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千我# 偶遇不可乱求(11)

那条长长的短信,我斟酌了很久都不知该如何回复。说不用谢、不客气?太生疏。不想把我和他之间的距离拉的更远。还不如回“老子牛叉吧还不赶快学着点儿啊小崽子”。

 

“楠楠那么聪明,我没教啥的,不用这样说。”最后只得这样发回去,拍拍马屁总是万无一失。


“那也还是谢谢了。”

 

这样客气过来又客气过去估计是聊不完了,我脸皮一厚,打下一条:“感激我就透露一下内部消息吧行吗千哥!生日会在哪儿什么时候办!?”


“抱歉,这个公司不让说的。”

 

无情,我又不会公布出去,一点儿福利都没有的厨子不想当好司机。但也只好回复说表示理解,刚才只是开个玩笑。那边儿嗯了一下便没有了回音。晚上睡觉前才想起忘了问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微博。

 

吃一堑,长一智。知道自己的微博可能被视奸以后,准备在网上转型做一个矜持而有文化的阿姨粉。不敢再加上诸如“娶我”“up me”“躺平”这一类用来表达真。实。情。感。的词汇。每次只能用“源源好可爱,要多吃饭~”“凯爷美哭了高中不要早恋~”来掩饰我的一颗火鸡般的心。遇到关于他本人的微博,更是小心谨慎,多半只敢在转发里留下“转发微博”四个字。

 

相安无事的又过了一周,周末的时候带着楠楠在家学做冰淇淋。我以快入冬天气太凉为借口要他放弃冰淇淋改学做蛋挞,小孩儿却硬是不肯,还撒起娇来。也真是混熟了,一点儿不再拘谨。知道我耳根子软,每次都要使出撒娇这种绝杀。

 

大功告成后,楠楠和我悠闲的一人捧着一小碗刚做好的酸奶冰淇淋边吃边看着电视。隔壁屋里一直砰砰砰的放着舞曲,扰的我有些听不清。这几次来,千哥都把自己关在屋里练舞。这么拼,大概是又要有新的单曲要出了吧,很想提前听听。我盯着紧闭着的门发了会儿呆。

 

没等我把眼神收起,那扇门已经突然从里面打开,楠楠他哥,不,我男神,在我毫无心理准备的时候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惯了他居家装束的我,差点儿忘了视频里刚跳过舞的那个男生,荷尔蒙散发的有多让人心动不已。第一次看到这种形象的真人版,我觉得自己全身的机能运动都停滞了。

 

走过来的人刘海儿微湿,乱乱的贴在额头,黑色的运动背心以外露出来的身上全是汗。我的眼神简直无法移开,隐隐约约能看得到胸肌,在背心后面一起一伏。他呼吸有些粗重,连带着声音都不像以往稳定。

 

“还有吗?”他看着我和楠楠手里的冰淇淋,问了一句。

 

楠楠还在聚精会神的看着他的卡通人,没有搭理他哥哥的意思。我只好一边应着一边起身准备去厨房帮他拿一些过来。

 

这一站不要紧,一下撞在了突然弯腰去拿弟弟手里那个小碗的他胸前,我赶紧伸出手想扶着什么保持平衡,结果慌乱中,却抓住他的衣服又倒回了沙发上。眼前的人被我一下子带的倾斜过来,吓得我第一反应出手护住了楠楠,来不及躲开。

 

学舞蹈的人确实非常敏捷,马上单膝顶在了沙发上,一只手扶在了靠背,支撑着要压下来的身体。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这种随时可能让我心肌梗死的近距离下,并没有像传说中那样包裹着“男性气息”或者“粉红色的泡泡”。因为我所有的感官系统都已经认定主人脑死亡,停止了工作。客厅里的气温徒然飚高了10度。

 

“没事吧”他重新起身站好,我这才敢抬头看过去,剧烈运动后的脸颊通红,嘴唇紧抿唇珠明显,眼神微微有些闪烁。

“没,没,我给你拿内什么去,内什么,冰淇淋。”我努力把自己舌头捋直,暗自觉着终于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呼吸急促到失控大脑快要爆炸”。

 

他拿着我给的冰淇淋回到屋里。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那扇门一直紧紧的闭着,再也没有打开。

 

周末的第二天,我没有去兼职。因为楠楠他哥说带着弟弟去游乐场了,叫我不用过去。一整天都在家闲着无聊,逗逗火羊刷刷微博,傍晚的时候开始骚扰起贩贩。

 

“呦,家教做的开心啊,还想着我呐”

“开心啊,怎样?”

 

“你也不想想你的开心是建立在谁的牺牲之上”

“是是是,我的肉体你随便拿去!”

 

“滚,谁要你的肉体。下月必须来参加我婚礼”

“次奥,下个月?认真的?”

 

“逗你干嘛,真的,我老公你还没见过呢。”

“霍,终于不说我千宝是你老公了”

 

“都是!”

 

和她胡扯八扯了好久,我又重新躺回床上。身边的闺蜜朋友都一个一个结婚了,我未来的男票也是连个影子都没有,难不成真的要等我30的时候嫁给千哥。

 

八点多的时候,首页的阿姨们又沸腾起来,因为@TFBOYS-易烊千玺百年不遇的发了条原创微博,附带着和楠楠在游乐场的自拍。我深深沉浸在颜狗的幻想世界里,以至于门铃响了好久都没有反应。

 

第二次看见爱豆站在自家门口时我已经非常镇定,火羊也被我死死的挡在身后,以防止它突然冲过去舔我千哥的屁股。同样站在门口被哥哥拉着小手的楠楠可怜兮兮的告诉我,他哥哥忘了带家门钥匙…

 

哥俩头上顶着可笑的乔巴帽子,手里还提着好几个毛绒玩具,想必是玩儿游戏赢来的。做了一个鄙夷的表情给那个看起来有点不太好意思的人,以报答他之前几次嘲讽我的样子。

 

第一万次庆幸自己因为今天实在闲的没事干,在家收拾了屋子。给了我的宝贝“学生”和宝贝“偶像”留了一个干净整洁的印象。所以说,这一天,我还是没有逃过当厨子的命运,又亲自操刀给玩儿了一天饿坏了的两人做起了晚饭。一边准备着晚饭,一边又胡思乱想起来。

 

没有带钥匙无处可去的时候,他愿意带着弟弟来找我,心里有种因为被信任而带来的喜悦感。以前打榜、投票、艹销量,虽然也是贡献了一份力量,但却总觉得太遥远,太没有真实感。如今真的成为了彼此生活里的参与者,能为他和他家里人,做点儿什么,会觉得太不可思议,真实的让人难以相信。不知道这样的来往又能持续多久呢,我感觉到自己的心态正在渐渐发生改变。

 

外屋千哥和楠楠正逗火羊玩儿的开心,小孩子和小动物在一起的画面,真是最美好。楠楠开心的笑着,被火羊追着到处跑。千玺见我端着菜出来,带着难得一见的笑开的样子,开口问道:“它叫什么名字?”

 

坏了。

 

顾名思义,给火羊起名时我正饭他们饭的入迷,所以想都没细想,就以“烊”给这只大古牧取了名字。这下真是被问倒了,咋解释。

 

“叫…咪咪…”我干巴巴的回答他。

 

“咪咪..?”他侧过头来看我,挑了挑眉毛,脸上显露出“你确定?”的表情


“那天来的时候,听你,不是这么叫的啊。”

 

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要和我死磕到底,小崽子还有一周才成年就敢和长辈叫板了。

打死不想让他知道我痴汉得连宠物都用他名字的字,我默默想了想,机智的回了一句:

 

“叫凯凯。”

 

 

————我是一条分割线————

 

大哥信我!我是爱你的_(:з)∠)_

 

【番外篇】

 

13岁的易烊千玺第一次出公开行程,在机场被姐姐级的人物围着,心里一直很紧张。挨个签完名后,坐在候机室里,一直微微的抿着嘴。

 

这时旁边又多了一人,他抬头看过去,这人明显比他还要紧张的要命,直勾勾的看了他好几秒,嘴唇动了好几次都没说出话来。千玺觉得心里有点想笑。等了一会,那女生终于慢慢开口,声音轻得差点听不到。

 

“千玺,能不能帮我签个名”那人小心翼翼的问着,眼睛却一直在游离状态,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

 

看着有人比自己还紧张的要死,易烊千玺觉得心里莫名其妙的放松了许多。签好自己的名字后,他伸手接过了对方递来的红色礼物袋子。而递袋子的人却拿着手里的to签秒速退到了两米开外的地方。但是他依然能用余光看到,那个紧紧张张的粉丝还在远处直勾勾的盯着他。

 

易烊千玺觉得很有意思,本以为喜欢他们组合的都是稳重又温柔的阿姨,没想到这阿姨见到比自己小的男孩子,也会怂成那样儿。

 

飞机上,他挨个打开了礼物。组合突然火了以后,第一次收到粉丝送来的礼物,小孩儿心里很高兴。打开其中一个礼物时,袋子里掉出一封对折都没对齐的信。洋洋洒洒写了足足三页多,内容絮絮叨叨不知所云,字体却大方漂亮。一直练着书法的小孩儿看着,觉得十分赏心悦目。他想起给他这个袋子的粉丝的脸,左眼下一颗明显的泪痣让人很容易记住。

 

信的落款后面还加上了一句明显是最后一刻急急忙忙写下的微博ID和一句“千玺请眼熟我!”。

 

那晚下飞机后,易烊千玺半出于听话半出于好奇,把那天收到的几封信里带的微博ID,都加上了悄悄关注。

 

毕竟那是组合大范围内火了以后,第一批喜欢了他,追随了他的人。

 


评论(44)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