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千我# 偶遇不可乱求(9)

早上醒来头疼欲裂,想想八成是昨晚回家的路上着了凉。

 

从枕头下摸出手机,给boss发了请假的短信过去。老了老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皮实,加上偏头疼的老毛病,真是要了我半条命。

 

想起昨晚给千哥发的短信,今早还是没有任何回应。是太忙吧,也或许是觉得应当保持距离。虽然已经成为楠楠的家教,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教做饭的饭。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摸了两粒止疼片吞下,准备继续补一大觉。

 

再醒来时,窗外居然已经夜幕四合。

 

糟了,应该过去看看小孩儿的情况的,结果却睡成一头猪。急忙撩开被子翻找手机,发现已经晚上7点多。光着脚跑到储物室倒了满满一盆狗粮放在火羊面前,一天没喂这家伙居然跟我闹起别扭,脑袋钻到茶几下用屁股对着它主子,怎么安抚顺毛都没用。架不住我一个劲儿的闹腾它,居然直接跑到院子里的狗窝趴着去了。

 

亲妈如我,从英国回来那年特意为它搬家到了一层,门前有一方小院子可以给它折腾。这下倒好,居然还养出了地主脾气。

 

拗不过这大家伙,只好放任它自生自灭。从衣柜翻出一条裤子直接套在睡裤外,在我费劲巴拉的把睡衣从裤子里扯出来的时候,院子里的门铃响了。真是事儿越多,越来事儿。我一只手攥着手机翻看未接来电,一只手继续扯着被穿的乱七八糟的衣服,走到门口给外面的人开了门。

 

门开不过两秒就想立刻关上,可是已经来不及。余光看到身旁一个硕大的身影飞过,我还没反应过来,来人已经被撂倒。那一刻,我的世界灰飞烟灭。

 

易烊千玺被火羊一个飞扑,放倒在地上。

 

“火羊,回去!回去!”我用拖鞋一个劲儿的顶它的屁股,这货终于不情不愿的挪开两只大爪子,小跑回我身后伺机而动。

 

被热情招呼了的人淡定的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土,嘴唇又抿在了一起。棒球帽加上外套帽子的阴影下,我似乎看到他脸黑到谷底。

 

实在是不知道应该先笑还是先哭。最后还是先乐了出来,结果还越乐越收不住。毕竟我家火羊曾经是一个只对美女屁股有兴趣的,品味挑剔的狗。

 

我知道现在从易烊千玺的视角看,画面一定非常糟糕。一个头发没洗没梳炸在脑袋上的女人,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半拉衣角掖在裤子里,半拉衣角耷拉在外头,脚上踩着拖鞋,在自己面前傻笑到停不下来。隔壁家的宠物泰迪也被我颇具穿透力的笑声吵的叫唤个不停。

 

不得不说我家的爱豆真的很有素养,一直等我终于管理好自己的表情,正经严肃起来,才开了口:“你这个落在我家了”他手上握着我的钱包,“里面有你的快递单,上面有地址。”

 

“啊,啊,我都没有注意到掉了!”想来估计是坐在楠楠床边时,从兜里滑了出来。“谢谢谢谢谢,还麻烦你送回来,太感谢了。”

 

“没事,我看地址不远,就顺道拿过来了。”他把手插回兜里,目光移开不看我的眼睛。我战战兢兢的在心里猜测是不是把自己爱豆搞生气。忽然又想起我钱包里珍藏的签名,是不是也一起被看到。痴汉的形象可能又被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要不,要不要进来坐坐。”话一出口我就后悔到太平洋去,一方面觉得自己太逾越,一个公众人物怎么可能到粉丝家里去,一方面是想起自己那乱的和台风过境一样的家。

 

“不用了,我一会赶飞机。”

 

我这才想起来,他本应在上海踏踏实实的录制节目。心里有点沉,我开口问道:“担心楠楠回来的么,楠楠现在怎么样了?我今天…睡过头,正准备过去看看,你就来了…”

 

“恩。我弟弟很少生病。这次很突然,很担心,就回来了。”他的脸上有一点点疲惫,眼眶下有淡淡的青色,“没事,已经不怎么烧了,你休息吧。”

 

“那就好,那就好。”我放下心来。“那你快去忙吧,也注意休息哈”我厚着脸皮叮嘱,好在有第一次天桥呕吐事件做铺垫,再一次在偶像面前出洋相我已然淡定许多。保持说话不再打颤,牙齿不咬舌头,自觉进步很大。

 

他把帽子又往下压了压,摆摆手道别。

 

“谢谢。”


再次听见这句温柔的话语时,周围寂静无声,两个字轻轻落在了空气里。我忽然只想紧紧的拥抱他。不带任何多余的想法,姐姐对弟弟或是粉丝对爱豆亦或是女人对男人的情感,全部都抛开,就那么,紧紧的拥抱他一下。

 

但我没有,也不敢。

 

千玺走后,我丢了魂一样走进屋里。

 

手机屏幕上是傍晚时,来自我以“不可及”为备注的,易烊千玺的6个未接来电。


————我是一条好困的分割线————


妹子们可以留言吐槽的啊_(:з」∠)_po主很好勾搭哒,晚安:)

评论(38)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