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小号写千我

创造无数个平行宇宙来爱你。

#千我# 偶遇不可乱求(3)

真是太醉了。

 

继那一个无情的“。”以后,无论我再怎么激情回复,那头都没了回应。妈鸡哦,不会是高仿号吧,老子这么多年的激情和鸡血难道白白注入到一个高仿号里了!?

 

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账号里的微博图片和内容,才敢确认,真的是我千儿的微博啊啊,我真的,是被回复了。

 

机智如我,考虑一会儿后,默默把微博切换到了生活号,再次发了一条私信过去:“呵呵”。依然毫无反应。看来不是自动回复了…这下,心真的凉了半截儿。

 

我高智商的学霸,求求你告诉我,难道你已经把“那个吐了一地的该死的丑陋的让人不忍直视的女人”对上号了吗。

 

心塞的一夜无眠。这一系列期盼已久却又有着出人意料的惊悚程度的偶遇&回复事件,实在不敢为外人道也。

 

“…哎,所以你就帮帮忙了呗!拜托拜托!”

“…”

“…哎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

“喂!!”

“啊?怎么了?”

已经这样神情恍惚了一整天。对面的人把重重拍在我脑袋上的手收回去,我才慢慢回过神来。下了班和一个一起在饭圈混了好几年早已发展到三次元的基友出来吃饭,在我们那个小圈子里,都管她叫贩贩。

 

贩贩曾经两年前也是一个大千苏,后来谈了恋爱,又订了婚,慢慢也就脱了饭。“所以说到底行不行啊!”贩贩再一次提高了音量。

“行行行!回头请我吃饭必须”。无非是又帮她顶个兼职的班儿,这活儿我已经干了无数次。

 

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我往前凑了凑,凝重的告诉她:“我觉得,我可能要和我老公谈恋爱了。”

 

啪。又是一巴掌落在脑顶,“好好帮我带班儿,不要想太多,你连男朋友都没有。”

“哦,你自己去咯,脱饭狗没人权。”

 

偶遇易烊千玺又被回复这事儿把我搅的日夜不得安宁,坚持每晚发一串丧心病狂的表情过去,结果别说一个完整的句号,连一个半角的句号都没有再出现过。几天后,我黑着眼圈,站在了一栋大厅装潢看起来非常高大上的公寓里。

 

这是我帮贩贩代班的一个兼职家教,要补习的孩子家住的地方。第一天上班居然就敢翘掉,她也是非常屌。

 

小区离我家并不远,都在二环边上,相隔十分钟的距离,步行过来非常方便。 开门的是一个看起来非常有亲和力的女人,满脸笑容:“你就是之前联系家教那孩子吧,辛苦了辛苦了,快进来。”说着帮我拿了双拖鞋,“我家孩子就在旁边那屋里,你直接进去就好,我这正要和孩子他爸出去一趟,等过会儿回来,再跟你细聊。”

 

“啊,啊其实我是…啊行,那您先去吧,等您回来我再跟您说。”夫妇俩很快就拿着外套出门了。心也是很大,完全不怕我是个人贩子。

 

我慢吞吞的走到卧室门前,心里略微紧张,不知道要面对一个什么样儿的学生,他问的问题我能不能都会回答,会不会在小孩儿面前出洋相。

 

好吧,洋相在我爱豆面前可能都出尽了,还在乎这些干什么。况且被卓异那小子磨练了那么些年,精神已经无比强大。


卓异是我闺蜜的亲弟弟。闺蜜就住在我家对门,那孩子不造为啥就不待见他亲姐姐,倒是非常粘我。他没良心的姐姐倒也是乐得轻松,有点什么事儿就把她弟往我这儿推。好死不死卓异还是个熊孩子,回回闯了祸都得我去给擦屁股。

 

收收心神,我弱弱的推开屋门,屋里一个七、八岁的小正太正端坐在桌子前,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我。小正太白白净净的,穿的可潮。深蓝色的小夹克和一双暗红色的运动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脖子上紧紧的系着一条皱皱巴巴的红领巾,看得我直揪心,这么紧会不会把孩子勒出毛病。

 

“hi~我是今天来给你上课的…”话说到一半,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因为门已经完全敞开,我看到了盘腿坐在旁边沙发上的另一个人。穿着红色的连帽外套,耳朵里塞着耳机,一只手托着手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

 

一个星期前的那一天,我以为,偶遇我本命易烊千玺是用尽了我这一辈子的人品。今天我意识到,原来,我还留了半辈子的,给今天用了。

 

评论(10)

热度(366)