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千我# 偶遇不可乱求(8)

贩贩明显是想直接抹掉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

 

“你再讲一遍再讲一遍”这已经是第三遍了,讲述我神一样的那几天。“不然我把你裱出去你信不信。”

 

我用了十顿饭才把贩贩的这个兼职买了过来。毕竟她已经是一条脱饭狗,但居然还抱持着对往事的感怀,絮絮叨叨了一下午多么后悔第一天没有去上班。

 

“反正你也不会做饭,成全我和我老公咯...”话还没说完就被劈头盖脸数落成了心机婊,确实我没有一颗圣母心。想到这种事情如果被饭圈知道,估计会把我直接裱飞天,可以即刻开始准备出道事宜。但又觉得并没有太大所谓,除去每周去做“家教”,我也并没有过多想参与他生活的想法。只是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他,就挺满足。虽然不知道日子久了,自己还能不能保持这种平静的心态,还能不能坚守自己的原则。总之,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贩贩最近忙的屁股朝天,因为这厮快突然决定要结婚了。小两口子在筹备婚礼的场地和工作单位来回跑,她必然是再没有功夫多做一份兼职。这才勉勉强强答应了把工作全权交付给我,其实主要原因我觉得还是她做的一手好黑暗料理。

 

如此,我就这样幸运的在易烊千玺家里“稳定”下来。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这个定律在千氏兄弟这儿,完全是没有适用性可言的。因此我在千哥和楠楠那里的地位是,一回生,二回生,三回依然生。

 

楠楠乖巧听话,但是性格内向不太爱说话。只有面对他哥哥的时候,才露出小孩子天真烂漫的本性。我那个爱豆也是不知偶像包袱太重还是怎的,每每我在教楠楠做点心做小吃的时候,总是在旁边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只有偶尔我话唠般的去搭个话,才会随便应几句。

 

偶尔会想到很久以前的视频里,他和王源那一副活猴样,那时真让人喜欢到不行。与现在的模样差别这么大,不知是真的成熟了起来,还是隐藏了自己。

 

“你生日的时候,源源和大哥是不是也要来北京的?”

 

他慢慢地瞟过来,回答道:“来。”

或许那个时候,他才能表现的开心点儿。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那种high到沸腾的气氛,每次都暖得要让人心都化掉。

 

勤勤恳恳的打了一个月的工,总算在我第四次去当厨子的时候,楠楠小天使改口叫了姐姐。声音甜得差点让我把自己手指切下来。忍不住得意忘形的看向千玺,想表达自己的喜悦,却见他注视着弟弟忽而笑开,眉眼弯弯,两个梨涡璨璨夺目。少年模样还没完全褪去的脸上,已经有了男性的成熟和内敛,笑起来的时候温柔到爆表。

 

兄弟俩的双杀袭来,简直让人头晕目眩。感觉到我的目光,千哥把视线缓缓转到我身上,慢慢收回那个阳光灿烂的笑容,嘴角微微上挑:“糊了。”


我这才元神归位,放在锅里正在煎的香肠已经变成了黑色。

 

一周后在微博上看到,组合去上海的行程消息。想着这周末估计就是我和楠楠两个人的世界,感觉心里放松不少。毕竟总被自己偶像在一旁监视着,感觉会折寿。周四的时候,好友圈里有了机场图。依然是帅到不行的机场style,和偶尔在家见到的卫衣配睡裤全然不一样。我嘿嘿的笑了起来,或许,我是第一个看见他那副样子的饭吧。他并不避讳我,心里觉得很开心。

 

忙碌一天过后,下班头疼又犯起来,七、八点便早早的睡下。

刚刚睡熟,却又被一个电话吵醒。

 

不会公司这种时候来活儿吧,我不情不愿的接了起来。

 

“喂,你好”

“是我。”

“啊..?你是…”

“我,易烊千玺。”从昏昏沉沉到五感全部被打通只需要不到一秒的时间,我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想起自己之前和千儿妈交换过电话,以备不时之需。

“楠楠好像病了,帮我去看看他。”那边接着说。

 

“什么!?发烧了么?他一个人在家?”我一个打挺从床上翻下来,开始单手往身上扒拉衣服。已经是晚上快十点,这种时候父母还没回家吗。

 

“是的,他一个人在家。爸妈现在在赶回去的路上,帮我去看看他。”那边又重复了一遍。

 

知道他心里着急,我赶紧答应“好好,我这就过去。五分钟就能到。”挂下电话,连头发都来不及打理就匆匆忙忙冲出家门。

 

花了比以前少了一半的时间就赶到了他家。楠楠从监控里见是我,才开了门。小脸红红的,嘴唇有点泛白,身上裹着一层他自己的小被子。

 

“你哥哥说你病了,叫我过来看看你,怎么样,有没有难受?”边说着,我把手放到孩子的额头上,果然是发烧了,体温很高,表情也无精打采。

 

赶紧给千儿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夫妇两因为晚上应酬没有在家,现在正开车往回赶。小孩儿微微靠在我蹲下的身上,感觉身体绵软无力。我把瘦瘦小小的他抱回到床上,盖好被子,把毛巾浸透在凉水里然后敷在小孩儿的额头。又把电话打回给千里之外的楠楠他哥问了药箱的位置,开始一边给小孩儿测体温,一边学着用小时候自己发烧时,父母给我降温的方法,用一些医用酒精擦拭小孩儿胳膊。

 

忙碌完后又径直走进厨房熬粥,煮水。一会儿孩子醒了,喝点暖和的东西,兴许会感觉好一点。

 

偌大的房子里,安安静静悄无声息,只有煮粥的锅里胡噜胡噜的冒着泡。我长叹一口气,心疼小孩儿一人生病在家,难受也不哭不闹,默默等着父母回家。又心疼远在异乡的千玺,生命里如此重要的人病了难受了,都不能陪伴在身边。

 

给楠楠喂过粥后,又哄他再次睡下。小孩儿睡前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望着我,手拉着我的袖子,“姐姐,你走吗?”

 

一刹那间,心酸到眼泪都要飚出来。我抚了抚他细软的头发,应声安慰,“不走,姐姐在这儿陪你。”他依然一副不太放心的样子。


“快睡吧乖,真的不走。一会儿你爸爸妈妈就回来了。” 

“姐姐。”

“恩?”

“你头发好乱...”说完这么一句,小孩儿终于安稳的睡下,一只手依然紧紧的攥着我的袖子。

 

十几分钟后,千儿爸千儿妈终于从外面赶了回来。我松了一口气,轻轻把衣服从楠楠手里拉出来站起身。跪在床边太久,双腿直发麻,差点一个踉跄给千儿爸千儿妈磕一个响头。

 

家里有了大人照顾,我便准备告辞离开。叔叔阿姨几次向我道谢,说帮了他们大忙。临走还塞了不少水果让我带着,对打扰了我休息表示抱歉。能帮忙照顾到楠楠,自己心里当然觉得很欣慰,完全不会去在意休息什么别的。提醒了他们厨房里还有剩下的粥可以热着吃,我便从千玺家里退了出来。

 

户外冷风习习,由于出来的太匆忙,衣服都没有穿够。北京的冬夜冷的人不停地打抖。我掏出手机,翻开通话记录,打下一条短信给那边惦记着弟弟的人发了过去:

 

“千玺,你爸妈已经到家,楠楠睡下了。刚才烧已经退了一些放心,我就先回家了。录制辛苦,早休息。”

 

过了很久,那边依旧没有回应。

 

我回到家,虚脱一般的又沉沉睡去。

 


评论(19)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