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千我# 偶遇不可乱求(15)

趴在床上觉得很烦躁。

 

还不如就站在那儿大大方方的打个招呼,结果搞的自己真的像个尾行汉一样。蠢样子看到也就看到了,又不嫁给他。现在倒好,没看见还好说,看见了估计会被想“周末看到那么多次平时还要过来当私生”。

 

女人的脑补能力总是很强大,以至于到了夜里12点多都还没有一点睡意。知道作为粉丝要摆正自己的位置,本身也不应该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但既然轨迹已经有所交叉,还是要求自己尽量做到滴水不漏吧。翻来覆去了很久终于决定给他去一条短信,试探一下。

 

“今天去练舞了吗?”

 

短信刚显示送达,立马又后悔了。这不是明显此地无银三百两嘛,真是显得自己好煞笔。沉浸在生怕那边回过来一个类似于“干你毛线事”的惶惶不安中度过了漫长的几分钟,手机终于收到了回复。

 

“去了。看到你,有事?”

 

果然是看见了,这种越担心什么越来什么的日子我已经心惊胆战的度过了好久。只能借着他的问话,赶紧解释过去:“没事没事,去那边儿接个熟人,正巧看到你了。就看了一会你跳舞…打扰了哈。”

 

“恩,没关系的。”

 

悲剧。果然被嫌弃了吗,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任来着TT^TT。不敢再回复过去,我把手机扔到了一边儿。算了算了算了算了,还是不要想太多,好好工作要紧,毕竟那也不是我能涉足的地方。

 

结果,直到凌晨2、3点,源源那句“小千千肯定喜欢跳舞好的!”还在我耳边一遍一遍的嗡鸣。4444444,跳舞的多好,跳舞的懂你,唉!粗暴的自己把整个脑袋埋进被子里,这才在闷热和安静中做着各种乱七八糟的梦睡去。

 

再次调整好心情出现在易烊千玺的家门口,已经是两个星期以后的事情。因为觉得无法放平心态,所以连着两个周末都在家里做了缩头乌龟,以工作太忙和带火羊去打疫苗为理由翘掉了两周给楠楠上课的兼职。

 

再过两天就要到平安夜,这次特意买了礼物给哥俩带去。

 

难得开门的不是楠楠,而是他哥。却是一言不发的看着我站在门口,脸上带着一副看起来很不满的样子。“呵,好久不见。”我微微有些尴尬的开了口。他却依然没有让开门口,我不禁在想这小子该不会不记得我了吧,只好厚着脸皮自己迈了进去,结果面前的人还是没有要动窝的意思。

 

居然已经长到这么高了,第一次和他这样对峙着,发觉自己的脑顶貌似只到他的鼻尖。这孩子不知道在神游些啥,半天都没有反应,我只好鼓起勇气抬头直视:“干啥呢。楠楠不在家的话我就先走了。”

 

出乎意料的,他用鼻息轻哼了一声,声音细微,但是因为站的很近还是被我听到。“你还知道来。”声音有些沙哑,撇下这样一句,眼前的人终于转身,踩着拖鞋踢踢踏踏的走回屋里。

 

“楠楠想没想姐姐昂。”我把选了很久的等比模型拿出来给他,小孩儿明显很开心,甜甜的冲我说了一句:“想。”

 

“想怎么不给姐姐打电话啊?”

 

“要打来着,可是我哥哥不让。”我千哥的宝贝弟弟果然很快的又把自己哥哥卖了。我故意责备的看过去,那边儿正在看书的人脸上一副“别看我不关我事”的样子,嘴角却有憋不住的笑意。

 

“我哥说姐姐要来自己会来的。”楠楠接着把话补完。

 

霍,这话说的,这么老成。我笑了笑,把送千哥的礼物扔了过去。“喏,给你的,圣诞礼物。”盒子被他一把接住,拿在手里掂量了掂量,又看了看楠楠旁边的大玩具模型,脸上摆出了受到不平等待遇的表情。

 

“不喜欢还给我。真是”这几天整理好心情后,觉得心态淡定许多。要是放在以前,可是绝不敢这样和爱豆叫板的,虽然礼物确实没有好好准备_(:з)∠)_。因为以前送的东西太多,这次想破天也再没有什么新的创意,只好在网上定制了一个移动硬盘,想着他学习工作或许会用得到。这个礼物却遭到了贩贩的强烈抗议,“你到底买这种东西想让他存些什么!”她这样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句语音发来。

 

定金我都交了,不要也得要了,我表现的态度很强硬。幸而看样子除了尺寸外,我挑剔的爱豆并没有表现出对其他地方不满意的样子。

 

“提前圣诞快乐啦!”晚上临走,我对着站在门口的哥俩挥了挥手,“回去吧不用送~”

 

“啊,对了,明天是平安夜,我就不过来了…”

“那个平安夜,我要带弟弟出去,楠楠问你要不要…”

 

两人又同时开口。这一次再听到他说话,我发现他的嗓子好像是真的哑了。声音低低沉沉,比以前重了很多。

 

“啊?”我截住话头,问了一句

“你说吧先。”

 

“哦,我是想说,姐姐我明天就飞去不列颠了,所以周六就不过来了。你们好好过平安夜~”

“姐姐去那里干嘛?”被他哥当做支撑物的小孩儿在一旁接了话

 

“姐姐以前在那边留学有朋友啊,每年会去陪她过圣诞,就不能来看你啦”我伸手整了整小孩儿的头毛,又想起他哥刚才说到一半的话,“千玺你想说啥刚才?还有你嗓子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明天要带他出去玩儿,正好你不用过来。嗓子没事,上火。”见我皱起眉头露出担忧的神情,他很快又补了一句,“真没事。”

 

“好吧,那你好好养着吧,明儿别玩儿太累。”关心则乱,还是不要太过于上心的好。我这样想着,离开了易烊千玺家。

 

不料夜里却接到了一个凯家前线发给我的消息:他们仨后天都会飞广东,mv首发会!现场没准会跳唉!你要不要去送千玺的机,圣诞节耶也算一起过了hhhhh。

 

我了个去,想起某人现在那副嗓子,还要去跑行程,这可怎么唱。硬上的话不是要更加严重了妈个鸡。说好的不要太上心,结果心里还是担心的要死要死。后悔昨天临走的时候没有煮点梨水给他。

 

本来收拾好好的要去腐国看朋友的心现在又乱了起来。果然是距离越近越想照顾到他的方方面面,毕竟能够切实的为他做点什么,并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机会,为什么不好好珍惜。既然已经没法彻底的完全平静下自己的心情,那就随它去吧,想开一点,也不过是走进了一个曾经陌生的人的生活里,而这个陌生人恰好是我爱豆而已。

 

踌躇再三后,我还是拎着老早就收拾好的行李,去了机场。不过准备搭乘的是平安夜的隔天,去往广州的飞机。这是我饭他们几个以来,第一次跟机。

 

易烊千玺带着和他偶像同款的帽子和口罩,匆匆走进关内。目光扫过,终于看见我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眼睛蓦的睁大。不经意的掀了一下帽檐,看清真的是我以后又把脸藏到了阴影下面。

 

颇有心机的,我假装成是一个路人,没有过去参与粉丝们长枪大炮的围攻。想来也是平时见太多了,这种时候并不太想去凑热闹,心中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由于是一个人飞,又是非公开行程,公司并没有给安排头等舱,也是不知道该说自己运气好还是不好,跟他坐的位置只隔了一个过道。周围3分之1的乘客都是粉丝的样子。

 

刚刚在上飞机放好行李,看四下没人注意,他飞快的对着我说了什么,没有声音只有口型。我依稀辨别出是一句:学会跟机了啊。

 

起飞快一小时后,千哥叫来了乘务员,“麻烦要一杯橙汁。”因为嗓子哑所以音量压到很小,我凭着对他声音的敏锐程度,还是听的很清楚。

 

死孩子,嗓子都坏了还喝饮料,咋这么不注意。赶紧在一旁插话道,“美女,能不能给我来一杯‘热水’。”说话时故意把热水两个字咬的很重,想他能理解我的意思。

 

我爱豆抿着嘴,状似无语的斜眼往这边瞟了一眼,改口道:“我也要热水吧。”

 

广州的活动进行的很顺利,除去可能为了照顾到孩子的嗓子,公司没有让开全麦的问题。在台下看着他舞台上充满力量和光芒的模样,几天前刚刚下定当亲妈粉的决心又被强烈的动摇了。黑底白色涂鸦花纹的卫衣,露出整整齐齐的黑衬衫领口,每一个舞蹈动作和看着队友说话时温柔的眼神,都不偏不倚的捅到我心里去。此时此刻我只想用一个四字成语形容远处的他:真尼玛好看。

 

借着这次跟行程的机会,参加完首唱会,便一个人在广州好好的玩儿了一圈。圣诞节的气氛还没有过去,虽然不及在英国的氛围,但街上依旧还是三三两两甜蜜的小情侣。回到宾馆已经是接近凌晨,累趴在床上,接到了一个没有来电显示的电话。

 

“你托马的居然今年不来陪我,恩???”是我留学时期的室友口口,带着时差的声音从遥远的大洋彼岸传了过来。

 

这才想起来这次因为匆忙改变的主意,只是发了一封邮件过去告诉她我不飞英国了,理由也没有细说。毕竟总不能告诉她我为了追着去看小男生才抛弃了她,这样一定明天就能看见她本人在宾馆门口提着刀子等我。

 

本来整寻思着如何才能安抚她被我重色轻友了的心,却聊着聊着聊出了一个大情敌。原来这家伙一直跟我饭着一个爱豆,只不过是个不混圈的散粉而已。这一下国际长途的花费就超了标,两个饥渴的女人攥着电话balabala意淫了一个多小时共同的偶像。终于到她那边要出去了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全然忘记了被我抛弃在异国他乡的伤痛。

 

电话挂掉不到一分钟,又打了回来。“又怎么了小婊子,我要跟我千玺老公睡觉去了。”

 

那边顿了两秒,终于响起一个有点沙哑的声音:“是我。”

 

艹艹艹艹艹草草草草草草曹操曹操,如果现在是在群里聊天,我一定会甩100多个暴走的表情出去。

 

 

——一条写不下去了的分割线————

 

对不起lo主又开始絮絮叨叨拖拖踏踏了,手动拜拜_(:з)∠)_

 

【番外篇】

 

蠢。差点被直接拉倒在沙发上以后,易烊千玺脑海里只有这样一个字划过。

 

脸距离自己只有不到十厘米的人一只手护着旁边的弟弟,眼里又充斥上了常露出来的呆滞表情。好在自己反应足够敏捷,这要一下压过去不知道要磕碰到哪里。

 

他重新从沙发上站起来,心跳有些快。


看见通红的血色从那女人衣领深处沿着脖子慢慢爬上来时,又觉得有点想乐,一把年纪了居然还会不好意思。出于礼仪,他一面特意挪开目光不再去看她窘迫的样子,一面又想拿手机拍下那副表情方便以后好好嘲笑。

 

但做人确实还是不能太嚣张,这句话在哪里都适用。


第二天带着楠楠玩儿了一整天,回到家门口时才发现兜里没有钥匙。易烊千玺觉得他作为哥哥的尊严扫地。

 

这种天气总不能带着弟弟在楼道里蹲着等,去麦当劳肯德基那种公共场所又很不现实。无奈之下,他想起来住在离自己家不远地方的那个女人。

 

“楠楠,哥没带家里的钥匙,现在没地方去了。你想不想去老师那里?”

 

玩儿着手里毛绒玩具的小男孩儿眼睛马上亮了起来,“想去!”

 

“真想去啊?不然我们在附近找个暖和的地方等着也可以。”

 

“能去老师家吗?我想去老师家,想吃饭。”

 

高个子的男生笑着蹲下来,紧了紧小男孩儿衣服上的拉链,两个梨涡印深深的显现出来。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去的话,我们就去老师那里吧。”

 

 

评论(67)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