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千我# 偶遇不可乱求(12)

“叫凯凯”我梗着脖子不想说实话。

 

“哦..是吗?”明显不信我,千哥把目光收回,低头看着刚把一个网球叼回来的火羊,突然低低的补了一刀,“你是想被裱了?”

 

我差点儿以为自己听错。干,小子你这么深入饭圈真的好吗。说好了给粉丝的小秘密留一点空间呢?

 

实在架不住他意味深长的把嘴抿成一条线,盯着我家火羊诡异的沉思,我只好选择逃避:“你说叫啥就叫啥,叫啥他都答应。”事实也正是如此,火羊作为一只身型硕大的古牧,脑子里对真正主人的忠贞操守却小的可怜。尤其是不知为啥对易烊千玺这家伙格外爱扑屁股。

 

饭桌上为了掩饰第一次和偶像一起进食的紧张和尴尬,我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他这次行程的情况,虽然知道他心里其实很可能想甩给我那一句“快吃饭吧别说话了”,但还是得到了极具耐心的回答。每句话的字数也略比以前多了一些,可惜内容我却没听见去多少。

 

易烊千玺15岁那年变声期完全过去以后,声线又man又温柔,能活活把人苏死。每次声音传过来,都像是在贴着耳边说话一样,放在我这种脑洞大、脑内成像功能又好的人这,一边听着他说话一边想象其实他就伏在你耳边,无异于是自杀。

 

正准备去帮我那个一次能吃三两抄手的大胃王去打第三碗饭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今晚有抢楼拿生日见面会入场券的事儿。咣的一下又把碗放回桌子上,赶紧冲到卧室里把电脑拿过来。

 

“卧槽还有2分钟。你看看,9000多人同时在线,尼玛全都是来抢票的吧。你看看,参加你一个生日见面会怎么那么难,你看看。我去,10000人了。这尼玛谁抢得到啊!本来我就手残…现在还卡上了!!!!卧槽卧槽大哥求不卡啊!!!”一边不停的F5一边絮絮叨叨的抱怨。旁边若无其事的哥俩也放下饭碗过来观战。突然意识到自己话好像太多,赶紧知趣的闭了嘴。

 

生日会的主角用手支着下巴,偏过身来。这家伙没准是第一次看粉丝抢票的盛况,却一脸很闲的样子。凭啥我在这儿这么拼命你这么闲,我心里充满深深的怨念。完全意识不到千难万难求一票想去看的真人就在自己眼前。

 

“卧槽抢到了!100个里第98个!真是醉了!”我激动的截图下来甩到饭圈的群里,“哈哈哈哈能去你生日会了,真不容易。姐姐我这几年抢票越抢越牛了!”忘乎所以到忘了绷住自己高冷矜持的形象,我冲着眼前的人一通慷慨激昂。

 

拿着碗要去自己打饭的小子,扯起一边的嘴角,低着头,邪邪的笑了一下。那笑容一闪即逝,我却敏感的捕捉到了。


真是幸福啊…如今能看到他这么多好看到炸的小表情。

 

千哥端着饭回来的时候,我正点开贩贩私聊我的语音。手机里传来那边乱七八糟的杂音,和她无比大声喊过来的话。

 

“抢到了!?你最近人品好到飞起!!不是,给易烊千玺做家教还不免费送你一张门票吗,还要自己抢?你这个家教也是real没有人权了!”

 

几秒钟后,楠楠天真的声音也从另一边传来。“哥哥,你怎么不送给姐姐门票啊。” 


Double kill!贩宝楠宝干的漂亮。看着那边儿一不好意思就习惯性把眼睑低垂下去,面色微赧的人,我哈哈哈哈的笑着,故意又用语音回了过去:

 

“没办法啊,我爱豆太小,不懂事~”

 

俗话说,做人,还是不能太嚣张。一周后的周末,千哥生日的前一天,我遭到了惨痛的报应。公司快递过来的入场小卡,被我夹在和饭圈妹子互换的生写相册里,给寄了出去。这个失误简直蠢到让我想从公司楼顶跳下去。

 

夜里想起来的时候已经不可能再给快递的小哥打电话,唯一的机会就是一早去地区的收件中心拦截。如此,在最应该满怀期待好好享受的这天一早,我却直奔去了离家老远的快件中心。又是电话客服又是找负责人,出示了好几次证件和电话号码后,才终于拿回了差点儿就寄出去的入场小卡。此时生日会都早已开始,我打车从城东边儿一路风尘仆仆,奔向城西边儿。在不知第多少次催司机师傅再开快一点儿的时候,师傅终于回了我一句:

 

“小姑娘你这是赶着去投胎还是嫁人啊”

 

嫁人啊师傅!!!!嫁人!!!!我在心中绝望的呐喊着。

 

 赶到会场的时候,活动已经过去大半。偌大的一个场地,我猫着腰一路小跑着找自己的座位号。会场里的气氛热烈的要把房顶掀起来,妹子们全都在使劲摇着手里的灯牌和应援物,尖叫声震耳欲聋。我全神贯注的盯着每一排的地上标示的荧光数字,依稀辨别出粉丝们是在喊“大哥看我”“凯爷看这里”。

 

突然间世界静了两秒,王俊凯带着一点周董腔的声音无限扩大起来:“就是你,那个带红帽子的女生。那边儿站着的那个。”

 

没记错的话,为了在现场引起千哥注意,我特意带了顶血红血红的帽子。有这么巧?我终于抬起头向台上望去,大哥的手还没放下来,食指依旧霸气的指着我站的方向,又说了一句,“就是你。”以我和大哥为两点连成一条线的空间里,所有的目光都刷刷刷的向我袭来。

 

倒吸一口凉气,我了个大槽。老天爷你在玩儿我?游戏环节点粉丝上台互动的机会,就这么着意外的给刚到场的我捡了个漏。

 

两腿僵直的往台上走着,出于对可能会被心怀不轨的人裱飞天的担忧,我偷偷的把贴在衣服上的“易烊千玺”几个字揭了下来,这种场面,属性还是不要暴露的太明显。

 

台上刺眼的灯光下,我看见千哥正一下一下的翘着前脚,看着我一步一步走过来,脸上的表情模模糊糊让人看不清。

 

我在外面死赶八赶才赶上的游戏环节,是和凯爷一组作为搭档。游戏过程无比顺利,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的软头毛,配着笑起来才会露出来的小虎牙和老虎纹,萌得我简直想站一天凯苏。最后的“你唱我猜”,更是因为学生时代有着共同的偶像,只用了一半的时间就攻克了所有题目,完败千玺、源源两组。

 

几个上台的粉丝和爱豆玩儿的兴奋起来,完全没有了距离。恐怕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亲眼看着他们笑看着他们闹,饭了这么些年,也算完完全全值得了。少年时期他们最最美好动人的瞬间,这几年都能尽收心底,也算是在几个男孩成长的过程里,留下了一些的足迹。

 

大哥靠过来在我耳边说悄悄话的时候,台下的惊呼震耳欲聋,我不禁开始考虑到底能不能活着从这个会场走出去。事实是,中二的大哥无非只是想让我配合他完成最后中二的宣言。


我和王俊凯握着同一个话筒,冲全场大声道:

 

“这是一场属于90后的胜利!”

 

 

隔天。

 

因为前一天参加生日见面会太过于兴奋的我一脸疲惫,却还是尽职尽责的来到了易烊千玺家。今天就教楠楠做土豆泥沙拉吧,省时又不费事,我这样想着,按了按门铃。

 

开门的,是正叼着一个大鸡翅的王源。

 

我一下愣在了原地,源源身后传来音箱的噪音,震得让我感觉地面都在颤的音乐也没有盖住屋里千玺和大哥吵闹的声音。

 

“谁啊?”我听见屋子的主人在里面喊。

 

等等易烊千玺,你小子这么多天了还不知道我周末会来吗。明知故问是几个意思。

 

源源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我看了几秒,又回头喊了回去:“不知道!一个姐姐!长挺漂亮!”这一句话说的我心花怒放。源源过来让姐姐抱下_(:з」∠)_

 

还没等我伸出魔爪,凯爷和千玺就从屋里走了出来。见是我,大哥先是一愣,随机又立马毫无戒备的笑开来:“你不是,昨天那个…”他扭头看了看千玺,等着对方也回忆起来。

 

“恩,你来了啊。”我那爱豆则是一脸的无动于衷,每次都心疼笑点低的小队长旁边总站着这么一个反射弧长的猪队友,我主动开口接过话头:“凯爷好!我是,我是楠楠的老师,你们既然今天来的话,我就不打扰了,下次再来上课。”

 

说着便准备退出去,屋里,千哥看都没再多看我一眼,转身走回客厅。留给我一个无情的背影。走过拐角处时,终于留下一句:

 

“没事让她进来吧,她是楠楠家教,大哥你粉丝。”


评论(30)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