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千我# 偶遇不可乱求(17)

易烊千玺飞回北京的时候,我没有再跟机。

 

在广州逗留了些时日,帮朋友把一些需要的手续办好,才在三天后准备回京。候机时终于腾出时间来刷一刷微博,前线出了几天前的机场高清。依旧带着口罩和帽子的他一个人静静的坐着,双手放在外套的兜里,眼睛盯着地面。没有听歌,也没有玩儿手机,只是静静的坐着。我偶尔会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会不会有那么几秒想起我。

 

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后,我把手机收了起来。也学着他的样子把手放在衣服兜里,眼睛直直的盯着地面。在这种放空的状态里,慢慢的在脑海里念着他的名字,觉得心里很舒服。

 

晚上刚刚落地北京,就接到了“屁股”打来的电话。“屁股”是我们那一圈子人给基友起的外号,我和他已经在一起混了十五年。初中同桌,高中同班,大学同街,毕业还一起去腐国读了研。屁股最常挂在嘴边儿的一句话就是:我要是早认识你,我就找你了。但实际上的情况是,我俩在毛都没长全的初一就认识,而且我还情窦初开的默默暗恋了他两年,结果他还是蛋都没蛋我。

 

屁股打过来的电话我80%都不想接,因为不是找我帮个忙就是拉我出去吃饭。“到啦?”那边传来他各种有精神头的声音。

 

“到了,咋的”

 

“我照片儿你给我交上去没?”

 

“差点儿就忘了,要不是买东西的时候从钱包里掉出来,估计就真想不起来了。”

 

“你大爷。”

 

“咋地,啥事儿都帮你办了咋还那么多废话呢。”

 

“哎呦别急眼嘛。周五出来吃饭!”

 

“不行,周五我有兼职,去不了。你们几个玩儿吧。”

 

“操,老子生日一起跨年你都不来,必须来。”

 

我这才想起来周五是屁股的生日,是每年的最后一天,一帮人都会聚在一起搓一顿玩一通。“哦对对,那行,那我请个假吧,我去就是了。”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想起了楠楠他哥那张脸,和那天在宾馆前分别时他低垂着眼睑冷冷的表情,又觉得难过起来。虽然很想现在就见到他,但在15年的情谊和自己热爱的爱豆之间,我还是选择了15年的友谊,带着99%高纯的不情愿。

 

出于对千哥态度的恐惧感,我只给千儿妈发了一条短信过去请了周五的假,并没有直接告诉他。想着迎新年的话还是人家一家人一起比较好,也想着降低一下自己的存在,他或许心里会自在一些。毕竟觉得那晚自己话说的太多,不过却并不后悔。

 

几个之前一直在别的城市或是在国外的朋友一聚起来就很容易喝大,原本我酒量很好,可是这一次几瓶下来,四肢也开始感觉发麻。虽然头脑依然清醒,却走不成一条直线。我明白自己可能是心里想喝醉,想喝到断片儿,想一头栽倒。因为胸口一直有什么堵在那儿,想畅快的呼吸都觉得费力。

 

我很想他。

 

很长一段时间我也想分清自己到底对他的感情有没有那么纯粹,是不是一切都是建立在“我是粉丝你是爱豆”的基础上的。有多少是建立在崇拜之上的,有多少是建立在爱护后辈之上的,又有多少是建立在女人对男人之上的。真的从现实中爱上他,我会落得什么样的后果,又能不能承受得了,能不能走出来。

 

但此时此刻,这些都不重要了。

 

因为我真的,非常非常想他。

 

聚会结束的时候,我的意识依旧很清醒,同时也很烦躁。因为头疼的快要炸掉的时候,脑子里还是只有那四个字。短短四个字符而已,却需要我用那么多的脑容量来安置,放着占内存,删又删不掉。

 

喝了酒没法再开车,屁股便徒步护送我回家,我俩在二环边儿上勾肩搭背的走着。小区门口的路边还是车水马龙,让人觉得新年的气氛很浓厚。连灯光都亮的如此晃眼,刺的我眼睛非常干涩。

 

我放下一直搭在屁股身上的手,歪歪斜斜的往前走,自顾自的唱了起来:

 

“我闷之间的爵梨好香忽远又忽近~~~~~尼明明不在窝身边窝缺觉得很近~~~~~我呸,近你大爷个脚!”

 

“你丫唱什么呢煞笔。”远处的屁股喊了起来。

 

“oh~oh~oh~oh~有一种干觉我想说民~~~我心里的咪咪~~~~是我好香喜欢….”

 

“咣。”一句没唱完,我摔在了地上。正值午夜0点,我就这样煞笔兮兮的坐在地上,跨进了新年的第一分钟。

 

“你丫平地摔跤的技能可是见长。”屁股把摔在地上的我拉了起来,我搭着他的肩膀,半倚半靠的终于走到了家门前。铁栅栏门里的火羊正在一个劲儿的叫着。

 

“怎么啦~~~宝贝儿~~~你也对我不满意昂~~~”出口的话里都带着醉意。

 

火羊还是不停叫着。

 

“怎么叫这么凶~~~刚才有人来过吗宝贝儿~~”

 

我一边说着一边使劲把钥匙链上的指甲刀往锁孔里捅,旁边的屁股终于看不下去,一把夺了过来,帮我打开了院门。门打开,我这才看见了火羊前面,离门不远的地上放着几张钱,用一个插头和卷好的数据线压着。

 

“你家进人了?卧槽这贼有没有职业操守啊还带送钱的。”屁股帮我捡起放在地上的东西,扶着我往屋里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了起来,“我从小到大还特么没捡过钱呢,谁这么好心……”

 

话说了一半感觉一盆凉水从天灵盖儿上泼了下来,从头顶凉到脚心。他来过了?什么时候来的?是不是还没有走远?看到我了吗?


心中害怕和眼前眩晕的感觉又加重了一层,屁股走了以后,我在床上一直翻来覆去到天光泛白才勉勉强强的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的时候,居然已经又到了晚上。上一次睡成这样,还是几周之前夜里去照顾楠楠的那晚,感觉已经过了很久很久的样子。头还是疼的快要炸掉,看来今天又要请假了…深深的感觉到自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老师,希望小孩儿不会怨我。

 

翻出包里的手机,屏幕上有10多个未接来电。有三个,是楠楠他哥打来的。应该是问我怎么不去上课吧…我硬着头皮,按了回拨过去,不到几秒就接通了。

 

“喂,千玺啊…”

 

“恩。”

 

“今天可能又去不了了…昨天…”

 

他打断了我的话,“我知道。你不想来就不用来了。”

 

“我…”我想来的啊。我差点脱口说了出来,我想看看你啊。不能说出实话,我思索着怎么回答,最后只能干巴巴的说了一声,“好吧。我明天再去。”

 

“不用,以后再说吧。我去练舞了。”

 

“..........哦,好的,你去吧。别太累”我精神恍惚的说完,那边挂了电话。

 

本来就堵得慌的心情瞬间又糟糕透了。我这是算被辞退了吗,被我爱豆辞退了。贩贩知道了不知道要用哪种方法打死我。我默默的打开手机相册,一张一张的翻看他的照片,看了一会觉得自己太凄惨,像个迷奸未遂的变态,又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打开电视乱拨了一气,翻到了他们在央视跨年晚会上的节目。镜头扫到的时候,他冲镜头挥了挥手,动作衔接的非常自然,两个梨涡在千万观众面前温柔的展现了出来。真会勾搭人啊,我死死的盯着他的脸,在这么多人面前发光的样子,才是属于他的世界。

 

很烦。想脱饭。想回踩。我把抱枕使劲扔到了沙发上,抱枕上印的还是他heart时期的样子,很久之前公司再版发售时拼了老命抢来。小时候那么天真可爱,现在这么这么不讨人喜欢。

 

“失业”以后,连微博也很少刷,又重新回归了二次元的天地。偶尔会转发几个站子出的高清或者抽奖,其他时候都在大号上感叹人生和爱情,转发诸如:“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拥有我的喜欢你很了不起?”这类的心灵鸡汤,非主流到我自己都不忍直视,但说出来却觉得暗爽,像一个失恋后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怨妇。

 

每天骚包又无聊的刷着大号,渐渐觉得工作生活两点一线又重新回到了正规。释然过后又觉得怅然若失,心里空了很大一块。

 

本来以为日子就会这样持续下去,我慢慢的忘了他,然后再没交集。不成想却看到了在我“干它妹啊火羊又把老子的毛爷爷给啃了”的微博下的一个赞。

 

来自那个昔日的点赞狂魔。

 

也是冥冥之中奇妙的机遇,很久才看一次点赞通知的我刚巧看到,而再刷新就已经不见。

 

好吧易烊千玺,你视奸我饭圈小号也就算了,这个大号你特么的又是怎么知道的。我看着头像上模仿姚明脸时丑出天际的自己,眼前又是一黑。

 

————絮叨的分割线————

 

这章好像都是我在自我拉扯_(:з)∠)_...大家忍一忍,就快写到千哥的自我拉扯了QUQQQQQQ。

 

【番外篇】

 

知道门外是她,可是易烊千玺还是故意问了一句。挺会挑时候来,他心里这样想着。

 

慢吞吞的走出屋,看到门口的女人手里提着一个不知道到底装了什么的大盒子,傻呆呆的盯着无时不刻不在笑开的队长。

 

昨天莫名的烦躁感又徒然升了起来。

 

生日礼物居然会送自己一个活物,真的完全搞不懂她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什么。不过看在楠楠很喜欢的份儿上,还是收下吧。他盯着那毛茸茸的一团,觉得可爱的东西果然能让人心情好一些。

 

但烦躁感很快又占据了上风。他没想到,不止是那天在台上,私下里那女人也和同为90后的队长沟通完全无障碍的样子,三言两语很快就混熟,好像打入了自己朋友内部。不知道在意些什么,他觉得自己很不想给她好脸色看。

 

心情这样起起落落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虽然几个人在一起是在给他过18岁的生日,他却觉得心累的像活了48岁。

 

更没想到的是,她最后会唱了一首最近他一直都常听的老歌。


易烊千玺看着屏幕上的歌词,觉得自己呼吸有些急促。不远处传来的声音很好听,虽然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那声音却让人觉得很动情。兜兜转转一直渗入胸口里,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心里轻轻撞击,快要破土而出。


————抱歉的分割线————


对不起拉今天来晚了,跪。摸摸


评论(17)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