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千我# 偶遇不可乱求(ending)

脖子上带着他的围巾,整个人都有点怔住。虽然曾有几次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他对我的感情,但却全然没想到会用这样直接的方式传达出来。

 

难道是跟我学的?脸皮厚了?

 

我的眼泪被他的拥抱奇迹般的止住,一时间只能一动不动的呆呆看着前方,大脑里一片空白。

 

“你要抱多久。”耳边传来他带着笑意的声音,呼吸轻抚在我侧脸,弄得人心里很痒痒,很想做点可能又会让他措手不及的事情。

 

“抱很久。”既然已经顺水推舟,我更加厚脸皮起来。

 

“很久是多久。”那一句无比熟悉的问话,只是曾经的少女音已不再。

 

“就是非常久。”

 

“非常久是多久。”

 

我又紧了紧双臂,牢牢的环着他的脖子,“久到你长到比我还大吧。”

 

“蠢。”

 

“...你这小孩儿,怎么这么不懂事儿。”我一把松开他,往后退了一步。

 

“你把我当小孩儿?”面前的人眯起眼睛,只有一边的梨涡露了出来,“你确定?”他缓缓俯下身来。

 

“是~”我顺势飞快的用嘴在他脸颊上碰了一下,“小孩儿好占便宜。”然后赶紧躲开,走到两米以外的地方一边笑着一边远远看着他。

 

“被占了便宜的小孩儿”抿着嘴,嘴角上扬,梨涡深深的样子在夜色中也依然十分明显。烟花在他身后的天空一个一个绽开,像我的心情一样,一点一点由内而外的波动着,也慢慢绽放。

 

“走走吧,坐着太冷了。”我一脸得逞后的奸笑,看着他向我走过来。那双无比好看的眼睛里带着平时不常出现的光亮,整个人都不再像那个平日里常常沉默着的易烊千玺。

 

“干嘛之前两周都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我问着。其实还有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得到答案,但思索良久,还是挑了一个最无关紧要的。

 

“不想理。”

 

谁成想却被扔回了一个这样没头没尾的答案,惹得人很想刨根问底下去。“为什么不想理。”

 

“为什么一定要理你。”

 

机智。我特么的给你点一百个赞。再一次被自己的爱豆噎得说不出话来,我只能表示已经习惯。

 

“哦,那还是脱饭好了。”

 

“你试着脱脱看。”

 

妈的,这家伙一定是看出来我是被吃死的脱不了饭,居然这样嚣张。更悲惨的是,面对如此的恃宠而骄,我竟无法反驳。

 

他看我不再说话,歪过头来看了看我,“眼睛红的像鬼。”

 

“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敢不敢换个好听点儿的比喻。”

 

“像死兔子。”

 

“你把‘死’字儿给我去掉。”

 

他轻轻的笑了一下,然后开口,“阿姨。”

 

“我拒绝跟你说话。”

 

“阿姨,你多少年没恋爱了?”

 

“我觉得你今天话有点多。”话从我牙缝里挤了出去,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是不是从出生到现在这么久了。”

 

“去你妹的,老子前男友手拉手能绕地球….”我正想打岔过去,却感到有点奇怪,“你问这个干什么。”

 

“不干什么。你前男友怎样你说。”

 

直觉感到他身边的气压又要低下去,我老老实实的回答:“就高中谈过一次。”

 

“呵,高中还有空谈恋爱。”

 

“我又不像你,大明星,当然会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享受爱情。”话音刚落就开始后怕。我喜欢的这个人,他放弃了自己大部分的童年,也放弃了本该和同龄人在一起自在享乐的青春年少。

 

旁边把头扭向另一边看着马路的人似乎并没有注意我说什么,抛来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你觉得,忘掉一个人要多久。”

 

“....啊?”心里忽的感到失落,“你想忘掉谁?”

 

在我认识你的时候,你的心里,就已经有了想忘记的人吗。

 

“你觉得要多久。”他又问了一遍。

 

“大概要一年吧,或许更久一点。分人。”

 

“那你用了多久?”旁边的人停下了脚步,我也停了下来,因为被问的有点愣住。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我望着他的眼睛不知道说什么好。

 

见我很久没有言语,他把一直看向别处的目光收了回来,第一次用非常认真的表情盯着我:“我看到了,你车上的照片。写了字的那个。”

 

我反应了半天,才明白过来他指的是那张掉在他腿上的毕业照。这小子…难不成是…吃醋了吗。我忍不住的想乐出来,被他一本正经却在我眼里可爱到不行的样子萌到酥软,抖s心理忽然发作。终于还是没控制住自己,故意逗起了他:

 

“谁说我忘记了。”我摆出一脸黯然神伤的表情。

 

“是吗。”他的眼睑又低垂下去,手插进了裤兜里。“那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知道他指的是我刚才的拥抱,我装出随便的语气:“意思意思。”心里已经憋笑到不行,却贪心的想看他更多的反应。

 

“是么,以后不要这样。”

 

都18了,有时候居然还这么像是个孩子,脾气说来就来。自己都已经主动到那个程度,居然这会儿开玩笑的屁话也要相信,怎么这样傻。见他已经作势要走开,我赶紧喊住:“喂。你要走了吗。”

 

“恩,你也到家了。回去吧。”

 

“生气啦?”

 

“没有。”

 

“没有干嘛这样。”

 

“….”

 

看着他越来越阴沉的表情,我终于不舍的放弃再继续逗他的打算。“都说了最喜欢你,干嘛不信我。”

 

他终于转回身来看着我,眼神专注。

 

“我早都忘了那张照片放在那里。之前把书借给闺蜜,照片夹在里面,我就拿出来随便塞在了那里。”我诚实的解释着,“以前的事情,早都过去了。”

 

“是吗。”

 

“是。”我认真的看着他,“放下一个人的确要很久,痛苦又漫长。希望我以后,不会需要那样忘记你。”

 

他又习惯性的微微抿起嘴,一副不确定的样子。我只好拿出豁出去的架势,说了一句让未来的自己默默在心里羞耻了很久的话。

 

“在那以后的这么多年里,我只想过要你一个。”

 

我他妈的在说啥啊。我他妈的在说啥啊。绝望的,我把围巾一股脑拉到了眼睛下,挡住自己发烧的脸和不好意思的表情。他一脸的阴沉终于有所缓和,卧蚕渐渐浮现出来。

 

我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不是易烊千玺,我给你写的那么多页的信你到底看没看啊。”

 

他头一次也被我问的有点尴尬和局促,一脸无辜的样子告诉了我答案。

 

“死开吧你。”我气哼哼的打开院门走进了家里,把他撂在身后。

 

这个夜晚,如此不真实。只有似乎还留在腰上的,他手臂的温度,提醒着我发生过的一切。原来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已经这么近。近到一个拥抱就能换来我所期待的整个世界,近到不需要言语就能够确认彼此的心意。

 

大年初二的那天,楠楠的父母回了老家。千哥因为几天后需要录制节目而留在北京。于是我又承担起了照顾哥俩的重任。

 

虽然那晚以后心情一直好到爆表,但还是在进门前故意摆出一副不爽的样子,以表达他不珍惜我手写三页告白信这个劳动成果的不满。

 

那个人一直抱臂靠着厨房的门框看我在里面忙碌,不出声也没有任何表示,搞得我本来不生气的心情也觉得委屈起来。

 

粉丝的那么多信都认认真真的看一遍,偏偏我的不看。明明让我用手抄却看都不看一眼到底是几个意思。“啪”,我用力的把一个土豆切成两半,“啪”,然后又切成四半,结果因为用力过猛手都震的生疼。

 

“我家案板要坏了。”门口的人闲闲的来了一句。

 

“关我屁事。”

 

“你在不高兴些什么。”他一脸调笑的看着我。让我感到他在对我那晚的故意调戏打击报复。

 

“我特高兴。”我咬着牙回答他。

 

他轻笑一声。“你过来。”

 

“我不过去。”

 

“你过不过来?”他提高声音,语气里带着威胁的成分。能看到楠楠在对面的客厅冲这边张望,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跟了过去。

 

来了这么多次自己爱豆家里,却是第一次进到他的卧室。千哥关上了身后的门,顿时让我心里高度紧张起来。拼命不去脑补那些已经开始飞快闪过的画面。

 

他走到衣柜旁,拉开了里面的一层抽屉。抽屉里放着几件vans的T恤,几件棒球外套,几个小黄人,一个移动硬盘和两封信。都是我在参加活动时找到机会塞给他的东西。

 

“后来买的吧,我记得那件T恤我送的不是那个颜色啊。”我故意挤兑着他,“是不是还少了几样,我送你的鞋呢,没穿就扔了吧。”

 

“你再说一遍…”他突然靠了过来,“你把鞋放在衣柜里吗?”

 

感觉到危险的信号,我往后退了一步,“别以为这样我就不计较了。不然你给我写三页信试试看。”

 

“给你。”他伸手递来一张纸。

 

不会吧,真的有?我惊讶的打开。


果然想太多,递过来的纸又是大哥的签名。我依然绷着表情,伸出手去,“没了?”于是他又在桌上翻了翻,再次递过来一张。这次是源源的签名。

 

我还是伸着手,“又想用几张签名打发我么。”

 

面前的人抿了抿嘴,“这个总行了吧。”他从桌子下的抽屉深处,抽出一张夹在书里的纸。折得整整齐齐,边边角角都压的无比平。我好奇着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保存的这么小心翼翼,打开后却是哭笑不得,居然是楠楠小时候的两个小手印。


这没救的弟控。我忍着想嘲笑他的冲动,仍然没有把手收回去:“你的呢。”

 

虽然认识这么久,我还一次都没有问他要过签名,放弃如此大的商机,我实在是佩服自己的清心寡欲。很久之前的那一张to签也该更新换代了吧,总不能永远是那句“等我长大”。

 

“我的?”他抿着嘴扯出一抹笑,“我的在这里。”说着向前迈了一步,伸手把我外套上的帽子扣了上来,低得盖住我的眼睛。


眼前突然暗了下来,还未待我有所反应,温暖又柔软的触感便出现在我的嘴角。然后又好像不太满足似的,继而轻轻覆上了我的嘴唇。

 

“这是我的签名。”他在我耳边慢慢的说着,“我长大了。”

 

谢谢你等我。

 


评论(252)

热度(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