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千我# 偶遇不可乱求(14)

一曲唱毕,我故作镇定,丢下一句“去切蛋糕”,便逃似的跑进了厨房。

 

我在干啥?我在干啥?我在干啥?脸皮咋那么厚,咋那么厚,咋那么厚?不怕老到自己爱豆吗,老到自己爱豆吗,老到自己爱豆吗?

 

我举着刀子,盯着自己亲手做的蛋糕上写的七扭八歪的易烊千玺几个字,觉得还不如自己了断了自己。

 

有脚步声过来,凭着敏锐的听觉,我辨认出是千玺。可是却怎么都没法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好,只能暗暗期待他是去隔壁的房间。凭我现在的心乱程度,真的没法应付和他在同一个空间里站着。

 

天下的事总是如此,越担心什么,越来什么。脚步声停在了我旁边,我慢慢的回头望他,脖子动的像慢镜头。我知道在易烊千玺眼里的画面一定又非常糟糕了,一个可能眼睛和鼻孔都扩张到很大的女人,举着一把刀的手悬在半空中,正在像机器人一样把头转向他。

 

“别切。”

“啥?”他的神情似乎比之前有所缓和,我斗着胆子问了一句。

“我说别切先。”

 

结果第二遍,我还是没有听清。我只能看见他的嘴唇在动,可脑海里还是唱完歌时一大群草泥马呼啦啦的跑过去又呼啦啦的跑回来的声音。毕竟不会读唇语,我再次机械了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我说,不要切蛋糕。”语调比平时升高了一倍。我脑内一个遥远的地方浮现出了一行弹幕“回神回神啊,你爱豆不耐烦了。”但是这个自我警告貌似还离我很远很远…

 

“啥……..啊……..?”我又问了一遍,手里还僵硬的举着那把刀。

 

“….”有人的一张扑克脸又拉了下来,“别,切,蛋,糕。”语气明显开始有些咬牙切齿。

 

但是….对不起我的宝贝儿,我真的有在很努力听了,但是我真的,还是没有听懂你在说什么。“憋气单搞”到底是……什么……东西…….

 

万般无奈之下,我不敢再说话,但是一脸茫然的表情还是暴露了我目前已经秀逗的脑子。

 

已经把嘴唇又紧紧抿起来的人显然放弃了把我的元神唤回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里的刀,自顾自的把蛋糕端走了,我知道他脸上的那种表情叫做“很嫌弃”。

 

等我一脸衰相的挪动出厨房,客厅的那三个已经都把吹完的蜡烛拔了下来。千玺的脸上带着三道奶油,我笑了笑,想来是源猴趁他闭眼许愿的时候一把抹上去的。大哥一边推搡着王源不要靠过来乱动,一边切蛋糕,嘴里还在念叨:“王源你补~药碰我好吧,我这块都分歪~了!”

 

我默默的站在那里,简直像一个“啊,三个孩子终于都考上大学了”的母亲。五年前的约定已经过去一半,开始的几个年头非常不好熬。曾经也想唯,甚至想脱饭,忙的时候刷不了微博看不到他们的消息会觉得就这样渐渐淡去也很好。可每当再看到他们几个的笑容,在一起时开心的模样,节目里努力还却又略带羞涩的样子,喜欢的心又会重新熊熊燃起。少年盛世,三人成军,经历过的人总会懂得,在荆棘遍布的漫漫长路,有人与你一起挥剑同行,是多么难能可贵。

 

“哎哎千玺,你看这女的哈哈哈哈哈”大哥指着电视剧里一个浓妆艳抹声音又奇怪的角色,转头冲着千哥乐成猫样。

 

“大哥喜欢什么样儿的?”一旁在喂只顾着玩儿水牛的楠楠吃蛋糕的我随口问了一句。

 

“大幂幂那样儿的。”千哥明显心情好了起来,对着大哥一脸坏笑的接过话茬。

 

大哥不甘,胳膊肘捅着我爱豆又把问题甩了回去:“你喜欢啥样儿的啊,说啊。”

 

wuli凯凯问的好!这就是我想听的!

 

“还用问嘛!小千千喜欢跳舞好的!”源源嘴里塞满了奶油,鼓鼓囊囊的腮帮子一动一动的接了话。

 

小队长又把头扭向千玺,好像等着他确认。反射弧长的那位好几秒都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终于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差不多吧,就,跳舞的。”

 

跳舞的跳舞的跳舞的跳舞的。这三个在我脑海里以十倍的音效回响了无数遍。拜拜拜拜拜拜,我去脱饭了拜拜拜拜。我正满心扫兴,那边懂事儿的大哥又接了一句:

 

“要~我缩,还不如找个会做饭的女生。”

 

那边传来一声轻笑,不明意义。

 

我尴尬的头皮直发麻。我亲爱的大哥他不知道,最近最常在这里开火开灶勤做饭的,就是我这个“女生”了。

 

京城渐入隆冬的时候,贩贩终于举行了她的结婚典礼。

 

第一次见到她亲爱的“欧巴”,我实在是羡慕的不行。贩贩的未婚夫长的很像很像她学生时代喜欢的那个红极一时的韩国组合队长。当年,她已经是一条追星狗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纯洁花骨朵,从饭圈认识以后经常会看到她在三次元的大号刷她的“欧巴”。

 

每次看到我都会在想,我和贩贩还不相识的时候,她就已经追了他们十年,现在也还依然在喜欢着,虽然已经早已淡去了年轻时候的狂热,但是这种情感已经更稳定,更长久。

 

不知道,第一次追星的我,十年之约的那一天,又会在哪里,在干什么。能不能像她一样也坚持那么那么久。最后会不会也在某一天,在一个对的人身上,看到他的影子,然后定下终身。

 

“霍,够美的啊今天,我是不是还没见过你化妆呢”后台刚刚忙活完婚礼流程的贩贩,挽着未婚夫向我走过来。

 

“不及咱们新娘咂。高跟鞋我都穿过来了,够意思了吧!”

“哈哈哈,我面儿够大啊!”

 

为了体面的参加好基友的婚礼,完全不会化妆的我特意找地方做了造型,剁手花了两个月的工资买了一身这种场合穿的礼裙,想着一劳永逸。毕竟每一个追星狗都会在买东西钱告诫自己“算了吧,还要留着钱追星呢。”

 

婚礼进行的浪漫又感人,唯一的遗憾就是大屏幕在放着贩贩和她白马王子相遇相知相爱的过程时,我满脑子都是我第一次偶遇易烊千玺的画面。和现场催人泪下的舒缓音乐结合起来同样也达到了催人泪下的效果…

 

婚礼接近尾声的时候,我接到了闺蜜弟弟打过来的电话。

 

“干妈啊…”电话那边卓异带着哭腔的声音传了过来

“咋了你这是,又闯什么祸了。”

“没闯祸。”但是当他说没闯祸的时候,我脑海里已经闪过他一拳把同学鼻子打歪了,或者是用花盆砸了楼下路过老师的脑袋的好几个可怕画面。

 

“快说..你到底干嘛了?”

“我上街舞课…把脚崴了。疼TTATT你来接我”那边的哭腔装的很入戏。

 

我很不想去接他,因为我知道他现在上课的地方就在国贸的嘉禾。即使是去接个熟人,因为自己饭着易烊千玺,也会心虚的像个私生饭。

 

“你姐呢,找她去,我这儿有事儿过不去…”

“姐说让我找你,她跟男朋友出去玩儿了,晚上不回来。干妈…TTATT”

“干妈你个脑袋,你们舞社现在人还多么?”

“都下课走了,人不多TTATT,干妈你来不来啊…”那边儿已经可怜兮兮的吸上了鼻子,装出啜泣的样子。

 

想着易烊千玺那小子现在这么忙估计没空去练舞了,应该不会碰到。我答应下来,让他先用凉水敷着脚踝等着我。

 

入冬的晚上直接把大衣里面只套着礼服的我冷尿了。我一边盘算着怎么敲诈闺蜜一顿大餐,一边小跑出电梯往舞社奔去。还有几个练舞室还没有下课,门里传来舞曲的低音炮,震的我在害怕碰见某人的同时心跳又快了好几倍。

 

擦肩而过的都是一身韩范儿街舞范儿的漂亮姑娘,我的高跟鞋在木质地板上嗒嗒嗒的响着,跟这里所有的氛围都显得格格不入。唉,这就是千哥常呆的地方。

 

终于在舞社最里面的教室,看到了正坐在地板上的卓异。一脸专注的打着手机游戏,全然没有电话里委委屈屈的样子。见我来了,反应极快的摆出一副苦瓜脸。

 

“能走吗”我用脚顶了顶他的小腿,熊孩子马上嘶了一声,一副疼的钻心的样子,“疼!走不了。”

 

“走不了我还能背你是咋地!”

一听这话,小崽子脸上马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摆出一副“对呀对呀你来背我呀”的样子。深谙他这种耍赖的脾气,我懒得再磨洋工,利落的蹲下身把他背了起来。那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形象简直伟岸到顶天立地。

 

我半弯着腰苦哈哈的走着,死孩子在我背上不停的勾搭小妞儿。“姐姐下次见~”“没事儿就是脚扭到了不用担心~”

 

终于快走出舞社,感觉胜利就在眼前。想着一会儿就可以把臭小子扔进车里送回家了,眼睛却瞟到最后一个开着门的练舞室里熟悉的身影。

 

妈鸡哦什么时候来的。易烊千玺正一个人在里面练着视频里从没出现过的舞,肌肉的线条在灯光下异常明显,动作依然是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虽然看起来是一只脚下步伐各种复杂的舞,但是屋里的人对身体控制的熟练程度,还是让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挪不动脚。

 

舞社的人已经基本快走空,这么晚才来应该也是有原因的吧。屋里认真跳舞的人对着镜子检查着自己的动作,想来应该是看不到我在门口站着,我静静的看着那个荷尔蒙要达到井喷程度的背影,打算等看他跳完这一曲再走。

 

好死不死的,正在我看的入迷的时候,背上已经被我抛到脑后的熊孩子,怒艹了一发存在感。卓异故意放大了声音,问了我一句:

 

“你喜欢他呀”

 

音乐刚好同停一时间停下。屋里的人明显听见了声音,回过身来。我秒反应过来,赶紧腾腾腾的跑掉,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被看到,心里要多紧张有多紧张。


实在是,一万个不愿意让自己喜欢的偶像看到自己这副样子,出现在他的世界里,那个不属于我的世界里。

 

————一条还是脖子疼的分割线————

 

今天lo主犯懒来着,来晚了_(:з)∠)_群么~

 

【番外篇】

 

拿出钱包里唯一一张照片,易烊千玺发现是小时候抱着楠楠的自己。钱包里不都是放自己男朋友的照片么,痴汉。他无语的想着。

 

照片居然还用薄薄的塑料膜仔仔细细的贴好封了起来。看着背面自己还略有稚气的签名,忽然觉得时光荏苒。

 

“等我长大。”

 

哈,这么羞耻的话,到底怎么想到的。居然自己还老老实实的签了上去。他盯着边缘已经有些模糊的字迹,想起了那个每周末按时在自己家厨房里叮叮当当做饭的女人。

 

连夜坐飞机回来,落地才看见她报平安的短信,短信时间是很晚的夜里。旁边的弟弟已经睡熟,虽然旅途劳顿,但还是决定临回到拍摄现场前,把钱包给她送还过去。

 

根据钱包里胡乱塞着的快递单子,易烊千玺很快找到了地址。门开时,那人正在和自己的衣服较劲。被一只大狗扑倒后重新站起来,他这才看清她的样子。

 

睡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在肩上翻着卷,因为夜里被叫去照顾楠楠,睡醒的眼睛里微微布着血丝。胡乱套在身上的衣服更是邋遢的不行,睡衣的领口也毫不在意的敞着,露出脖子上刚刚挠出的几道红印。起先见到自己的到来是明显一愣,脸上还挂着那种熟悉的呆滞表情。接着又不管不顾的大笑起来。

 

突然间他觉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对楠楠的担心和一些莫名的情绪都悄然褪去。心里有什么地方被柔软的触动了,深深的疲惫感蓦然袭来。他忽然想把一切都放下好好的睡一觉,在一个没人打扰,静静的地方。


评论(36)

热度(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