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千我# 偶遇不可乱求(23)

车里除了后座的几个抱枕外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没有任何的摆件和玩具,易烊千玺环顾着四周。所有的东西和色调就像那女人的性格一样,简单不加修饰。

 

家里好歹还有些周边之类的东西。真不懂那女人如此的粗枝大叶又精神迟钝,那些年到底是如何完好无缺的存活下来。

 

外面寒风大雪,车里却让人觉得温暖。空气里飘着淡淡的香气,是属于车主人的味道,同样带着让人宁神的奇特功效。

 

车门打开的一刹那一股冷气灌了进来,外面的人脸冻的很红,没有带帽子的头上落着零星还未融化的雪。“妈个鸡真是冻死我了,像伺候大爷一样。”说着递过手里的塑料袋,袋子里的食物冒着热气,一时间两人之间都是袅袅白烟。

 

“吃吧!”她认真扯掉一次性筷子上的倒刺,然后塞到他的手里。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活的很糙,但在某些方面总是很周全。尤其是…在照顾人上面。

 

除去在家还有与凯源两人一起工作的时日,不记得有多久没这样和别人一起吃饭了。因为明星的身份,不得不放弃的权利太多太多。此时此刻这种放松又踏实的感觉却让自己心情很好。

 

他注意到旁边的人是个左撇子,拿筷子的方式说不出的奇怪。散在两边的头发和举起的胳膊都挡在侧脸,他忽然有点想仔细看看她现在吃饭的样子。

 

车里响起了他们组合新专的曲子。

 

“换一首。”

“对不起少爷没挑的,只有你们仨的歌。”

 

“痴汉。”

“呵,那你就这样上了一个痴汉的车?”

 

这女人到底懂不懂在这种环境下听到自己的歌很尴尬,他无奈的想着,思索如何才能让她放弃在自己面前播放这些歌。

 

“我可以给你唱。”话说出口时,脑海里浮现的却是生日的第二天,她在三人面前为自己唱歌的样子。带着一种异样的情感,他不自觉地说了出来。说完心里又有些后悔,浑身开始隐隐发热。还没有像这样在舞台之外唱过歌,在这样封闭的空间里,只唱给一个人。

 

旁边的人呆呆的望着她,脸上分明带着受宠若惊。然后突然眼泪夺眶而出,把他吓的愣住。平时那双要么只有呆滞要么就带着调戏的眼睛里盈满了眼泪,很少有机会见到女生哭,还是这样面对面的。

 

眼前的人眼泪汪汪眼眶也红得要命,像某种被猎杀到手即将待宰的小动物,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即使完全摸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还是控制不住的把手伸过了去,犹豫不决是应该帮她擦去眼泪,还是把她拥入怀里。

 

“对不起我眼睛里进辣椒了。”

 

….

 

这女人的存在简直就是对“左撇子都聪明”这个理论的侮辱。

 

抬起的手中途换了动作,抽去了她手中正拿着擦眼泪的纸。从袋子里换了一张干净的,轻轻覆在那双泪流不止的眼睛上。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对面的人突然不动了。

 

他本觉得心里有些好笑,这样的身体接触也会这么紧张,二十多年到底是怎么度过来的。但是手指却感受到了纸巾下面眼皮轻轻的颤动,让他觉得指尖有些痒,胸口深处不知名的地方,也有些痒。

 

安静的空间里恰好响起了自己的live,可这回不再让人心生别扭。眼前一动不动的人微仰着脸,眼睛紧闭。他又觉得好笑起来,这样的气氛下,像是女生在等自己爱人的亲吻。可这个女人表情却绷的很紧,眉头皱着,因为吃过辣椒而很红的两片嘴唇紧紧抿在一起,不知道脑海里又在想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蠢。”他忍不住这样评价她一句。

 

昏暗的灯光,被大雪覆盖的车窗,四处充斥的热气和坐在身边的人,周身的一切都让他感到无比安心,于是睡意渐渐袭来。

 

很多时候,他都鲜少感到疲惫。与其说是习惯了,不如说是脑子里始终松不下那根一直绷紧的弦。似乎从很久以前自己迈开步伐出发时起,这一路就只存在着无数路标和岔口,从未有驿站。喜欢自己的人总说他既有天赋又非常努力。但在自己眼里,目前为止所经受的一切,都好像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因为一直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所以他总觉得自己还能够承受更多。

 

却没想到总是在见她的时候,埋藏在内心角落里的疲惫感会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身上盖着的毯子里也和车里一样的,带着好闻的味道,他躺在后座上深深睡去。

 

再醒来时窗外已是白天。完全没有料到自己会睡这么久,竟然一觉睡到了天明。但这一觉,却睡的很深很沉。

 

驾驶座上的人抱着膝盖缩成一团,还在熟睡着。这女人居然就这样陪自己挨过了一夜,身上只是歪歪斜斜的盖着大衣,就这样睡着了。他把衣服从她身上拿下换上毯子,坐到旁边,等待她醒来。

 

果然是冻了一夜生了病,回家的路上开车的人一直在隐隐的发着抖。虽然极力的控制,但他还是察觉出来。额头上温度很高,却执意不肯上自己家里休息。

 

还是把自己当做只存在于屏幕中的爱豆而保持距离吗。易烊千玺回家的几分钟里觉得自己心情很不好,看着眼前的一切都很烦躁。那个人似乎根本就不愿意向自己靠近,即使任何与自己有关的事情都能做到面面俱到,但好像总是抱持着那种把一切处理好后就远远跑开的态度。就像5年前第一次在机场看到她一样。

 

眼前还是不断晃过她憔悴的神情,和微微发白的嘴唇。他收起烦躁的情绪,动身去了她家。

 

好久没有开火做饭,感觉很不顺手,又不想被嘲笑。只好放下姿态一个步骤一个步骤问过去,于是浴室哗啦哗啦的水声里就会响起她回答的声音。像是在家中出现的日常的情景让他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

 

可都不如撞见她从浴室出来时的悸动来的强烈。

 

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的女人显然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的样子,就那么大大方方的站在面前。可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却在飞速的加快,他不得不努力的控制着胸口起伏的频率。

 

这样的画面不是没有在屏幕里见过,只是换成眼前的人,让他实在难以平静下来。那人光着脚,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浴巾外的肩膀上不停有水珠滑落。这似乎是,第一次,见到她仿佛和平日里不同的模样。

 

一点不见羞涩的人坏笑着凑了过来,眼睛里好像还含着朦朦胧胧的雾气,他一把抓住了那只即将要抚上自己额头的手。

 

和那晚在车上一样,他又感到了轻轻的颤动,可这次是源于自己。手掌下的皮肤柔软又温热,周身散发着沐浴露的香气。没来由的,想顺着握住的手把面前的人扯进怀里,想破坏她脸上现在这副毫不在意的表情,想看她在自己面前惊慌失措样子。

 

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拿捏不住眼前这个人的态度,拿捏不准自己在对方心里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几天后。易烊千玺拿着几页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的论文坐在机场关内哭笑不得。有时觉得那女人聪明冷静懂得把握分寸,有时又觉得蠢的实在可以。信装错了不说,居然还敢用打印,脑子里到底养了多少蛔虫。

 

直觉告诉他那封信很重要,自己必须要看到,他半命令似的要求她把信重新写出来。


要求粉丝做这样一点事情,应该很容易办到吧。况且她一直当这个角色当的尽职尽责。自嘲般的想着,心情又控制不住低沉下去。

 

行程结束回到北京,他再次坐在了她的车里。没有想到现在正在身旁开车的女人会突然这样义无反顾的来机场接自己,即使1小时后已经有公司的车到达机场,他还是以自己有事情要处理回绝了司机。

 

坐在咖啡厅里不断的被拍着,被问着话,他还是坚持着,手里握着拿给她的礼物,等着那个人的到来。

 

要怎么说呢。就说是作为照顾楠楠的谢礼吧。

 

车上终于拿到了那封本该几天以前就应该到手的信,易烊千玺非常想知道她到底想对自己说些什么。依旧是那些作为粉丝身份说的屁话,还是别的什么。

 

他有时觉得目前这样相处的方式很舒服,有时又想打破这种让人感觉不确定的境地。那个人似乎一直没有想靠近自己的意思,虽然表面上总是一副紧张慌乱的样子,可心里似乎只有一片平静。他敏感的察觉到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鸿沟,由年龄和经历所带来的距离。

 

那女人似乎极少表现出强烈的情感,即使在广州那晚也能非常有条理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对内心的压抑程度强到让人害怕。

 

他出神中随手揭下了车上的遮阳板,一张很大的照片从里面掉了下来。

 

照片里站了很多人,上方标示着烫金的校名和班级。是她的高中毕业照。正面有一行明显是男生写的字迹,应该是练过书法,字体刚劲有力。

 

那行字的内容也像是深深渗入照片一样,深深刺进他眼里。

 

“一直在一起吧。”

末尾处印着两个人交叠的指印。

 

“那段时间以后我干妈感觉性情转变了很多,不再像是以前那种真的没心没肺了。有些事她连我姐都不说。”

 

耳边响起那天在舞社遇到的那个男生的话语。

 

又是一段自己没有存在过的时光,这时光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对她造成了改变。那些存在于过去的,让自己恐慌的日子,曾也有个人站在她身旁,造就了她现在的模样。

 

心中慢慢明白,有时并不是一定要参与她的过往。但那些无法填补的沟沟壑壑,如果那个人不愿意涉水而来,自己,永远无法越过。

 

———分割线线线线线————

 

有人跟我说想看千视角,有人跟我说想看“干爸”梗,有人跟我说还想看千哥自我拉扯。so…就结合了一下。允许我再让我老公拉扯上一阵子吧hhhhhhhh,这样也能让lo主多意淫几日。

 (迷之“干爸”其实是真实存在的yoo

轻吻神马的…总会有的_(:з)∠)_表急,请接续爱我

 


评论(50)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