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千我# 偶遇不可乱求(7)

我干巴巴的苦笑了一下。

 

“千玺!”屋里传来千儿爸嘹亮的声音,“你去送送老师!”

 

“啊,不用不用,我没事的!”我连忙喊回去。再跟这小子多呆一秒我恐怕有可能会歇斯底里地哭出来,与偶像单独相处的激动有之,之前糟心偶遇的尴尬有之,实在怕被嫌弃到死的担忧更有之。

 

千哥却实实成成的从门口走了出来,看样子准备要送我下去。薄薄的嘴唇微微抿起,两粒唇珠又显现出来。不要命的脑补了一下轻吻唇珠的画面,我的脑子又当机了。

 

我了个大槽,我特么的在想什么。

 

赶紧屏着呼吸转身往电梯走去,身后的人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电梯里没有其他人,却也让我感觉空间小到窒息。我喜欢了5年的人,就在我身旁静静的站着。说啥?说点啥?从迈入电梯的一刻我就在心里拉扯着。

 

楼层已经下到过半的时候,我终于开口:“千玺,我之前,特别喜欢你。”看他把目光移过来,我又继续说下去,“饭你们挺久了,看你们现在都长大了,感觉特别好。”

 

他微微笑起来。我又鼓起勇气补了一句:“我当初,就是你舞蹈视频入的坑,嘉禾那个。”

 

“谢谢。”


简单的两个字。我在视频里,在签售会上,都已经听过无数遍。永远不会变的,低低的,苏苏的声线。

 

“现在累不累?每周都要飞。”

“还行,不累。”

 

有那么一瞬间,真的害怕他又说出那句“已经习惯了”。如果亲耳听到那样的话,我想我真的会玻璃心到抱着他失声痛哭。还不到18岁的少年,在我眼里有时依然是个孩子。追一个年下的组合,尤其是当年他们都还初中就已出道,公司不成熟,圈内舆论跟风倒,资源又几乎寥寥无几的时候,真是应了那句“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

 

“那,接下来有没有什么活动?在北京。”虽然感觉这样套话不是太好,但想想反正我也只是没话找话而已。

 

他并没有显现出拒绝回答的样子,“有的。恩…生日的时候,有见面会。”

 

“啊!对了,千玺你生日要到了。”

“恩。”

 

是18岁的生日啊。成人礼,这样重要的日子,看来必须要去了。“会卖票吗,怎么参加啊?别又搞什么抽奖啊公司,我也是从来都没中过。”

“这个不清楚,过几天会有公告的吧。”

 

好吧,八成又是会员抢楼。公司的虽性还能不能改一改了,该好好卖的东西不好好卖,淘宝店倒是经营的红红火火。

 

电梯终于下到公寓的大厅,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我赶紧走出去,冲他摆了摆手,“你直接上去吧,我走了先。快回去吧不要被人认出来了你,拜拜”

 

他站在电梯里,也冲我摆了摆手。门缓缓合上,我还依然僵直在原地。几天前的我根本不会想到,我就这样半只脚踏进了我爱豆的生活里。目睹了他这么多年的点点滴滴,我好像无比了解他,又好像根本不了解他。脑海里乱糟糟的,理不出头绪。

 

在我愣神的时刻,电梯的门又突然再次打开。里面依然站着千玺,看到我还在原地傻傻站着,他微微愣了一下。我心里又是一沉,完了,我爱豆一定会觉得我太痴汉…掉头直接走又不太好,干站着简直蠢透了。我只好低头把目光放在他脚上踩着的居家棉拖鞋。


千哥从电梯里走了过来,递来一张照片,示意我接下。落在我手里的,是一张生写,背面龙飞凤舞的签着一个名字,字体再熟悉不过。


是王俊凯的真迹。

 

为啥你本人不送你的啊喂,我脑子被整的有点发懵。

等一下,难道那次签售被看到“我爱王俊凯”贴纸的事,他记得!?也不能,粉丝而已,他一天哗啦哗啦签那么多人,能记得谁。

 

“这个,送你。今天,谢谢你了。以后,也先谢谢你。”他惯性的吸了吸鼻子,表情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温温柔柔的样子一下击杀了我的心。


啊...凯凯的也很好啦,等下拍照拿去给布丁那个凯苏好好炫耀一下。

 

小心翼翼的把签名收好放进钱包里。其实夹层中已经收藏着一张照片,是千玺穿着红色棒球衣抱着“小熊猫”楠楠的那一张。照片的背后,是一个to签,字迹边缘已经有一点点褪色,但我依然视若珍宝。

 

“那我走啦千玺,谢谢签名。”

 

“恩。”淡淡的,眼前的人又恢复了高冷的常态。

....

“还有,千总,我其实是千苏啊...”

“恩...”两道目光有意无意的飘向我的手背。


不知道自己哪根神经又搭错,我条件反射的把手缩到了背后,好像手背上真贴着一个“我其实爱的不是你啦哈哈哈”的贴纸一样。


对面那人的脸上,又浮现出了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是一条还没起床的分割线————

 

To签的故事。

五年前。

 

原来追星还有接机送机这一说,也是涨姿势。千玺第一次南飞广东和凯源两人碰头去拍一部电影,圈里的几个基友撺掇我这个同城的千苏过来送机。

 

因为完全没有追星的经验,我便又生拽了一个源苏陪着自己。前一天晚上急急的去选了礼物,趁室友不在的时候,在宿舍里洋洋洒洒写下了长达三页的“情书”放进了装礼物的袋子。

 

第一次见真人,紧张的要命。在候机厅里远远的站着,不敢过去,千玺身边有两三个来送机的粉丝正在要签名。与很多年以后的他相比,那时站在他身旁的人,还很少很少。

 

后脑勺睡平了的头发和脸上两抹淡淡的红晕,孩子气的可爱样子紧紧攥住了我的心。

 

“你别这么怂好吗,直勾勾的。”身边的基友生生把我推了过去。

 

这时签名都已经签完,低着头的小孩儿注意到身边又过来一人,便抬眼看向我。“千玺,能不能帮我签个名?”我声音无力的像马上要失声了一样。

 

他微微点了下头,嘴唇轻抿,接过那张印有他抱着楠楠的照片。“就写,TO YUN就好,写‘等我长大’这句吧,还有你的名字。”

 

小孩儿拿笔写字的姿势非常好看,我简直花痴到要飞起。接过签好的照片,我把礼物袋子递了出去,一声小小的,细微到几乎听不见的“谢谢”。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走远,脚步轻快,带着学生式特有的节奏感。手里提着两三个刚刚收到的礼物袋子,我大红色的纸袋子夹在其中,异常明显。

 

袋子里装着我不要脸的写着“请务必眼熟我的ID”的信、一件T恤、和一套小黄人的模型玩具。


评论(12)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