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我千# 我没这么不要脸(4)

路人粉也有路人粉的福利啊。

 

我眯缝着眼睛看见他又重新把耳机塞好,身体跟着音乐轻轻打着节拍,手上随意的比划着舞蹈动作。

 

这是准备要来一段了么,我心里有点儿小激动。窃喜之余想着要不要偷偷从背后录一段下来拿回去给闺蜜看,完全足够胁迫她帮我打一个月的饭。

 

枕在脑袋下面的手被压得直发麻,半天动不了。在我努力的想要活动活动关节去掏手机时,看见他拉开了校服的拉链,把上衣脱了下来。

 

我其他部位也动不了了。

 

小婊咂你原谅我,这段我就不录给你看了。

 

虽然北京早已入秋,但午后的太阳依然很大。全神投入在自己世界里的人时不时用手揪着衣领来回扇风,而我则悠闲的躺在一旁想象着他此时的神态:头帘和鬓角应该早已被汗水打湿,神情专注认真,带着一丝丝小小的性感。幸好能看见的只是一个背影,要不自己可能会被直接圈饭。

 

想来是黑色的衣服太过吸热,当他双手抓着两边衣角作势要脱掉的时候,我已经完全傻掉。帽衫里露出黑色的小背心,我脑海里开始飞快的闪过当初闺蜜安利我时给我看的舞蹈视频。

 

简直要一口老血喷出来。

 

我张了好半天的嘴却说不出话,易烊千玺却似乎终于想起身后还有我这么一个大活人,衣服撩到一半时停下了动作。他慢慢的转身盯着我,双臂还停留在脱衣服的动作上。见我正目瞪口呆的也回盯着他,阴森森的说了一句:

 

“你这么看,不怕被裱么。”

 

不怕被裱么。

 

被裱么。

 

裱么。

 

么。

 

我腾的一下惊醒。我操,是梦。

 

阳光突然刺进猛睁开的眼睛里,我感觉大脑被晒得昏昏沉沉。心有余悸的想起闺蜜以前给我普及的她们饭圈种种可怕的行为:“稍微一个不留神,就会给你裱到妈都不认识。”

 

脑袋依然在发懵,我坐起身茫然的寻找梦里那个身影。烊烊烊同学已经不在原地,而是像我一样双手枕在脑后,一腿曲起一腿伸直,姿势潇洒的躺在了另外一块草坪上,脸上盖着脱下来的校服,草地旁边放着整整齐齐缠着耳机的iPhone。

 

我终于回过神来,然后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衣服下能看到已经睡着的人呼吸时轻微的起伏,露在校服外面的头毛软趴趴的扫在草坪里。呵呵,又不是嫌弃我抖落他一脑袋草渣的时候了。

 

我鬼使神差的蹲下身,伸手把他挡在脸上的校服往下扯了扯,一副精致又好看的眉眼映入眼里。平日里严严实实挡在额头的刘海儿微微分散,两道英气的眉毛隐隐约约显现出来。

 

眉心中央的一颗小痣,右侧脸颊上的一道小疤,这些在屏幕里很难观察到的细节,在这样近的距离下面也都一一呈现。

 

为什么….会让人….有莫名的苏感。

 

我盘腿坐在他身侧,默默端详了很久。妈呀,明明是一个不需要任何技能也能靠脸吃饭的家伙,居然还自带那么多外挂,让我们这些渣渣如何苟活。

 

我在下课的铃声快要响起之前,默默的给他的耳机打上两个死结,然后走出了天台。

 

 

自那以后我一个星期没有见到易烊千玺。直到虎哥贱兮兮的凑到身边问我咋不关心关心小朋友时,蠢蠢欲动好久的好奇心才终于战胜了羞耻心。

 

“还用问吗,难道不是去外地录mv了?”

 

“NO NO NO。这次不是mv,是电影的干活。”

 

“卧槽,两栖发展啊。”

 

“打响知名度嘛。”

 

“他演技行吗…不会上去就跳跳舞吧。”

 

“你这话说的。人家早就演过好多电视剧了好不大姐,没看过?”

 

“没有。”

 

“你还是转学吧,发发善心把这种跟和明星同校的好机会留给别人。”

 

“….去你大爷。”

 

空虚寂寞冷的闺蜜也终于在一个星期没有舔到真人后发动了大招。“周六是我儿子生日,陪我去接机吧亲爱的,我一个人不敢去。”

 

“卧槽周六要补课的姐姐,我不是那逃课的人。”

 

“你滚粗。周六的课你算算从开学你去过几节。”

 

“我不管,这周六的我一定要上。”

 

“12月的漫展我陪你去!”

 

“哦,逃那么两节课好像也没什么。”

 

于是在11月28日的早晨我终于丢失了睡眠。

 

红眼航班,清晨落地。早上不到六点就已经和闺蜜站在航站楼大厅的我,从汇合的地方到机场将近2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脑海里都在闪过各种各样吐槽的弹幕,真真悔不当初。周六好好在学校补觉的日子我到底为啥困得和翔一样来机场凑粉丝们的热闹。

 

随着落地时间的临近,C出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谁是粉丝谁是路人,一眼就能够分辨。大多数妹子手里都攥着从外观看就各种高端的拍照设备,三五成群,镜头已经稳稳对准出口。闺蜜很快就和几个在饭圈里认识的妹子认了亲,干干净净的把我忘在了脑后。

 

不知道该干嘛的我只好清闲的坐在不远处的咖啡馆,老神在在的喝着饮料,以至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易烊千玺已经出现。抬头时人群正在快速移动和围拢,等我追过去时已经被落下好远。

 

这阵势,也是可怕了点。没有人大声尖叫吵闹,只有咔嚓咔嚓的快门声音,偶尔还会夹杂着几声“千玺,千玺生日快乐。”我像个完完全全的局外人,在人群外围跟着走,根本看不见那个被包围在中心的人。

 

真是被震慑到,等在出口的人群像是忽然翻了好几倍一样涌入通向地下车库的长廊。我想起了那些闺蜜经常在微博转发的机场美图,一张好看的照片背后原来还隐藏着这样的心酸_(:з)∠)_

 

“啊啊,对不起。”身后有人重重的撞了上来,是个带着口罩的妹子。想来也是没有挤进包围圈,只好远远的跟着。她看了看我又不好意思的说了句抱歉,耳朵上一对千纸鹤形状的耳坠一晃一晃得。

 

“没事。没挤进去?”我随口问了一句。

 

“哈哈哈,其实是太怂了。你也是粉丝?”她减慢脚步跟我并排走着。

 

“不算粉吧,跟闺蜜来的。”

 

“看你也像是学生,我都大四毕业啦。”

 

“哈哈,我听闺蜜说了,圈里好多姐姐粉。”

 

“啥姐姐粉,都是老阿姨了。马上要去英国读研了,走之前最后来看看他。”

 

我侧头看了看旁边的人。口罩上方露出的眼角下有颗明显的泪痣,眼神一直跟着易烊千玺前进的方向。即使挡去了大半张脸,也能感觉到她在笑。

 

“我往前走走看看,最后一次了不能看不见吧。”

 

“好,加油~”我冲妹子摆了摆手,看着她往前跑去的背影,又看了看被挤得水泄不通一个人都动不了的扶梯,决定还是从旁边逆行下去。

 

扶梯终点也都是早早等在那里拍照的粉丝,低处拍高处,角度刚刚好。我回头向后方瞄了一眼,依然没有在人群中get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不得不说粉丝们都是真爱啊。

 

我绕过人多的地方,一个人走进了地下车库的大门,送到这里应该差不多了吧。看了看停在一边的估计是来接烊烊烊同学的私家车,我倚在门边心不在焉的等待闺蜜出来与我汇合。

 

塑胶门帘被撩开时,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易烊千玺一脸严肃的神态在扭头瞟见我的一刹那明显僵了一下,脚下的步伐顿了顿。

 

哎?这和剧本里的不太一样啊,怎么是你小子先出来。

 

我也发楞的回望着他,那一瞬间不过是两三秒得时间,我却想了很多。

 

卧槽怎么是你。

卧槽会不会误会我是粉丝。

卧槽以后怎么解释。

卧槽他还愿意和我说话么。

卧槽我今天有没有洗脸啊。

卧槽严肃的样子好他妈帅。

 

“生日快乐!”最后我终于找回神志,飞快的挤出四个字道。大批的粉丝很快又涌了上来,他在保安和人墙的簇拥下继续快速向前走去。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楞了很久。

 

后来几个星期的周六里,易烊千玺都没有出现在学校的天台。我作为生日礼物准备的《育儿500招》也迟迟没有送出去。

 

看着天台门上扣着的大锁,心里有莫名其妙的失落感涌上来。那家伙,该不会是忘了怎么撬锁吧。我躺在草坪上胡思乱想着,身后的铁门稍微有些动静都会忍不住回头观望。可惜那个人却一直没有出现。

 

周一到周五一直明明都有来上课,说明不是有活动。也许真的是接机那天被看到,认为我是粉丝,想故意接近自己了吧。越是这样想越是觉得尴尬,所以即使平日里在楼道偶遇到他和虎哥,也只是装作看手机的样子避免正面接触。

 

我烦躁的在地上翻来覆去,就是找不出一个舒服的姿势睡觉。郁闷的想了很久觉得这件事需要解释,可是又根本无从下手,因为我丝毫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也许人家就是不想来了呢。

跟我到底是什么身份,是不是粉丝,根本没有关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烦。”

 

我猛的从草坪上坐了起来,气急败坏的给虎哥zhuai了一个电话过去,打算旁敲侧击的问问易烊千玺最近到底在干嘛。

 

“有何贵干?”虎哥的声音从电话那头远远传来。

 

“你给老子大点儿声。”

 

“有~何~贵~干~”他故意拖了长音,重复了一遍。

 

“你在哪儿呢?”

 

“家呢。”

 

“没出去浪?”

 

“没有啊,怎么,你们高三不补课了?”

 

“补。补我也没去。”

 

“都快期末考了你这样好吗。”

 

“就跟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一样。”

 

“老子现在就在补习好伐?”

 

“我去。逗我呢。”

 

“逗你我吃一斤翔。”那边接着传来细碎的磕碰声,然后声音又远远传来,“哎哎,老师,你来说句话。说一句,她不信我。哎呦就说一句,你真没劲。”

 

“你老师不会是…”

 

“易烊千玺啊。”

 

“大哥。”

 

“免费的昂哈哈哈哈哈。这几个双休日他都在我家。怎么,想人家了?”

 

我一颗悬着的心突然落了地。不管他心里对那次在机场看到我有没有芥蒂,这几周没来天台也是有了缘由。烦闷了半天的心情也跟着明朗起来,听到虎哥没心没肺的调侃也没有像前几次一样噎回去。

 

“想啦想啦,我们烊烊烊又帅又可爱,谁不想。”

 

“呵呵呵呵。”电话里传来他故意掐着嗓子嘲讽的笑声。

 

我没理对方的故意挑衅,继续说道:“卧槽我之前还做梦梦见他在天台跳舞太热然后把衣服脱了,我差点鼻血喷满地。”

 

“大姐。”

 

“怎么的?就是梦而已,又不是真的。你别跟他乱说就好。”

 

“不是。”虎哥的声音憋着笑,“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开着外放呢。”

 

 ————————————————


大家看到《偶遇》的女主了吗2333333

评论(88)

热度(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