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我千# 我没这么不要脸(1)

我抱着全班的一大摞作业准备去数学老师办公室交差时,发现前面的走廊里堆满了人,而且净是些举着手机的小姑娘。大开学的是要作甚,我绕到人群后面向着被围堵的教室里张望。

 

借着刚刚响起的早读铃声,前排的姑娘们一边扒着窗户一边轻声尖叫,后排的姑娘们则一边咔咔的按着手机快门一边窃窃私语。

 

“啊啊啊啊真的是….居然考来我们学校了!!”

“卧槽卧槽好激动,真人好苏!!”

“千玺…!!”

“我靠同桌那个胖子能不能躲开点儿老娘拍不到了!!”

 

我徒手从人群里揪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你特么不交作业跟这儿干蛋呢?过来帮我拿一摞。”

 

闺蜜委屈的看着我,然后把手机揣回兜里,不情不愿的拿走了最上面的两本练习册。“干嘛啊!让不让人好好追星。”

 

“谁啊,屁都看不见。”

 

“易烊千玺啊!就我一直喜欢的那个啊啊,中考来咱们学校了。”

 

本来是和我一起混二次元的闺蜜,自从去年在B站上入了TFB的坑以后,活生生变成了一条追星狗。丢给我的视频连接再也不是动漫MAD新番同人,而是各种“舞蹈solo”、“xx节目千玺cut版”、“易烊千玺出演影视作品合辑”等等等等。

 

于是我也就在闲来无事都翻出来看了一遍以后,被小孩儿的小梨涡和小模样儿给萌住,最后没有出息的被安利成了她口中的一位“路人粉”。

 

“那不会从前门看啊,都围这儿看啥呢!”我拉着闺蜜绕到敞着的前门,倚着墙往里看,然后瞅到了坐在教室中央的那个低着头的男生。

 

男生宽大的校服袖子被挽到了手肘,拉链规规矩矩的一直拉到领口处。一只手快速的转着笔,一直手压在课本上,嘴角有些微微下撇。也许是被教室外粉丝的热情弄的有些尴尬和局促,所以一直默默的低着头专心看课本,没有抬头向外面的人群看。

 

“真人脸好小啊,皮肤比视频里黑了点儿。”我忍不住吐槽。旁边的闺蜜已经完全顾不上理我,正拿着手机一通狂拍。“差不多得了昂,多影响人家同学上课。”

 

果然站在门口目标太大,很快教室里的班主任就被引了出来。居然是我高一时的化学老师,人很好又年轻,一直和班里的同学打成一片,班里人都很随意的叫他“小葛”。

 

“你在这儿干嘛呢不回班上课?”小葛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斥了我一句。

 

“哎呀,看看你们班小明星。”

 

“去赶紧回去上课去。以后有的是机会看。”

 

我越过小葛肩头继续往里探头探脑,看到门外人群目光所集处那人终于抬了头。赶紧捅了捅闺蜜:“哎哎抬头了抬头了。”

 

话还没说完便被小葛给按着怀里抱的一摞作业给推搡到了一边儿。“别捣乱了啊。”

 

“知道啦知道啦。”我吐着舌头拱了拱旁边的闺蜜示意离开。小葛又转身去驱赶依然围在窗边的妹子们。

 

“天天被这么盯着,也是很苦。”

 

我和闺蜜边走边吐槽。“是啊,但是守着自己爱豆在身边儿啊,换你你不想去看!”

 

“别介,我可没爱豆。次元壁不可破不可破。”

 

 于是置身事外的我就见证了一个明星学弟被从早围堵到晚的生活。课间要被拦截要签名,上操也被指指点点,体育课更是要引起半个操场女生的阵阵尖叫。就连上个厕所也“天哪他居然去厕所了,好苏啊!!”

 

….卧槽你们都是黑粉吧。

 

几次被闺蜜拉着陪她在操场边看明星学弟跑步打球,都隐隐感觉小孩儿被围得有些尴尬,嘴角总是微微下撇。小动作也变得很多,一会儿扥扥衣服下摆,一会儿把校服袖子挽上去又扒拉下来。做什么都有些束手束脚,弄得我都有点儿不忍心。可围观的人数的确是少我一个不少,何况我还不算是个真粉。

 

这个情况终于在开学一个月后有所好转,毕竟大部分学生都已经习惯了和一个明星同校的生活。而我也在每天都被闺蜜拉着去操场犯花痴而感到百无聊赖的时候,和一个总跟在易烊千玺身边,看起来两人关系很不错的男生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男生外号“虎哥”,体型彪悍,足足高出他旁边的易烊千玺得有半个头,再宽出半拉身子。平日里一口一个学姐叫得很得我心。

 

说起来认识虎哥还是因为班里的一个贱兮兮的大嘴巴直男癌。经常发现我出没于明星学弟所呆的地方,于是在班里宣传我和闺蜜是小鲜肉组合的脑残粉,品味低下毫无内涵。

 

我说呵呵其实我更喜欢身材健硕威猛一点的。

 

于是第二天我和虎哥姐弟恋的故事便在班里传得沸沸扬扬开了锅。所有同学都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哦,原来你去操场不是为了看易烊千玺啊。

 

毕竟高一和高三是在同一楼层,学校里的流言蜚语总是传的很快。所以无故躺枪的虎哥终于也几经辗转后结识了那个“一直瞒着他崇拜他”的学姐我。

 

久而久之聊下来,发现还真的挺投缘。兴趣爱好什么的,总能说到一块儿去。偶尔给他辅导辅导高一的功课,然后掠夺几张他的宝贝游戏盘。我总喜欢用学姐的身份压榨他,他也是老老实实的挨着。在学校里见到我还要故意点头哈腰的问好,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虽然上了高一的易烊千玺和我最初看到他视频里的样子已经大不一样,但每次和虎哥走在一起时,178左右的个子还是被碾压出了168的效果。每每在虎哥跟我打招呼时,也只是低着头一脸“我是谁我在哪”的游离表情。只有在一次闺蜜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千玺”后,才突然抬头朝我俩看了一眼然后微微一笑,接着很快又把眼睑垂了下去。

 

那种淡淡的表情让我总有一种他每天都过得很不开心的错觉,或许又不是错觉。所以每次遇到我都控制不住的死死盯着他看,想捕捉到他表情细微的变化,从而猜测他的心里活动。

 

但好在从他班窗边路过时,偶尔也会看到这位15岁的爱豆露出和同龄男生无异的欢脱样子,和几个好基友闹腾的不可开交。两枚梨涡在嘴角旁好看得晃眼,惹得我这个一把年纪的学姐直想捶胸顿足捂心脏。

 

高三党起早贪黑,周六还要来学校集体补课,日子很不好过。而我却还要从可怜兮兮的几小时睡眠里挤出时间追番看小说,日子更不好过。于是学校铺了一小块人工草皮的天台就成了我周六翘课去补觉的好去处,空间宽敞阳光充足。挂在天台门上的铁锁头很容易撬开,因为常年被封闭,所以很少有人会注意到那个地方。

 

但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会谨慎的把门从里面反锁,以免哪天被突然闯进来的教导主任或者什么人给直接连人卷着草皮从天台扔下去。可惜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终于在自己忘记锁门的一天里,我舒舒服服的一觉醒来时发现几米开外出多了一个人。

 

吓得我头皮一麻,第一反应是这人怎么从天台外头爬上来的。

 

随便的掸了掸校服上的土,我起身盘腿坐了起来。不远处站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校园偶像易烊千玺本尊。他似乎听到我这边的动静,扭头看了过来,没说话,又把头扭了回去。耳朵里塞着一副红色的耳机,胳膊支在围栏上看风景。

 

“你咋进来的。”我走过去问。

 

对方没吱声。

 

“你咋进来的。”

 

还是没回应。

 

我叹了口气,自作主张的拽了一下他一边的耳机,正在听歌的人似乎有点受惊的样子,睁大眼睛侧头看了我一眼。

 

“你咋进来的。”我锲而不舍的问了第三遍。

 

“门没锁,我就进来了。”他指了指天台虚掩着的门,“这地方不能进吗?”

 

“啊?”我是说能进还是不能进呢….“能进的。也不是能进,其实不能进。但是我可以进,只要我进来的时候它就能进,我不进来的时候它就不能进。”

 

….

 

“好吧你当我在放屁。”我接了一句。

 

易烊千玺配合的摆出一脸“好吧我当你在放屁”的表情。

 

见他要把耳机重新塞回耳朵里,我赶紧接着问:“你怎么跑来这里了?今儿不是周六吗,高一也要补课?”

 

他的手举在半空中停了一会儿,然后把耳机塞进了兜里。“不补课,没什么事情,来学校呆会儿。”说着又把眼睑垂了下去,耳朵有点发红。见我又要开口,他补充道,“学校没什么人,比较安静。”

 

“哈哈,平时被看烦了吧。是有点苦,不过都是喜欢你嘛。”

 

我干脆大大方方的支着胳膊肘侧头看他,摆出“我要跟你聊天了你做好准备”的架势。他腼腆的笑了一下,脚尖轻轻踢着围栏,“我知道,没事的。”

 

大概是第一次被大自己两级的学姐不停的搭话,又不好意思不理,局促又有点羞涩的样子在我眼里甚是可爱。

 

“你紧张吗,总被看着。”

 

他抿了抿嘴,停下脚上的动作。“有一点吧。”

 

“可是你们都上过那么多次舞台了啊,应该不怯场啊。”

 

“生活里,还是不一样吧。”

 

我忽然觉得有点心酸。

 

我对他的知晓并不多,仅限于知道他是一个多才多艺又学霸的明星组合成员而已。但人们总说,想了解一个人可以看眼神。

 

这孩子的眼神一直和同龄人不太一样,是我在频繁的观察中早就注意到的。他的笑容腼腆可爱,温暖得不像话,但眼神却总像是透过眼前的事物看向远处。眼底水纹沉静,波澜不惊,带着超乎了他这个年龄的稳重。

 

曾经片面的了解和闺蜜带着粉丝滤镜的不断灌输,让我一度觉得他似乎事事志在必得毫无压力。可事实却好像也并不如此,经常低垂的眼里总在隐藏什么。

 

或许是我想太多。但终归还是起了好奇心。

 

“一般周六我都会来这儿睡觉,我把门给你留着。你要是想来呆着,就来就行。倒是清静。”

 

“这里平时,都锁着吧。”

 

“恩,你要平时想来…..我也可以帮你撬开。”

 

他又受惊似的看了我一眼,没有答话。

 

“好吧,希望你替我保守这个秘密。毕竟我不想被全校通报批评。”

 

他轻轻点了下头。

 

“以后能叫你千千吗?”我临走时大大咧咧的问他。“是不是有点儿不要脸。”

 

他抬眼看了看我,抿着嘴微微一笑:“是。”

 

“嘿。不要脸只能我自己说,你不能说。再说了,你粉丝们不都这么叫嘛。”

 

“学姐。”

 

“嘶……”我浑身从脚后跟一直麻到天灵盖儿。“你还是叫我名字吧,我有点承受不来。”

 

他又笑了笑,没答话。然后伸手挠了挠脸颊,留下了几道浅浅的小红印。“这和叫…千千,是一个效果。”

 

“好吧。那叫啥,易易,烊烊,玺玺。叫你烊烊吧,多可爱。”虽然明知道他不会接受这个称呼,但还是忍不住调戏一下。

 

他第一次目光直视我的眼睛,郑重道:“你还是辛苦一点,用四个字吧。”

 

我咧嘴一笑:“哦,好的。烊烊烊烊同学。”

 

————————————


算是换了人设吧。


上一篇如果说是【犯蠢怂阿姨x腹黑慢热千哥】的话,这一篇可以说是【厚脸皮抖s学姐x腼腆内敛千玺】(比较接近现在qj喜欢的4000梗里的千玺和烊烊?23333


感觉比上篇有点不太好写_(:з」∠)_不要打我

 


评论(119)

热度(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