朗又纯真,而不是拘谨和内敛。这么可爱的图印在枕套上面,估计自己也舍不得拿出来用吧,只会好好的收藏起来而已。

 

日球,我到底为啥在干着和旁边这个脑残粉一样的事情啊。

 

元旦假期的最后一天,北京下起了大雪。今年的第一场雪,也是来的太晚了些。

 

微信的朋友圈瞬间被各种雪景照刷了屏,飞速的划着屏幕时目光停在了一句话上:初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我的脑海里闪过了一张羞涩的笑着的脸。

 

卧槽。我在想什么。目光不由自主的扫向角落里放着的书包,里面还塞着我一直没有拿出来的那个枕套。

 

易烊千玺不知道现在正在干些什么,到底在不在北京。是去舞社练舞了,还是在外地录制节目,我对他的消息一无所知。懒得去翻闺蜜微博的关注列表,在无数次更改字母大小写后,我终于找到了TFBOYS-易烊千玺的微博,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拗不过心里对他的一百个一千个好奇,默默加上了关注。

 

那人的微博还停留在10多天前发的几张弟弟的照片上。毛发都还未长齐的小孩儿有着和哥哥非常相像的鼻子和眉眼,以及那条辨识度很高的,小小的牙缝。

 

我开始认真的一条一条翻着他的过往。小黑屋背景,自拍从来不修,像素渣的要死,完完全全粗枝大叶的男孩子风格。每10条内容里8条会提到弟弟,其余是在不同的场景里写作业。

 

模范学霸居然还带弟控属性,简直了。粉丝们简直应该好好庆祝一下楠楠是个男孩子,要是把微博这位换成个妹控,不知道要羡慕碎多少姐姐妹妹阿姨粉的心。

 

大雪下了一夜也未见有要停的趋势,周一的早晨积雪已经快要及膝深。天蒙蒙亮,路上还没有什么行人,我踩在还没被脚印破坏的雪地里,脚下嘎吱嘎吱的响着。

 

从学校大门外看过去,校园里一片漆黑。没有一个教室亮着灯,连本该在传达室门口值周的年级主任都没有出现。

 

我是不是瞎了,今天是4号开学没错啊,咋校门都不给开。重重的晃了几下厚重的铁栅栏门,仍然没有回应,校园内一片荒芜人烟的样子。耳边又传来嘎吱嘎吱踩雪的声音,我回过神来张望。一身黑黄相间的羽绒服,带着帽子口罩的人向这边儿走来。


这是我第二次在校门口遇到易烊千玺。第一次的时候身处窘境,第二次依然身处窘境,只不过这回是两个人一起囧。我俩对着紧闭的校门面面相觑,全都一脸茫然。

 

“什么情况,丧尸入侵?”

 

他的目光往我这个方向动了动,却没有看我:“不清楚….”

 

几分钟后,传达室终于晃出了一个小保安,操着一口浓重河南口音的普通话:“弄啥嘞,停课了不招?”

 

“停课了!?闹我呢?高三居然也停。”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好消息搞得有点震惊。嘴上说着不愿意,身体却耿直得想跳舞。

 

旁边的烊烊烊同学低头打着电话,几秒钟后把手机递了过来。电话那边传来虎哥中气十足的声音:“你们两个傻叉,昨天通知停课的短信没收到??”

 

“我手机都停机好几个礼拜了好伐。”

 

“活该你白跑一趟。”

 

“滚。”我把手机递还给易烊千玺。他又低头说了两句,然后挂了电话。口罩和帽子的遮盖下只露出来的一双眼睛直愣愣的望向我。我还沉浸在学校停课的喜悦中,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

 

“二虎说,叫咱俩去他家呆会。”闷闷的声音从口罩下传来。

 

“啊?”我冲他挑了下眉毛,表示没有听清。

 

他伸出一根手指勾住上檐把口罩拉了下来,说话时嘴里呼出一股一股朦胧的白气。“二虎说叫咱俩去他家呆会,他家离得近。”说完又把口罩拉了回去遮住脸颊,眼神不安的四处看着。

 

“哎?那正好,你认识他家?”

 

旁边的人一下一下踢着脚边的积雪,然后用力点了下头。

 

“话说,你怎么也不知道学校停课。不会和我一样停机懒得充钱吧。”

 

他抬眼瞥过来,眼里尽是无语。迟钝如我都get到了那眼神里的潜台词:你以为我会和你一样堕落吗。

 

“那你咋不知道停课,虎哥没给你说?”我追问下去。

 

“说了。”他顿了好几秒,然后终于支支吾吾的答道:“我以为他逗我玩儿的…”

 

我没忍住发出一声嗤笑,后来干脆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傻是不是。”

 

虽然我也没什么资格嘲笑他。

 

虎哥的房间和料想中的一样,一片狼藉。我终于在无处下脚的地板上开辟出了一块足够放下三个屁股的天地。我看着易烊千玺脚上明晃晃的小黄鸭袜子有点儿想发笑,却在看见自己作为一个女生脚上穿着的、毫无趣味性可言的黑灰条纹袜子后又笑不出来了。

 

“打游戏吧来。大姐你上回在学校从我这儿顺走的游戏盘你用完没。”房间的主人咣的一屁股坐了下来,被压了一半的不知道装过啥的空纸盒子咔的一声扁了下去。

 

“用完了,正准备今天还你。在我那边儿书包里,你自己翻一下。你这儿乱七八糟的我也是不想动弹。”

 

虎哥长臂一挥拿过了我的书包,然后一通翻找。

 

“这是啥?”他从书包里拿出来一个白花花的东西。我还在为他刚才一个大动作带得扣在地上的两包饼干沉痛缅怀,直到他把手里的东西完全抖落开,再制止已经根本来不及。

 

妈个鸡易烊千玺的枕套。虎哥显然已经看清手里是什么东西,一脸惊呆状的看着我。我以同样的表情回应他,谁都不敢看坐在旁边的第三个人。

 

∑(っ °Д °;)っ  ∑( ° △ ° |||) !!!

 

在那漫长的三秒钟里,我觉得自己从脚后跟到头顶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烧了起来。尤其是,靠近某个人的那一侧。

 

“你不是说…..最近家里…..没有枕头用…..我,就…..”耳朵都快要冒出烟儿的我第一次发现自己语言表达能力如此之差。一通挤眉弄眼过后,虎哥终于弄明白了我的意思。

 

“啊…..我想起来了…..最近…..好像是…..没枕头用。”他一边说着,我俩一边同时机械的回头:旁边的床上端端正正摆着的两个无辜的枕头。

 

“给你…换一个用…..”

 

“啊,对……换一个用。”他维持着刚才僵硬的表情,眼睛开始慢慢往另外一个人身上瞟过去。

 

“…..喜,喜欢吗……”

 

“…喜,喜欢….”虎哥简直是一脸惊恐的回答我。然后惊慌失措的把那个所谓的“枕头”又塞回了我的书包里。

 

完蛋。这下成什么了,书包里随身装着写真枕套的变态学姐,走到哪儿睡到哪儿,睡到哪儿浪到哪儿。

 

我终于梗着脖子大胆的扭头看了看坐在旁边一直一言不发的人。易烊千玺有点尴尬又有点带笑的看着虎哥,虎哥一脸“我错了大姐头我对不起你再也不敢乱翻你书包了”的可怜表情看着我,我则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心里悔得肠子都青了的看着易烊千玺。

 

一直好像置身事外的那个人耳朵红得要滴出血,嘴角又忍不住的想笑出来。为了掩饰自己,只好低着头垂下眼睛,假装对着自己的袜子出了神。

 

“我从我闺蜜那儿拿的。就,就觉得挺好看的。忘了从书包里拿出去…”我终于架不住他那种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乐什么的表情,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事实。

 

“恩,我知道。”他也终于抿着嘴轻轻笑出声,嘴角依然那样微微下撇。

 

妈个鸡头一次觉得自己也是蠢透了。

 

这一场简直让人折寿10年的尴尬终于在我用眼神狠狠的剜了虎哥1分钟后,他架不住我的攻势主动请缨去楼下买饭上来而告终。房间里只剩下我和烊烊烊同学两个人。

 

为了给自己快速散热,我开始踮着脚尖在房间里转悠起来。然后发现了摆在桌子上的两三张宣纸和笔墨。

 

“这家伙还练字呐!?”我惊呼出声。

 

刚刚和我一起站起来的人走过来看了看,回答我:“不是。这是我上次带过来帮家里写字放在他这里的。”

 

“你会写毛笔字?”


呃,又大惊小怪了。易烊千玺众多“千奇百怪”的技能里,写毛笔字应该已经算是稀松平常的才艺。

 

“会。”他伸出手,抹了抹桌上的宣纸。手指修长有劲。

 

“我去,你写一个给我吧。我好几个月伙食费就有了。”

 

旁边的人没吱声,一只手握着毛笔,笔杆敲着纸边。虽然心知他可能会拒绝,但还是又厚着脸皮问了一句:“开玩笑的。能不能写个字送我,我收藏。”

 

“你想要什么字?”他侧头看着我,边说边整齐的挽起两边的校服袖子。然后,单手撑在桌子边缘,小臂上青筋立显。

 

“啊?认真的?”我心中一阵狂喜。“卖钱也没事?”

 

易烊千玺又无语的看了我一眼,眼里带着“能不能不要老逗我”的责怪。

 

“玩笑玩笑~珍藏还来不及。我们烊烊烊学弟的墨宝,那就给写一篇出师表吧!”

 

他嘴角撇了下来,两个梨涡却很明显。再次侧头静静的看着我,等着我收回刚刚说的句话。“纸才这么大,而且是这种笔号,怎么写那么多字。”

 

我心里憋着笑。“哦哦,我这不是想让你多写点儿嘛….才能多欣赏欣赏,珍藏才有价值。”

 

“最好是一个字,‘福’那种的。”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一个字啊。”

 

“恩。”握着笔的手悬在空中等着我思考。

 

“那就…….biang biang面的biang吧!”

 

 ————————————————

有兴趣的童鞋可以去查一下这个biang字嘿嘿嘿嘿嘿

陕西小吃biang biang面~


这次更的多长嘤嘤嘤...因为无意中看到有人在评论里说我一个多星期才更新一次,掉进坑里要后悔。赤果果的污蔑好吗!顶多三天!


希望你们心疼一下每天需要抽出24小时和千哥谈恋爱的lo主好吗?好的!

评论(143)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