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我千# 我没这么不要脸(3)

五分钟过去了,我和易烊千玺依然隔着天台门上那块还没一本物理书大的玻璃窗大眼儿瞪小眼儿。

 

然后他把自己的手机贴在了窗户上,屏幕上显示着几个大字:“教我开锁。”

 

我学着他的样子也在手机上打下一句话:“给个签名,我就告诉你。”

 

玻璃窗外的脸明显不情愿的扁了下嘴:“现在是你在里面,我在外面。”

 

哦。

 

我要过了他手机号,老老实实把自己的“绝学”教程贡献了出去。外面的人叮叮当当的鼓捣了几分钟后,门终于被打开。“学挺快嘛小伙,我叫你一声二师弟你敢答应嘛。”

 

“不敢。”大约是以为我没有在正眼看着他,小孩默默的摆出了一幅无奈又嫌弃的表情。

 

“我擦,你那是什么表情。”

 

他没有理我。低着头毫无先兆的笑了一下,两个小小的梨涡一闪即逝。

 

自那以后我又很无赖的给烊烊烊同学换了一个称谓,每每在楼道里撞见时都会热情的上前打招呼:“Hi~恩公!”

 

恩公则总是一脸“对不起我不认识她”的冷淡表情以回应我。

 

不知道是因为这一两次相遇的机缘巧合,还是因为他本身就带着明星的光环,我开始忍不住格外的注意他。

 

真是个模范好学生啊。看着他站在领操台上认认真真做操的背影我不禁感慨起来,好像在节目里被队友说过好几次是学霸来着。又要当明星又要读书,居然能够一直坚持下来,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相比之下我这种学渣,光是要兼顾两门不同的学科就已经力不从心。

 

有时课间从他的教室路过,也会习惯性的往里一瞥。看看这个出名的学霸是不是休息的时间里也在学习,还是像个活猴似的和基友打闹。可惜我偷看中的十次有九次,都是和虎哥的那一张大脸对上眼。在他庞大身躯的掩护下,坐在同桌的烊烊烊同学也是连半个边儿都露不出来。

 

终于又一次在小心翼翼的往教室里张望,却依然看到一张笑嘻嘻的饼脸时,我爆发了。在窗户外一个劲儿的冲一脸迷茫的虎哥来回比划,做出左右扒拉的手势示意他躲开一点让我看看易烊千玺。

 

虎哥不知是真看不懂我的肢体语言,还是成心想让我着急,一直一脸傻笑的作出搞不懂我想表达啥的样子。

 

一分钟后我终于意识到他的确是在驴我,然后龇牙咧嘴的竖起了两根中指,想着等哪天他敢踏出教室了一起秋后算账。

 

结果表情都没收拾好,就在转身时看见了从两米开外的地方正迎面走过来的易烊千玺。黑色的卫衣帽子从校服领口处翻了出来,上衣的拉链依然规规矩矩的一直拉到领口,不同于学校里那些喜欢只把拉链拉到一半,整天“袒胸露乳”的男生。

 

突然间心脏好像在胸腔里剧烈的撞击了一下,我很快收回了手上的动作,故作淡定的抬手打起招呼:“嗨~恩…呃,烊烊烊。”

 

他抬眼停下脚步,嘴角有些下撇。

 

真实生活里的易烊千玺总让人觉得和屏幕里的他不大一样。除却皮肤更黑一些,五官更精致好看一些,最大的区别似乎在于身上的气息。每次这个人不说话的时候,周身的磁场总让我觉得….如何形容呢….摄人心魄。

 

好像又夸张了一点。但确与在跳舞时充满爆发力的他所带有的随性和掌控力完全不同,有种…莫名的诱惑。

 

我头一次站在原地有点不知道继续说点什么好,自己这是算被圈饭了吗。

 

并没有。

 

烊烊烊的同学的高冷气场被一个从后面大力扑来然后勾住他脖子的男生破了功。被压弯了腰的人脸上露出窘迫的表情,费力的想要挣脱基友的魔爪。

 

“快快快,趁还没上课再来一局。”男生啪的在易烊千玺金贵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声音清脆,然后风风火火的跑进了教室。

 

耳朵开始隐隐发红的人重新站好,不再像刚才那样面无表情。一双不知道看哪儿好所以又垂下眼睑的眼睛眨动的频率变得很快,重重地吸了下鼻子后终于对着我开口,声音轻的快要听不清:“你来找二虎吗?”

 

“没,没。”我顿了一下,“啊…就是找他。不过已经没事了。”

 

“哦。”他轻轻挠了挠鼻子,没有再多说什么便走回了教室。

 

自从被发现我非常频繁的关注易烊千玺以后,虎哥开始时不时的调侃和打趣我是想老牛吃嫩草,高三学姐痴恋高一小学弟。信誓旦旦的在我面前扬言自己绝对不会帮我套近乎帮我打探消息以后,又贱兮兮的隔三差五向我汇报他们班哪个女生又去问千玺的手机号了,哪个女生又托他转交礼物了。

 

我说老子对这些没有兴趣,就是想瞅瞅他而已。

 

他说我看你总有一天会有兴趣的。

 

这句话几天后就打了我的脸。有“兴趣”的背后是闺蜜央求我向虎哥打探万花丛中的明星学弟平时都会收到粉丝或者女同学什么样的礼物,又喜欢收到什么样的礼物。

 

“啊?他要过生日了啊。”我问了一句。

 

“是啊。我不说了好几遍了么,11月28号。”

 

那没几天了。我要不要也送点儿什么,好歹在学校有过几次交情,况且和虎哥关系也不错。可是自己一来不了解饭圈,二来不了解他本人,三来没钱,四来第三条是重点中的重点。

 

“易烊千玺喜欢什么啊?”我犹豫再三终于把这条信息发了出去。

 

虎哥很快回了过来:“呦。要下手啦?”

 

“滚,我帮朋友问的。她想送生日礼物。”

 

“哈哈,没问过他啊。男生喜欢什么就喜欢什么吧。”

 

“滚,你这说了和没说有毛线区别。”

 

“你咋那么凶。”

 

“我想想,你觉得他需不需要美白产品。”

“或者剃须刀?”

“要不然剪刘海儿的那种平衡仪,我觉着他用得着。”我猫着身子趴在课桌底下连发了好几条语音过去。

 

几分钟后那边的回复过来短短的四个字:“我不需要。”

 

干,卖队友也是够了。

 

我细细思考了一下,删掉了刚才匆匆打上的“送一个防毒面罩让明星在机场带是不是不错。”然后重新打上几个字:“你要不要《育儿五百招》?”

 

那边再也没有搭理我。

 

后来的几个周六,总有个人在我去天台睡觉之前就已经把门打开。易烊千玺背对着我趴在远处的栏杆上,脑袋上几缕软软的头毛随风摆动。很少见着他的背影,我在门口静静的望着。

 

男生的肩膀很舒展,双臂支撑在围栏上,一只脚依然习惯性的轻轻踢着墙角。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总感觉好像能够透过他的校服隐隐约约看到背肌。

 

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猛地在他身后大呵了一声:“嘿!”

 

毫无反应。

 

操。又带着耳机。我顺手扯掉他的耳机线,站到了他旁边:“小孩儿,长本事了呀,学会开锁了昂。”

 

他慢慢扭头看了看我手里的耳机线,又看了看我。轻叹了一声:“再被你扯几次就要断了。”

 

“断了我赔你就是了。学校门口小卖部耳机线5块钱两米,说吧,你要几块钱的。”

 

他一脸无可奈何。

 

大部分在天台相处的时间里,两个人都只是沉默的站着。当然也不排除他沉默的站着,我死猪似的睡着。但总有时候我控制不住的想开口跟他说点什么,所以经常造就了我一个人在旁边絮絮叨叨,另外一个人避重就轻言简意赅的慢慢回答的局面。

 

“烊烊烊,你们班是不是好多小妹妹暗恋你啊。”

 

“我也不清楚。”他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下,依然低着头玩着手里的耳机线。

 

“别装了,我路过你们的时候老看见有小姑娘围在你座位旁边啧啧啧。我们烊烊烊学习好长得帅又全能,多招人喜欢。”

 

他瞟了我一眼,小动作变得多了起来。看着他又出现局促的小模样我心里有微妙的得意。

 

“不然我教你勾搭妹子吧。”

 

“不用。”似乎被我挤兑的越来越不好意思,旁边的人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楼下的花园。不断的把双臂撑直又弯曲,身体跟着前后来回摆动。

 

“哎你别不好意思啊。迟早的事儿。”

 

“还是,二十岁以后再说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易烊千玺你认真的嘛?人生的缺失啊!你咋那么害羞。”

 

他不自觉的一只手抚向衣角,默默拽了好几次后依然没有松开手。

 

我不再坏心眼的调戏,找了个晒得到太阳的位置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咋总想逗逗他呢,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理作祟。我闭着眼无聊的想着,或许因为不是粉丝,所以少了一份崇拜?

 

我想起了课间里偶尔会出现在他教室门口来要签名的妹子,面带羞涩,手里紧紧攥着纸和笔,在楼道里相互推搡着却谁也不敢上前。还有偶尔会在放学时间鬼鬼祟祟等在学校门口的,看起来年龄大一些的粉丝。远远的站着,不停向学校的大门里张望。等易烊千玺真的出来时,却又毫无动作,直到看着他走远,几个人才突然作出激动的表情,一脸满足的欣喜。

 

我开始有点庆幸自己并不是他的粉丝,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走近他接触他。能够用平常的心态把他当做生活里的人,结识交流,建立信任。

 

而那些在舞台下爱着他的人,总是心怀敬畏的吧。就如同真的在暗恋某个人一样,不敢靠近不敢打扰,有些卑微却很纯粹。始终怀揣着那个人太过于美好,自己冒失的出现或许会为他蒙尘这样的心思,默默的、平淡的喜欢着。有时会叹怨彼此之间的距离太过遥远,有时会对那个人所遭受的挫折无能为力。为什么我不是你生命里重要的角色,甚至都算不上过客。

 

我,总想给你最好的。

可是,却够不到你啊。


评论(88)

热度(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