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千我# 偶遇不可乱求(18)

没钱买机票了么那家伙。

 

非常隐蔽的环顾了下四周,虽然一直被拿着长枪大炮的粉丝里三圈外三圈的围着,候机室里人头窜动,挤了乌压压的一大片,易烊千玺还是很确定人群里没有那个人,她没有来。

 

有胆子跟机没胆子跟回来,光话说的好听。

 

他把帽檐压低,手揣到外套兜里。想起来那天晚上在宾馆前那女人嘟噜嘟噜说的一大堆话,其实自己只听进去只言片语。现在有些后悔没有好好记住她到底说了些什么。

 

当时自己的脑海里,只有眼前一直说话的人眼睛里浅浅泛着的泪光和一张一合的嘴。为了不让眼泪流出来,她一直把眼睛睁的很大,一明一灭的路旁灯映在的瞳孔里,亮晶晶的样子。

 

这个女人,心里到底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呢。

 

他曾经觉得,她是一个长情的粉丝。圈里追随自己的人来了又去,5年的光阴犹如大浪淘沙,她却一直在某一方世界里盘踞着,从来不曾离开。同时他又觉得,如同她一样的人,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还存在着许多许多,正是这些人的力量,曾为他开辟过一片天地。因为一直抱持着这样的想法,所以即使对她悄悄的关注过,也并没有过多的在意。

 

耳边充斥着相机的声音,和经纪人阻拦拍摄的话语。粉丝在他周边空出一块地,在外围看着他,说着话,调试着设备。易烊千玺觉得耳朵里很嘈杂,心里却很安静,他久久的盯着地面,出神到完全无法把焦距拉回眼前。

 

感觉疲惫的时候,他便总会想起她从家里出来为他开门的画面。他觉得很莫名其妙,但就像条件反射一样,那个好像还带着温度的身影会时不时的在心里闪现。

 

明明很蠢。

 

都一把年纪了脑袋看起来不灵光又没什么特长,他嫌弃的想着。除了做饭还不错…唱歌其实也还行…照顾小孩儿上…也算靠得住。好吧,也就这么几个优点。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整天一副呆愣愣的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

 

继而他又想起那个人表情放松反应灵敏时的样子,却并不是在自己面前。心里那种不舒服的异样感又渐渐升起。

 

嘈杂的声音又从远处回到耳边,在头脑里嗡嗡的响着,听着让人心很乱,浑身很躁。

 

几个小时的飞机也没有像自己原计划那样能好好的睡一觉,烦闷的不行时叫乘务员要了橙汁,想了想中途还是换成了热水。

 

坐在后面的粉丝紧紧张张的递过来了纸和笔询问自己能不能给一个签名,看了看经纪人的示意本打算开口拒绝,却突然在记忆里晃过了一双直勾勾的眼睛。最后他还是认认真真的在纸上签好了自己的名字。

 

呵,不知道自己那张to签现在被扔在了哪里。

 

那天打开钱包的一刹那他觉得里面少了些什么,少了些什么让自己心安的东西。几秒钟之后他回忆起来,是那张抱着楠楠的照片没了。随意的翻了翻其他的夹层,依然没有,也没有换上队长的。看来是真的被拿了出去。

 

感觉心里有点不爽,最近钱挣多了钱包挤的没地儿么。


易烊千玺深深的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忙着装东西的女生,然后拿出零钱交给了收银员,掏钱时一张白色的小纸片从夹层里被带了出来。

 

捡起来的时候随手翻了过来,是一个男生的照片。年龄看起来和那女人相仿,照片里很精神的看着镜头。

 

明明没有自己好看。即使自己那张to签上的照片还是初中,并且只有一个侧脸。把放了那么久的照片换出去,就为了放这样一张没用的小纸片进来。这样想着,他狠狠的把那张证件照又塞了回去。

 

男朋友吧,还是喜欢的人。倒是一样一把年纪。他听着后面的人在向误会了两人是情侣的收款大妈解释着自己只是弟弟的话,闷声推开了超市的门。广州空气虽然潮湿,却第一次感觉到夜里冷得胸腔里的东西都揪在一起。

 

回到帝都后,在年末的那一天,得知那女人又请了假。他猜想她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事情,不过是找了个借口在躲着他。

 

谈了恋爱的女人果然很快就会脱饭。

 

从学校回家看到楠楠,心里才觉得高兴了一点。楠楠的怀里躺着他的小水牛,从卧室里光着脚跑了出来。

 

或许那女人还有一个优点,就是挑选礼物的眼光还算可以。

 

他换着鞋想着终于可以暂时放下那些乱七八糟的心绪,在家里好好的休息休息,然后迎来新的一年。忘了那些该出现的又不该出现的人,好好专心于学习和工作。只是一个楠楠的家教而已,饭自己以后也能给弟弟做。他觉得自己心情应该舒畅一点。

 

楠楠自告奋勇的在旁边帮他哥哥拿着书包,边走边好奇的张望:“哥,你怎么了啊?”

 

“恩?没怎么啊。”

 

“那你为啥穿妈的拖鞋进来?”

 

“…”

 

收拾好东西,易烊千玺做在屋里等着浴缸里热水放满。他刚刚仔细考虑过,觉得今天得去把钱还给那女人,这种事情实在耽搁不得。虽然已经累的不行,但是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欠别人钱就会浑身难受并且有原则的人,所以今天必须去把那次在超市买东西的钱还给她。

 

“哥。”楠楠手里还抱着他的爱宠,从门外探了个脑袋进来。

 

“怎么了?”他一边拿起水壶倒水,一边神游着问了过去。

 

“你为啥在浴缸里放那么满凉水?”

 

“…”哥哥的威严第二次从高处跌了下来。易烊千玺大脑里的齿轮飞快的转着思考如何能挽回兄长成熟稳重的形象。

 

“哥。”楠楠又叫了一声。

 

“恩?”虽然心里已经开始忐忑,但目光的焦距还无法从水壶上移开。两只眼睛一直涣散的盯着水壶的光面和映在上面那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没事。”

 

楠楠抚着他的水牛退了出去,觉得屋里的人可能是累坏了。不打算再问为什么要端着水壶往笔筒里倒水的问题。

 

居然真的不在家,刚刚洗澡后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干,易烊千玺就已经走到了里面关着一只大古牧的院子门口。房间里完全黑着灯,没有人在的样子。跨年的晚上,应该不是睡了,想来是真的不在家。他隔着栅栏门摸了摸跑过来的大狗,然后把钱折好放在了地上,用数据线压在了上面。

 

刚刚出门时还觉得又有点好转的心情现在又焦躁起来。他觉得自己有一点想见她,但也就只有那么一点而已,一点到见不到她就想让她永远都见不到自己的程度。

 

不过他终还是见到了她。

 

那人正被另一个人扶着,歪歪斜斜的从前面的小道走过来。嘴里结结巴巴的不知道在唱些什么,他有点愣住,然后退到了另一条小道的阴影里。

 

小区里的灯光很明亮,走过来的女人脸上有淡淡的红晕,带着傻笑,腿脚很不利索的样子。他皱了皱眉,正想过去问话,却看到了旁边那个人的脸。和钱包里的那张照片没有太大的出入,似乎真人更好看一些。

 

他停在原地没有动弹。

 

不来上课原来是因为这个吗。和别人出去了。看起来还是一个不一般的“别人”。喝多了?他觉得心里有些担心,但更多的是生气,还夹杂这几天一直在心头挥散不去的烦躁。

 

那边的两个人在院子门口墨迹了很久才开门走了进去,他看见男生弯腰把自己放在那里的钱捡了起来,然后不知说了些什么,便响起了那女人哈哈哈的笑声。那次自己被火羊一个猛扑撞倒,她也是这样笑了很久,声音清澈而带有穿透力。这种穿透力此时正震的他觉得耳膜嗡嗡的疼。

 

他发觉自己可能是在嫉妒。

 

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从不曾出现在她的世界。他不知道在那些已经过去的千千万万个时日里,她曾在哪里学习,在哪里生活。在什么时候开心过,又在什么时候又被伤害过。她做过什么,经历了什么,什么能使她高兴,什么会让她难过。这些,他都一无所知。

 

那个女人就这样带着他缺席过很多年的岁月,突如其来的走进了他的生命里。笑的人畜无害,做事滴水不漏。除了偶尔笨手笨脚,头脑迟钝。这些,可能是他对她唯一所了解的一隅。而这唯一的已知也在看到她遇到队长以后的样子时,被打破了。

 

易烊千玺觉得路灯照出来的白光亮的刺眼,却什么都让人看不清。那个人在自己心里也好像一片空白,白的晃眼,白得让他心慌。

 

他所知晓的太少太少。

 

而那个此时站在她身边的人,又了解她多少呢?

 

他们又认识了多少年呢?

 

5年?10年?15年?这些依然无从得知。


“原来,我于你,真的就只是遥远的爱豆而已。”

 

————分割线——————

转了千哥视角希望大家没有看晕_(:з」∠)_

那个,没有番外啦么么哒,下一章会恢复的。最近好像很多孩子在准备各种考试呀,预祝考试顺利~\(≧▽≦)/~


评论(44)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