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我千# 我没这么不要脸(2)

老远看到校门口那个穿着类似旗袍一样衣服的人时,我双腿一软两眼发黑。为什么我的人生总有这么多意外,回回迟到都要碰到年级主任值周。

 

赶紧装作很急的样子,我一路小跑过去。可惜小伎俩并没有奏效,还是被那个可怕的女人拦了下来。

 

“你第几次迟到了?”

 

“第一次吧老师。”

 

“再说。”

 

“我也…不记得了。”

 

一本值周记录被塞在了我鼻子底下。除了最新的一页上一连串的签着我的名字,前一页的记录也隔三差五的被我承包。我郁闷地想起高三年级的规矩:如果迟到太多次,要被停一上午的课,然后劳务惩罚打扫整个楼层的卫生。

 

“知道该干嘛了吗?”年级主任把本子从我眼皮下拿开,往外走了几步准备拦下远处又一个走过来的迟到学生。

 

那男生走近时我才发现是连校服都没穿的明星学弟。我站在原处没有动窝,带着一点点幸灾乐祸的心思等着他走过来也被那妖婆记一笔。

 

烊烊烊同学的脑袋上还有几撮头毛软软的翘着,身上穿着我叫不出名字的潮牌,低着眼状似没有睡醒的样子。走到我和年级主任身边时默默抬眼看了看我,抿了抿嘴,神态淡定没有任何表示。

 

他站在一旁小声跟那妖婆说了些什么,拿起笔在记录本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就被放进了学校。我大跌眼镜,然后在心里默默骂了声娘。这也太太太特么的偏心了,有明星光环也是了不起。

 

“你怎么还不走。”

 

“凭啥就罚我一人啊老师。”

 

“人家公司里有工作所以来晚了,你有公司吗?”

 

“没有。”

 

“那你还愣在这儿干嘛?”年级主任狠狠地斜了我一眼。

 

我小心翼翼的盯着她手上的本子:“能不能把这本记录给我啊老师。”

 

“上面全是自己名字知道丢脸了?”

 

“不是,我就是想要易烊千玺的签名。”

 

于是我被多罚了一个楼层的值日。所有同学都在教室里舒舒服服上课的早晨,只有我一个人在楼道里吭哧吭哧的拖地。

 

路过他的教室时,我稍微往远站了站,从楼道的窗户偷偷往里看。虽然已经换上了校服,坐在全都一模一样穿着的学生中间,但还是一眼就被我锁定。那一瞬间里我突然领悟到了为什么这孩子如此受欢迎,真人身上所带有的那种安静又内敛的气质,方圆两米内任凭是谁都会被牢牢吸引住。

 

小孩低头认真的听着课,细碎的头发微微遮住了眉毛。侧脸的轮廓棱角分明,山根很高,鼻尖有点翘,双眼皮在刘海投下的阴影里也十分明显。

 

我好笑的注意到他斜后方的女生一直单手托腮,胳膊支在课桌上一脸痴傻的望着自己偶像的背影。闺蜜要是跟他一个班,估计也是这副煞笔德行。我掏出手机准备把这一幕照下来回去给她看看自己的情敌。

 

咔的一下,几面大玻璃反射回来的白光直接给我晃瞎。

 

操,忘了关闪光灯。教室里刷刷刷十几束目光一下全都向窗外聚集过来,我赶紧蹲下身躲在墙角下,心里叫苦不迭。由于不敢再明目张胆的站起来,便只好蹲着身子一步一步的蹭着地往前走,十几米的距离却感觉自己蹭唧了几十分钟才终于挪动到了完全不会被看到的地方。

 

大松了一口气的我根本不知道教室里的十多号人一直眼睁睁的注视着一个高高立起的墩布把儿在楼道里自己慢慢的滑行了过去。

 

除了那两次在天台和在校门的相遇,我发现自己和烊烊烊同学一直非常有缘。同时出现在办公室里的时候,他是去帮老师批试卷的,我是去补作业的。同时出现在操场领奖台上的时候,他是去领操的,我是上去当着全校的面儿念检查的。甚至同时出现在广播里的时候,人家都是点名被表扬的,我是被通报批评的。

 

同样都是爹娘养的,差距咋就那么大。

 

这句话也常常被闺蜜挂在嘴边:“同样都是一个学校的,我怎么就特么碰不见他!”同时一边说一边还要对我施以拳脚。

 

所以虎哥那天笑嘻嘻的过来八卦我时,我觉得心里很苦。

 

“哎,我听千玺说他这几天老碰着你哎。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想引起我们小千的注意。”

 

“你可拉倒吧。我还不想被他的三千粉丝吊起来打然后陈尸操场。”

 

“哦?是嘛。他还问过我你叫啥来着。”

 

“啊?你告诉他啦?”

 

“说了啊。他说哦就是那个广播里被通报批评的那个啊,名字普通人倒是挺奇葩的。”

 

我在一边默默脑补了一下那人一脸淡淡的表情漫不经心地吐槽我。然后气哼哼的开口:“四字名字了不起了噜,你跟他说我其实姓甲,名乙丙丁。”

 

周六再次在天台上遇到易烊千玺时,我正在无聊的往楼下路过的学生脑袋顶上扔巧克力豆。他走过来无语的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带着责备。

 

“干嘛,你要告发我吗。”我扒着栏杆往下瞅,同时用余光悄悄注意着他的反应。

 

“没有。”他顺着我看的方向,也探出头去。

 

我瞅准机会用力把一个巧克力豆向刚刚从楼道里走出来小葛砸去,正中后脑勺。见小葛回身要往天台上看,我猛的蹲下身躲在了围栏的墙后。旁边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探在外面的半个身子僵在了那里,几秒钟后才想起往后退了一步。

 

我笑嘻嘻的看着他。

 

他更加无语的扭头看着我,耳朵慢慢的红了。“被看到了…”他慢慢的说了一句,语气有点委屈。

 

我已经坐在地上乐不可支:“没事儿,你不是好学生嘛。不会被骂的。”

 

“你可真行….”被我摆了一道的人即无奈又无计可施,只好一言不发地从兜里掏出耳机塞进了耳朵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会吧,生气啦?你咋这么逗。”

 

我盘腿坐在草坪上抬头仰望着他。刚刚被班主任冤枉了的小男生耳朵依然红红的,柔软的头发在阳光下面发着光。

 

“哎哎,烊烊烊。”

 

他没有理我。

 

“烊烊烊!”我放大了声音。

 

他终于抬眼看我,眼里依然带着被我给欺负了的责备。

 

“我说,别听歌了,来跟我聊聊天。我不会给你的粉丝爆料的。”

 

我伸手准备第二次扯下他的耳机,被他敏捷的侧身躲开了。“你要说什么,我听得见。”他戒备的望着我。

 

“好吧。”我直接往后躺在了草坪上,“随便说点什么都行。最近你们组合是不是没什么活动?我闺蜜可喜欢你,她说最近都要得相思病了。”

 

“没有什么大的活动。王源儿闭关了,公司就没安排太多。”

 

“哦,这样。话说,你能不能给个签名,我送给我闺蜜。”

 

“公司不让随便签的。”

 

易烊千玺真人说话的声音低低的,吐字有些慢却很清晰,声线温柔。我躺在草坪上,阳光隔着眼皮依然刺进眼睛里,让人觉得睁不开眼。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闭着眼睛不停抛出一个一个问题,他也耐心的回答着,语气并不敷衍却也不会多说。周围的一切都很宁静,我眯起眼睛看了看坐在旁边的人,安静的气息好像也融入到了周围的静物里,倒是显得只有我话多又很聒噪。

 

被学校的铃声吵醒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睡了一小觉。易烊千玺还坐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手里的手机。

 

我一个咕噜站了起来,一边蹦哒着一边掸着校服上的灰尘,结果抖落了还坐在地上的人一脑袋草渣。他头都懒得抬,只抬眼甩了一个嗔怪的眼神给我。虽然又羞涩又可爱,却加剧了我总想欺负欺负他的冲动。

 

报应总是来的太快。当我准备离开天台回教室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唯一的入口被人从外面给锁住了。我回头惊恐的望着站在远处的人,那人却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回望着我。

 

“我挂在门上的锁呢??”

 

“我挂在门外了…”他有点紧张的说道,“进来的时候碰掉了。就顺手…”

 

“卧槽,我读书少你可别诓我。”

 

他抿着嘴没有应声。

 

“妈呀我的烊烊烊大人,你可真是猪队友。估计哪个手贱的看天台的门开了就又给锁上了,也是够寸的,按理说平时都没人会路过。”

 

走过来查看情况的人此时站在门前有点发愣,一脸呆萌。

 

我叹了一大口气:“打电话给老师估计咱俩都要玩儿完,给同学他们又不会翘锁。你说咋整。”

 

“没事…回头就跟老师说…是我打开的吧。”

 

“妈呀看不出来你还挺靠得住。”我半嘲讽半好笑的吐槽他,“有我在的犯罪现场,这瞎话编出来谁信啊。”

 

他的脸慢慢的红了,表情有些局促。我不忍再呛他,开始摸索着有没有可能从天台过道的窗台上翻到对面的长廊里去。

 

跟他说了我的想法,好好学生有点不可置信的望着我。“我翻出去帮你从外面把锁翘开。不过我要是掉下去死了,记得告诉爸妈我爱他们。”说完这句,我已经把着天台过道外侧窗户上方的水管迈到了围栏上。

 

“你下来,我来。”易烊千玺攥着围栏轻轻拽了下我的裤脚。

 

“得了吧。你要是出点儿什么事儿估计都要上头条了,我可担待不起。”

 

“你下来。”他语气很坚定。

 

“大哥你再碰我我就要摔下去了。”

 

他赶紧把手收了回去,我开始一点一点往对面挪动。为什么我的人生总这么苦,我瞟到还在天台傻傻站着的人一脸担忧的表情,突然又恶从胆边生。

 

“啊!”假装一脚踩空,我大叫了一声。明显被我吓到,他的眼睛倏地睁大,骨节分明的两只手都紧紧的握在了围栏上。

 

“哈哈哈哈哈哈,吓唬你的。”

 

他眉头一下皱起来,“能不能别开这种玩笑。”

 

“知道拉。”我一脸计谋得逞的样子正准备接着往前蹭,却真的单手一滑,整个身子向外倒去。吓得我赶紧又抬手牢牢抓住水管,然后战战兢兢地往下看了一眼。

 

妈妈呀!我不翻了!

 

楼下花园里缩小了好几倍的花花草草终于提醒了我这是在10层高的天台上,掉下去估计可以直接做肥料了。

 

我哭丧着一张脸回头望着他。


“你回来,我来。”

 

“你来,我怕死TTATT。”于是我又怂怂的翻了回去,总共才跨出去不到四分之一的距离。

 

易烊千玺的小臂看起来很有力量,我没心没肺的站在一旁盯着他胳膊上的青筋,完全把担心抛在了脑后。他一步一步地踩着窗台,动作很灵活也很稳健。在远处看着他从发际流下来的汗珠一直从脸颊滑落到紧抿的嘴角旁,然后顺着脖子没入衣领,我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也说不清是被吓的还是被帅的。

 

这就是男友力啊我去。

 

终于他松开一直紧紧抓着的水管,一个有力的跃步,便从窗台跳进了天台对面的长廊里。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高高兴兴地冲他比了一个点赞的手势。

 

对面的人脸上有点小小的得意,腼腆的笑了起来。两个梨涡可爱动人,萌得我直想站一分钟追星狗。

 

可惜沉浸在似乎是大难过后的喜悦中的我俩,谁都没有意识到一个残酷的事实:

 

他,不会开锁。


————分割线——————


谢谢过来看文的大家。


以前在这里更文的时候来留言的几个妹子我都很眼熟,现在突然多了好多人有点惶恐。

_(:з」∠)_很多留言也回复不过来了QWQ。lo主炒鸡怂,希望你们轻点温柔点【什么鬼


总之谢谢支持,文里的一切情节都是我的脑洞,与真人无关x3。


上篇偶遇里是易烊&【千我】,这次新坑大约是烊烊&【我千】。烊烊的性格有点难把握,我尽量写好吧。望轻拍...

评论(169)

热度(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