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千我# 偶遇不可乱求(番外2)

在我第三次差点用刀把自己手指切掉时,一直守在门口的人终于长叹一口气然后过来抽走了我手里的刀:“我来吧还是。”千哥好看的手手起刀落,很快地把我鼓捣了二十多分钟都没弄好的大排切得整整齐齐。

 

我回过神儿来,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在宝贝楠楠的面前又不想输给他,我假装用手丈量着每块排骨的大小:“手艺见长,就是比我还差了那么一点儿。”

 

他淡淡的瞟了我一眼:“我是不想让我弟弟看见血腥场面。”我正要辩解,他又接了一句:“还有你这眼睛最近怎么整天跟被打了一样。”

 

好吧我知道自己最近形象欠佳,你也不用这样直白说出来啊爱豆。

 

“睡不好?”

 

“是...黑眼圈比较重。”

 

“头疼犯了?”他转过头看着我,皱了皱眉头。

 

“没…就是睡的不太踏实而已。”最近一段时间的确是睡的非常不好,每天上班和兼职都是强打着精神。状态如此不济,车都不敢开了,朝九晚五的挤地铁,更是苦。

 

“送你的熏香有没有在用?怎么还睡不好。”

 

“用了啊,效果挺好的。”我避重就轻的回答着。

 

旁边的人终于显得不耐起来,猛地放下手里忙活的事情,“我不问你,你就不会跟我讲原因是不是。”

 

“呃….”虽然平日里仗着年龄优势我在他面前一直比较嚣张,但是关键时刻还是软了下来。“最近晚上,好像老听见有人在动我院子里的门…”

 

“所以现在晚上睡觉总是精神紧张,睡的很轻。”我偷偷的看了他一眼。好吧这种理由说出来似乎是显得自己有点怂,这么大个人了也独居了这么久,居然有一天会害怕。

 

“你听错了吧,可能是对门院子的。”见他没有露出嫌弃的表情,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解释起来,“不可能听错的,院子门的声响我很熟悉。跟对门的肯定不一样。”

 

“你院子锁不锁?”

 

“我在家的话一般都不锁…”见千哥马上要抛一个无语的眼神过来,我马上补充,“后来晚上听到有动静,就每天都锁了!”

 

他还是狠狠的白了我一眼。

 

我心里很委屈,最近几个星期里晚上都快被吓到神经衰弱。还头一次拖朋友帮代购了防狼喷雾放在床头柜里。深夜院里铁门晃动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每次却很准时,通常都会在午夜2点多的时候,就在我快要进入深度睡眠时响起来。起初几次被吵醒心里很烦躁,还壮着胆子到院子里查看,却发现根本没有人在门口。之后越来越觉得害怕,毕竟是一个人住,好死不死对门的闺蜜又举家回老家探亲,这种时候连个能照应的人都没有。

 

这家伙不安慰安慰我也就算了,居然还嫌弃。想起他那饱含着“你小题大做了”的眼神和“以后晚上记得锁好门。”这种不咸不淡的嘱托,我回家的一路上都觉得心里很气。

 

去死吧易烊千玺,我半年之内绝对不参加活动去看你(╯‵□′)╯︵┻━┻。

 

算了还是一个月内吧。

 

恶狠狠的发了这个“毒誓”以后,晚上就被打了脸。

 

刚洗好澡抱着电脑准备爬上床继续加班加点工作时,我那被口罩帽子遮的严严实实的爱豆出现在了我家门口。

 

“你疯了!?大半夜的!”完全来不及顾忌家里乱成什么鬼样子,自己又披头散发成什么鬼,我赶紧开了门让他进来,“大哥你干嘛来了??”

 

他阴森森的瞥了我一眼,自顾自的把外套的帽子掀了下来,又摘下口罩,动作一气呵成男人味十足。我一瞬间又忘了自己该作何反应。

 

“你怎么又不锁院门。”

 

惨。自己犯晕又被抓了个现行。“这不是给你留着门嘛。”我大大咧咧的说着又钻回被窝里,“你这会儿过来是咋了。”

 

他也不回答。径直走到我床旁边的沙发,稳稳当当的坐下然后淡定的给电视调着台。

 

大哥这是唱哪出儿啊。

 

我直勾勾的盯着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可能是注意到我肆无忌惮的目光,他对着我的侧脸耳朵有点发红,终于慢慢开口,“我过来陪你。”说话的时候目光依然放在面前的屏幕上,眼神躲闪死活不看我。

 

我被他别别扭扭的样子逗得有点想笑,又觉得心里忽然踏实下来。我的小孩儿已经不再是那个“小孩儿”了啊。

 

我在床上抱着电脑噼里啪啦的打字工作,偶尔忍不住偷偷瞄他。端坐在沙发上的人默不作声的看着电视,偶尔玩玩手机。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说着话,其余大部分时间两人都是沉默,却并不觉得尴尬。相反这个夜晚让人感觉漫长而又安心。

 

“你晚上不回家,父母不担心吗。”

 

“没事,我说到公司住了。”

 

“你咋能这样儿。”我故意逗他,“吞针。”

 

他又阴森森的瞥了我一眼,似笑非笑;“那我走了。”

 

“不要。”我脱口而出,虽然知道他不会真的走掉,但就这么直接说了出来,心里还是觉得很羞耻。于是又默默的打算转移话题:“晚上,晚上睡觉,你,你要不要上来睡。”

 

这句显然更加羞耻。我又在说什么啊,紧张之余徒然觉得盖在身上的被子重了十斤,热得人喘不过气。

 

“我有说要睡沙发吗?”

 

“你赢了。”于是我变成了睡沙发的人。

 

关灯后,我躺在沙发上,早已经把午夜门响事件忘到了九霄云外。脑海里只有此时此刻正躺在我床上的那个人,睡觉时呼吸的样子。虽然只是脑补,但还是觉得让人心跳加速。

 

“你脱衣服了没,不要穿着外面的衣服睡我床上。”

 

“脱了,你要检查吗?”

 

“…”我无语的顿了顿,“那你洗澡了没,不要不洗澡睡我床上。”这句当然只是调侃。其实我的内心活动是:没关系的千哥你就算刚练完舞大汗淋漓躺在我床上我也毫不在意的千哥。

 

就是这样痴汉。

 

“在家洗的,你要检查吗?”床上的人翻了个身,我从声音辨别出他应该此刻正面冲我的方向,话里带着明显的戏谑意味。

 

“没兴趣。”我作出冷冷的口气。

 

“哦,那是谁以前整天在微博上刷…..”

 

“停!”该死,想起自己以前在微博上各种“手手手手,啊啊啊啊”“锁骨锁骨锁骨,啊啊啊啊”“肌肉肌肉肌肉,啊啊啊啊”都被他看到,就深感自己晚节不保,撞墙死了算了。“睡觉睡觉赶紧睡觉。”我把被子蒙过头顶,不想再听他往后讲。

 

于是在我刚刚要睡沉过去,又被粗暴的摇醒时,我觉得他很可能是故意的。

 

我迷迷瞪瞪的坐了起来,一件外套被披在了身上,“你确定你这是睡不好?半天都不醒。”

 

呃,我该怎么告诉他是因为有他在,所以自己才睡的无比踏实呢。

 

“听到没?响了。”听到这句,我这才立马清醒,神经一下紧绷起来。

 

“出,出去看看?”我跑到床边拿了喷雾,紧紧张张的等着他的指示。

 

“会不会是想入室盗窃?”

 

“不知道啊QAQ,来撬门的?QAQ。”

 

“也可能想干点别的。”

 

“QAQQQQQ”虽然模模糊糊中看到他一脸“真是忍不住想吓唬吓唬你”的表情,可还是控制不住的心都悬了起来,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衣角。

 

好吧我原本并没有这么怂啊。我郁闷的想着,他在身边的此时却让人抑制不住的想依赖,想完完全全把一切都交付给他的感觉。

 

自己的衣角头一次被别人抓住的人看着我战战兢兢的样子,伸手帮我拉了拉披在身上的外套,“好了,我在呢。”不知道是不是听错,总觉得他话里明显带着满意的语气。

 

如我料想的那样,在我们刚打开房门走出屋的时候,院子门的声响消失了。千哥打开铁门四处张望,没有看到任何人影。我顿感阴风习习,赶紧把他叫了回来:“我没有瞎说吧,好几天晚上了,都这样。”

 

他皱着眉头在门旁站住了,思索着开口:“这么快跑掉的话,怎么说也应该能听见脚步声。难道…不是人?”说完这句,他突然看向我。

 

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弱弱的看回去:“难道是…鬼…吗。”

 

然后再次被他嫌弃的白了一眼。“我说是动物。”

 

“哦。”

 

我俩在黑暗中静静的等待着,果然几分钟后,院门又发出了轻微的声响。我脊背一凉,一下抓住了他的胳膊。千哥慢慢蹲下神,仔细查看,然后淡定的回头看了我一眼,指着门外的角落:“看那儿。”

 

“啥…啊…”

 

“仔细看。”

 

角落里是一直通体纯黑的小猫,正在一下一下的用爪子扑我的院门。千哥从火羊的窝里拿来小饭盆放在铁门外,盆里还剩着一些香肠沫。小猫凑过来闻了闻,然后慢慢地舔了起来。这次再打开院门,它没有跑掉。一双绿莹莹的猫眼望了望正小心翼翼走过去的千哥,然后继续吃了起来。不得不说,这家伙真的很受小动物的喜爱…

 

“原来是猫啊…”我有些尴尬,貌似自己的确是小题大做了。

 

他指了指对门的门口,“那儿,灯。”闺蜜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门口按了夜巡灯,可能是出于这段时间家里长期没人的考虑,开着灯装作有人在家以此来保证安全。细长的灯光正好会在这个时刻扫过我的院门,附近的流浪猫看见光斑,就会扑过去,带着铁门时不时的响动。怪不得每次出门查看都不见人声人影,原来根本就不是“人”。

 

小猫吃完东西又再次跑掉,不知下次还会不会再回来。我一边寻思着要不要收养了它,一边觉得自己的智商又受到了碾压。害自己紧张了半个多月的问题,某个人过来住的头一晚就给轻松解决了,我这比他多活的几年也是白活了。

 

结果回屋后的几秒钟后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又习惯性的躺回了床上。正和躺在旁边的人,四目相对,离得很近。

 

“呃…我忘了。”说着准备起身老老实实的回到沙发上,“我回沙….”身子还没起来,胳膊却被按住了。

 

“睡吧。”他的目光很温柔,眼睛里映出窗外的光亮,好像带着水一样。“这么多天没好好休息,好好睡吧。”

 

他的手从我胳膊上拿开,转而轻轻握住了我放在身前的手,闭上了眼睛。

 

眼前的人睡得很平静,我似乎都能感觉到他平稳的呼吸慢慢传递过来。此时自己心里却有好几万头草泥马在来来回回的狂奔:妈蛋啊这样我托马的怎么可能睡得着。更无法入眠了好吗大哥。

 

这样静静的看着他,又想起了那次他在我车上睡着的样子,好像已经过了很久很久。这个人的轮廓,又棱角分明了一些,孩子气的东西有时已经不再显露出来,取而代之的是能让包括我在内无数粉丝失血过多的男人味。千哥柔软的刘海斜倾过去,隐隐约约露出两道好看的眉毛。不怪粉丝哭天抢地的想让他梳背头,这种英气十足的眉毛不露出来真是糟蹋了。

 

被他握住的手已经紧张的手心全都是汗,很不舒服。我尝试着一点一点地把手抽了出来。动作很小心,生怕吵醒了他。

 

还是老老实实回沙发睡吧,这样近的距离估计自己是一晚上都睡不着的。我半撑起身子往前靠了靠,大着胆子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均匀而温暖的呼吸在我靠近时轻轻吐在我的脖子上,细细痒痒的感觉让人觉得身体有些燥热。

 

“占了便宜就想走?”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我胳膊一软又倒了下去。连眼睛都没睁开的人顺势一把将我捞了过去。如此一来,我整个人就被紧紧的禁锢在了他怀里,脸正好对着颈窝,沐浴露的香气阵阵袭来。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故作淡定的调侃他:“看来是洗澡了。”

 

他把手紧了紧,眼睛依旧没有睁开。“我要被你勒死了好吧。”虽然那只手只是不紧不松的搭在我的后背,我却已经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窒息。继而又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从薄薄的睡衣下面传过来时,我觉得自己已经浑身绵软无力就要化在床上。

 

“别动。”他倏地睁开眼睛,正好望在我直直的看着他的目光里。“很困。”

 

“我也很困好吧大哥。”

 

“那就睡,别动了。”

 

“我这样,这样,根本睡不着。”

 

“…”他顿了顿,慢慢开口;“我也睡不着。”

 

合着刚才都是闹我呢,合着你根本就没睡着,合着你知道我一直偷偷看着你你就不吱声。

 

“我回沙发上睡吧还是。”我又挣扎着要起来。

 

“不行。”他的手臂和在视频里看到的那样一样,非常有力。一个回勾就又把我牢牢锁住。

 

我不再挣扎,任由他抱着。“是不是比你的熊抱着舒服多了?”我厚着脸皮问他。

 

“还行,没有我弟弟抱着舒服。”

 

“…”弟控。“那也算第二舒服了吧。”

 

“好像也没有我抱着…”

 

“你还抱过谁??”我想都没想就打断他的话。

 

“…没谁。”

 

“说!不然我咬了。”我在他的锁骨处张开嘴,随时准备咬下去。

 

他低头看了看我,显得有点局促:“抱过…抱过大哥。”

 

“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啥??”

 

“三个人睡一起的时候,晚上抱错了。我以为是我带的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俩咋这样。”

 

“你再笑试试。很早以前的事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蠢!”我脑补了他俩人早上醒来看到对方的表情,笑得停不下来。

 

“别笑了听到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停不下来哈哈哈哈哈。”

 

“还是我去沙发上睡吧。”

 

“不行!”我勉强止住笑。反手勾住他的脖子,像我第一次抱住他那样。“谢谢你陪我,小孩儿。真是长大了啊。”

 

他用鼻子轻轻哼了一声,表示不屑。然后把头低下来看着我,目光深沉专注。“以后不准叫儿子,小孩儿还有弟弟。”

 

“知道了儿子。”

 

“…”他的脸一下板了起来,面无表情。

 

我玩儿心大起,忍不住继续逗他。“好吧我听你的,小孩儿。”

 

“…”他的嘴微微开始抿起来。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我却依然毫不在意的说着。

 

“哎呀不要这么严肃嘛弟….”

 

后面的话却已经没有办法继续说完。

 

一个长吻过后,我终于安静下来,一动都不敢动。

 

“老实了?”满足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还那么叫吗?”

 

“不那么叫了。”

 

“那以后怎么叫。”

 

 

“汪~”

 

 ————END————


补药打我好吗各位。看我纯洁脸(OwO )嘤嘤嘤


勿上升真人。千哥依然是我的好儿子好小孩儿好弟弟!

评论(154)

热度(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