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千我# 偶遇不可乱求 (脑洞番外)

“那啥,我周末不过去了哈。有点事儿。”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告诉他缘由,最后还是把要解释的话咽了回去。实话实说总有一种像翘了班一样的负罪感,明明只是干个兼职啊。

 

“你怎么了。”电话那边很快的问了过来。

 

“啊…我,那个,周末要在家打榜。”我信口胡诌了个看起来非常合理的借口,“这几天给你们打榜要烦die了…”

 

“在我家也可以。”

 

“不可以,你不是不爱听我放你们的歌么?”

 

“静音。”

 

“打榜不能静音。呃…不能静音吧?还是,可以静音…?”妈蛋,漏了。上班这几年忙的飞起,再没有心思像刚入饭圈那会儿没日没夜的开着各种小家电给他们仨人打榜。现在对打榜的规则早也已是一概不知,我是蠢还是蠢编了这么个烂理由。

 

“呵。”那边冷笑了一下,我郁闷的脑补了千哥拿着电话的不屑表情,决定还是不再瞎编下去。“你周末到底来不来?”那边的声调已经微微升高。

 

“不..来..我有事情。”

 

“…”

 

“就是打电话跟你说一下,还有帮我给楠楠道个歉。上次答应教他做的点心下次去再教他啦。”不知道为啥心里觉得很虚,只好默默的转移话题。

 

“你有什么事?”

 

“我去…看演唱会啦…学生时喜欢的明星。”这种理由说出来,总有一种上学时跟老师请假说“我昨天晚上校服洗了没干所以今天不能去学校了”的感觉。

 

“哦…在哪儿?”

 

“就在工体北路那儿。你不是去过吗。”

 

“行,知道了。”

 

演唱会那天小区周边一直很嘈杂。在工体边上住了这么多年,每到这种时候,或者国安有球赛的时候,我都能敏锐的察觉到。中超赛季,路边依然还会聚集穿着各种绿色服饰的御林军。而演唱会的前夕,在地摊上买荧光棒的已经不再时那时穿着校服的学生。

 

都是和我差不多年龄的歌迷了,应该也是学生时代饭上的吧。不知道等参加他们三个演唱会时,我会和什么样的一群粉丝挤在一起。穿着校服的青涩女生,还是领着孩子的年轻妈妈。会在什么样的人面前控制不住的落泪,是完全不理解自己的新粉,还是曾一起走过415的老饭。

 

想着应该是参加TF演唱会前自己来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了,奢侈的买了两张内场票,准备和闺蜜一起回顾青春。结果却在前一天被那小婊子放了鸽子,把陪我一同前往的人临时换成了她弟弟。

 

“干妈你怎么追这么多星。你原来不是喜欢那仨男的吗你。”卓异在一旁边走边拿着荧光棒瞎比划,已经打到了四个中年大叔的裆部。

 

“这次是以前喜欢的人。上一次来听他演唱会还是和前男友,今天最后来一次。”内场的人还不是很多,去过这么多次工体,还是第一次坐得离舞台这么近。“你能不能别瞎戳了大哥,一会儿保安过来给你架走了可咋整。”

 

“哦?过来回忆初恋咯?”他反手用荧光棒敲了敲我的脑袋。

 

“放屁。”

 

“那不然呢,这么一把年纪还来看演唱会。真好意思哎~”

 

于是在演唱会开始的好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拉扯自己到底要不要站起来和台上的偶像一起唱一起跳。小崽子一直在一旁淡定的拿着手机,丝毫不被现场热烈的气氛所感染,没过多久便开始东张西望。

 

“你看啥呢?”我喊着问他。

 

“没啥!”卓异喊了回来,“这儿呢这儿呢!”突然他冲人群外围挥起荧光棒。我顺着他看的方向望过去。

 

艹。易烊千玺你是不是脑子里起泡。

 

带着帽子和口罩的人低着头向这边走过来。所有人都尖叫着看着台上,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出现。但我的心还是瞬间悬了起来,这种公共场合,到底是想要怎样。见我脸色不对,卓异凑过来解释:“千哥问我,我就告诉他了!”

 

妈个鸡,这俩小崽子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我保持着“你想干嘛”的眼神注视着他一直走到我俩旁边。“你请假来看这个?”他俯下身靠近我耳边,声音从口罩下面传过来。

 

感觉受到了一百点鄙视,我心里十分不爽。把头转回到舞台上,不打算回答他这个问题。周围的歌迷兴奋又激动,只有我俩在人群中直直的动也不动的并排站着,显得格格不入。生闷气的同时又异常担心千哥被别人发现,于是浑身每一个毛孔都进入了无比紧张的状态。以至于在这样喧闹的环境下,我还是感觉到了了手机在裤兜里的震动。

 

新信息来自:楠楠他哥

 

“你请假来看这个?”尼玛这小子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咋这没有眼力见儿。我刚气冲冲的准备把手机塞回兜里,又一条新的信息出现在屏幕上。旁边的人依然面冲着舞台,手里淡定的拿着手机。

 

“这么老还追星。”

 

这家伙再加上一个卓异,真是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我一边羞耻的觉得这种明明对方就在旁边还要发短信交流的行为简直愚蠢,一边又忍不住噼里啪啦的打字回复过去:“你这是人工逼我脱饭呗?”

 

发送成功后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脸上的表情。虽然那张好看的脸在口罩和帽子的包裹下只露出一双眼睛,但我还是感觉出他在口罩下笑了一下。眼底的卧蚕很快的出现又消失,我心里莫名的消了消气。

 

“脱。”那边回复过来。

 

我心里的无名火又腾的冒了起来。小屁孩儿也是real不珍惜我这样珍贵的老粉,现在人气高了真是尾巴翘上天了噜,小姑娘一抓一大把哪儿还用得着我们这些追随他们一路打拼过来的老阿姨。我狠狠的瞪了他。

 

他侧过身来望着我,摘下口罩。用人群打着掩护,微微弯下腰,嘴凑到我耳边;“我们站在那里的时候,你在吗。”

 

“不在!”

 

“…”

 

“我那时候在家带孩子。那么老了,追什么星。”

 

“带谁的孩子?”似乎又能感受到他嘴里轻轻吐出的气息,我把身体往另一边倾了倾,不想离他太近。“能带谁的孩子!我,我的呗。”

 

“有了新儿子,忘了旧儿子..?”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调戏的意味,我被问的心下又开始紧张起来。自从认识他以后,心率超标已经成为家常便饭。

 

“谁说你是我儿子了。”

 

“哦?不然是什么?”

 

“你能不能离远一点啊啊,我听得清!”卓异向这边投来饱含深意的目光,我赶紧往旁边退了退。

 

“那,我们登上那个舞台的时候,你在哪儿?”

 

“我在台下啦,在台下。我会搞内场前排的票,给你们做应援给你们举灯牌给你们拍图为你们呐喊的,好了吧!”

 

旁边的人满意的笑了笑,垂下眼睑。会场里彩色的灯光打在观众席上,我在不停变换的颜色里捕捉着他的表情。夜晚的风吹起细碎的头帘,他的眼神温柔而坚定,表情里带着一点点得意的开口:

 

“哦。那你的孩子谁来带?”

 

去你妹的吧易烊千玺。


——————————————

hi~好久不见


评论(75)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